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报告教官,回家煮饭 > 第三百零七章 戳疼的软肋

第三百零七章 戳疼的软肋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医妃权倾天下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报告教官,回家煮饭最新章节!

    无论是迟到的救援,还是宁韶明的高烧,都让歼龙的队员们心情愈发沉重。

    可能是因为疲劳过度,这么一倒下,所有的隐患就都浮了上来,宁韶明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摸上去都烫手得吓人。

    常笙画让余庆栗他们反复给他物理降温,但是成效都不大,宁韶明已经烧到神志不清,浑身打颤了。

    “教官……”齐葛都快急哭了,满眼期待地看着常笙画,指望着她能拿出办法来。

    如果放在平时,常笙画一定会分析他们这么依赖自己的原因,但是在这个情况下,她没有心情想太多学术性的东西,只能揉着眉心道:“等等吧,我让人空投物资过来,退烧针和速效药都会有的。”

    齐葛便时不时跑出去看蒙蒙亮的天空,然而黑压压的乌云遮蔽了天光,本该早就大亮了的天色依旧是灰蒙蒙的,看起来像是天还没亮。

    这样的天色,未免让人心生绝望。

    余庆栗带着另外两个队员也偶尔偷跑出去,偷渡一两个伤员回来,缺胳膊断腿的都有,伤药不够的情况下,也只能做最简单的处理了,但是余庆栗他们的脸色仍然越来越颓败,恐怕见到的死者比伤员多得多了。

    常笙画并不理会他们的小动作,只是坐在地上,盯着宁韶明的侧脸发呆,目光却没有什么焦距,显然已经陷入沉思之中。

    可能是难受得紧了,宁韶明的眉头皱得死死的,嘴里还发出了细微的呻吟,还嗫嚅着说了些话,含含糊糊,听不太分明。

    常笙画被惊动了,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凑过去仔细听他说什么。

    本来常笙画以为他是在说自己难受或者想要水之类的,但是听了一会儿,她才隐约捕捉到清晰的字眼,宁韶明是在喊——妈。

    常笙画心里有一瞬间是颇不是滋味的,她很难说得清那时候自己在想什么,她只是觉得,这样的宁大少看起来……还真有点可怜。

    给宁韶明又喂了一些水,常笙画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把手搭在了他的后背,轻轻地拍了拍。

    常笙画放缓声音,音调显得和平时不太一样,“安心睡吧,已经没事了……”她微微一顿,“韶明……”

    宁韶明的眉头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放松了,他的手都无意识地伸了出来,试图抓住那只早就不存在了的温暖掌心。

    常笙画盯着他的手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宁韶明再次难受得蹙起了眉头,手无力地往下坠……

    常笙画终于伸出五指,接住了他滚烫的手,然后微微用力,合拢。

    宁韶明脸上的急切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犹如回到母亲怀抱里的放松和安心。

    常笙画相信,在他的梦境里,一定有一个美丽的少妇抱着他,轻声唤着“韶明”二字,那是他永不可企及的梦,唯有在最脆弱的时刻才能让这个梦跑出来,然而没有回应的梦只会把心脏扎得更加鲜血淋漓。

    一个人有太明显的软肋,一戳就疼,这样真不好。

    常笙画如是想。

    但是她没有松开自己的手,任由宁韶明抓着她不放,他沉沉地昏睡着,眉目舒展,仿佛任何病痛都无法折腾他。

    与此同时,大山之外,刘兴率领的幸存者队伍终于抵达安全点,他们是第二支有效救援的队伍,因为路上遇到二次滑坡而耽误了行程。

    ——第一支是岳中校带领的护送物资的队伍,他们放弃物资,改为了护送幸存者,趁着二次灾难之前出了山。

    岳中校收到消息,快步冲了过来,见到刘兴就抓着他问道:“歼龙大队吗?你们的中队长呢?”

    刘兴不清楚他的身份,只是看了他的军衔,以为是组织救援的人,便老老实实地道:“他还没出来。”

    岳中校愣住了,“什么?”

    刘兴解释道:“山里还有一个村落属于山体滑坡的范围,老……中队带人去那边组织幸存者避难了。”

    知道那边村落遭受二次毁灭性滑坡的岳中校顿时咬牙,“这个疯子!”

    居然骂老大,难道又是仇敌?!刘兴不高兴地甩开他的手,“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你们去哪里?”岳中校发现歼龙大队的人都在集合,不解地问道。

    刘兴勉强忍耐住把他踹开的冲动,道:“我们回山里接应我们中队,他那边还有一百多个幸存者,被掩埋的失踪人口也还没有找到,大部队不熟悉路,我们正好可以带路,就不用等隔壁区抽调的部队了。”

    岳中校这下真的愣了,“还去?你们最应该做的是休息!”

    “哪有时间休息?”刘兴好笑道,“人命关天呢!”

