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步天纲 > 119|第 119 章

119|第 119 章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步天纲最新章节!

    龙深摇摇头:“我睡一觉就好了。”

    说罢, 他见冬至担忧依旧, 伸出手指在他眉心点了一下。“要不,让你探查一下?”

    冬至脸红了一下,后退避开。“你不要借此逃避话题。”

    龙深眼里多了些笑意。“我没有。器灵的修复能力,本来就比常人强,我曾经得过一些机缘, 所以精力也会更好一些。”

    冬至认真道:“但你毕竟不是神仙。”

    龙深点点头:“是。”

    特管局内外, 许多人都将他当成无所不能的强大存在, 但他既然不是神仙,肯定也会受伤, 也会疲惫。

    不必神交, 他也能清楚感受到冬至脸上流露出来担忧。

    只有这个人,真正将他当作一个人, 会牵挂, 会担心,正如龙深现在, 也开始慢慢体察到那些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情,绵绵软软, 柔成一团,熨烫入心。

    “我有分寸。颂恩耗费几十年, 也只是利用邪术, 将深渊打开一条口子。”

    自鲜达村归来,冬至也才头一回听他仔细说起深渊通道,闻言就疑惑道:“假如通道的能量足够大, 那波卑夜的真身是否就能跟着过来了?”

    龙深道:“理论上可以。但颂恩做不到,因为那里原本就不是深渊入口,他以一己之力逆天而行,收集魂魄召唤魔气,又在魔气凝聚到一定程度之后,移植到人体腹中,借人体的身体来诞育魔胎。”

    冬至听得愣住,回过神之后,不禁骇然变色:“他把人腹当成通道?!”

    龙深点头:“我去那间屋子时,看到他用来诞育天魔的那个女人,肚子已经有七八个月大小,魔胎很快就会出世,我们早去了一步,阴差阳错促使天魔提前出世,力量不如预期。不过就算如期出世,波卑夜最终也只能是幻影分|身,因为颂恩的邪术,打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局限性。”

    “所以,想要封上深渊通道并不难,不用担心。”

    说罢,他轻轻刮过对方光洁的下巴,指尖沾上一抹温度,似乎通过这种方法,赋予双方同样的安全感。

    龙深开始明白,为什么那些情侣很喜欢通过拥抱或亲吻来表达喜欢,不一定是出于情|欲,而是因为身体接触时,对方的温度可以传递心声,让对方感觉依靠与温暖,他如今也慢慢能够理解这样的行为了。

    于是龙深想了想,把对方拥住,又拍拍他的后背,重复一遍:“不用担心。”

    怀里这个人,对他而言是特殊的。

    一开始是唯一的徒弟,想要对方快速成长,希望冬至能够不畏惧任何风雨的摧折,后来——

    在想到对方的时候,心底会禁不住愉悦高兴,龙深曾以为那跟吴秉天或宋志存炫耀徒弟子女一样,但后来,他发现是不一样的。

    最起码,他知道吴秉天或宋志存在对待自己最钟爱的晚辈时,肯定不会有与对方神交,亲吻对方,希望跟他走完一辈子的想法。

    冬至不是不感动,但他却微微蹙眉,感到有些不对劲。

    “师父,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有,等一下你睡前先服上清丹,再练一遍吐纳,明日早课也不要落下。”龙深道,语气平淡,与往日无异,他松开手,拍拍对方的腰,示意冬至坐好。

    冬至:“那你呢?”

    龙深回以疑惑的表情,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这段时间,你也不会离开京城的,对吧?”冬至跟他确认。

    “当然,我封锁深渊通道的时候受魔气所噬,也要休养生息,跟你一样。”

    冬至:“我记得你在长白山对付骨龙的时候,何遇说你有伤在身,旧伤都养好了吗?”