    说罢之后,刘兴就离开了,顶着一身一脸的泥站在歼龙队员们面前训话,然后各自抓了两支矿泉水和一袋面包,就这么背着装备边吃边跑步前进了。

    岳中校傻眼地看着他们离开,好半晌,才摇头道:“疯子!一群疯子!”

    可是细听他的语气,却又听不出贬义的意思。

    大山里。

    清晨七点半,又一个漫长的一个小时过去了,睡梦中的幸存者们陆陆续续醒来,然而周围还是很寂静,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军绿衣服的人走来走去的场景。

    他们终于迟钝地发现救援部队还没有到来,但是这一发现也让他们陷入了恐慌之中。

    “教官,大家都想下山了,他们说要是我们不送他们,他们就自己走……”齐葛小跑到角落里,小声又忧虑地道。

    闭目养神的常笙画睁开眼睛,不动声色地把自己被宁韶明抓麻了的手缩回来,“自己走?”

    齐葛点点头,“他们的村干部说的。”

    常笙画淡淡地道:“那就让他们走。”

    “啊?”齐葛吃惊地睁大了嘴巴,“可是……”

    常笙画抬手示意他不用废话,嘴角勾起几分冷意,“让他们去吧,他们能走出一百米,我就给他们写个‘服’字。”

    齐葛顿时明白自家教官的意思了。

    于是乎,在村干部组织大家往外走的时候,歼龙大队的队员们并没有阻止,只是低声地劝了几个重伤的伤员和家属。

    可是刚一出那个山坳,就有一半人望而却步了。

    泥石流造成的灾难几乎是毁灭性的,在深夜里看到的场面和白天看到的并不相同,夜里还有夜幕的掩饰,可是此时天光大亮,雨势减小,大自然残酷的一面赤裸裸地展示在他们面前,还能看到人类的残肢拼命向上挣扎,最终只定格在痉挛垂死的那一幕中。

    好几个意志脆弱的幸存者都绝望地抱着头蹲了下去,隐隐发出几声悲泣。

    幸存者队伍的挣扎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走出前十米,就有三分之二的人不愿意走了。

    走到第三十米,剩下的一大半人也掉头回来了。

    走到第五十米,最后一个梯队的幸存者也一脸惨白地往回走了。

    不是他们身体条件太差,意志太薄弱,而是没有有效的组织、身边亲友不愿意走、伤员又太多的情况下,仅凭一腔热血,是走不出这片被上帝玩弄了一遍的土地的。

    常笙画这才从临时安置点里走出来,站在了一个高高的山丘上。

    幸存者们目光麻木地看着她。

    常笙画和他们对视,眼神没有一分被撼动的痕迹,她的语气都沉稳得和几个小时刚来时一模一样,让人从心底自发地涌出力量:

    “我可以很诚实地告诉你们,山体滑坡导致救援部队没办法快速进行救援行动,但是谁也不用担心,部队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他们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打通外界对内的路,只要你们愿意等下去……”

    她的声音还没落下,头顶忽然就响起了螺旋桨的声音。

    大家都下意识地抬头看去,正好看到几辆军绿色的直升机穿过雨幕,在朝着他们盘旋靠近。

    “直升机!是直升机!”

    “是部队的人来了吗?!”

    “解放军来救我们了!”

    “解放军万岁!!!”

    “……”

    现场的气氛瞬间逆转,眼神迷惘绝望的幸存者们集体欢呼起来,就连不知世事的婴儿都应景地叫了几声。

    常笙画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忍不住眯了眯眼睛,缓解眼部的酸涩。

    ——终于……来了啊。

    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降落点,三辆直升机最终还是没有下来接重伤的人员,不过他们投放了很多物资下来,只要不出现毁灭性的情况,这些物资足够这么多人坚持到救援队伍的到来了。

    歼龙的成员们最关心的医疗物资自然也到了,余庆栗一翻出退烧针和消炎针,撒腿就往安置宁韶明的角落里跑,连同消毒酒精和扎针的皮筋都带上了,更别提各种消炎的外伤药。

    齐葛他们则是去给重伤的人员换药,他们之前带的药物全都用在幸存者身上了,以至于让宁韶明连个退烧药都吃不上,但是如果宁韶明自己醒着,估计也不愿意吃,而是让给别人的。

    一支退烧针加一支消炎针下去,过了一会儿,宁韶明的体温有了不明显的回落,但这已经足够让余庆栗这么个大汉都红了眼眶。

    外伤加内伤的情况下还发高烧,天知道他们老大是怎么从鬼门关上转一圈又回来了的。

    常笙画看了余庆栗一眼,轻声道:“急什么,没事的。”

    余庆栗愣愣地看着她。

    常笙画的表情显得很笃定,“这是你们老大,阎王爷都怕的角色……相信我,他会没事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报告教官,回家煮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MO忘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忘了并收藏报告教官,回家煮饭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E乐彩  港龙彩票  e乐彩  顺发彩票  E乐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