    龙深点头:“我毕竟是器灵所化,身体异于常人,恢复速度也比一般人快,否则深渊通道不可能那么快就封上。”

    冬至终于放下心,露出笑容:“你今晚还没吃饭吧,要不我叫些烧烤过来?”

    龙深其实不饿,但他仍然说好,对方果然更高兴了,直接在手机上点了烧烤外卖和啤酒,又蹬蹬蹬跑下楼去拿。

    冬至本已作好降头解不了,自己英年早逝的心理准备,现在劫后余生,难免有种捡回一条命的庆幸,他知道龙深酒量很好,拉着他喝了不少啤酒,又打开唱歌选秀节目,跟着电视里的歌手一起,对着龙深唱情歌。

    听他与节目里的歌声唱了半首,龙深竟也能跟着哼两句。

    龙深今晚心情肯定很好,否则哪怕这两句,他也绝不可能出声。

    冬至差点以为他的师父被掉包了。

    “师父,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唱过歌啊?我记得何遇很喜欢喊人去唱歌的。”

    龙深果然摇头:“我没跟他们去过,是不是不好听,那我不唱了。”

    “不不不!”冬至连忙道,扳住他的脸,送上特别真诚的眼神,“非常好听,你的声音很适合这首歌,我只是从来没听你唱过,你再唱一次,好不好?”

    徒弟软软的语气在耳边响起,龙深看着他已经带了几分醉意的眼睛,笑了一下。

    如果说你是海上的烟火,

    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你的光照亮了我。

    如果说你是遥远的星河,

    耀眼得让人想哭,

    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

    总在孤单时候眺望夜空。

    ……

    龙深记忆力极好,只听了一遍,竟也能唱得七七八八,也许其中还有音调和词句出错,但冬至根本不在意这些,他将额头抵在对方肩头上,跟着轻轻哼出声。

    想也不用想,这肯定是龙深头一回张口唱歌,他师父这辈子破的例不多,几乎全都应在他身上,冬至觉得就算再过上几年甚至几十年,他也不会忘记今天的场景。

    不过他最终还是没能听龙深把一首歌完整唱完,身体的疲惫加上酒精的作用,听到一半,就这么睡过去。

    “回床上去睡。”龙深拍拍他的脸颊。

    冬至迷糊嗯了一声,细微挪动,却没能撑开眼睛。

    龙深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累极了,也没再叫,直接把人打横抱起,安置在卧室里的床上,又给他盖上被子。

    酒不醉人人自醉,龙深其实也有些醺然,也许是今晚的氛围太好,不同于海边那时的心血来潮,也不同于与颂恩交手前夕的心事重重,此刻安宁美妙,平淡真实,是龙深从未想过的感觉,哪怕什么话也不说,看着冬至的睡颜,他心里也能泛起淡淡欢喜。

    就像,他从前守护这个世界,但世界毕竟广阔,人类也只是一个宽泛的称谓,而现在,模糊的概念中多了一个确切的对象,冬至既是世界的一部分,又独立于世界之外,两者并不矛盾,却是意外的惊喜。

    不知不觉,龙深歪在床头,也睡过去一会儿。

    再醒来的时候,墙上的钟已经走到了午夜时分。

    他侧头望去,冬至好梦正酣,嘴角微微扬起,不知道做了什么好梦。

    将对方滑落肩头的被子往上拉一点,龙深悄然下床,穿过客厅的杯盘狼藉,离开屋子。

    天台上时间过得慢,此刻还是傍晚流霞映秋水的景致,龙深手一挥,流霞飞逝,瞬间换上夜幕,无数星辰闪烁,映亮了整片天空。

    “夕阳无限好,怎么就换了夜色?”山石后面绕出一个人,他这才看到宗玲也在。

    “我不知道您在。”龙深道,“恢复原样?”

    “算了。”宗玲摆手,“我就是无聊上来透透气,什么景色都一样,小冬至没事了吧?”

    龙深颔首:“降头解了,安然无恙。”

    宗玲看了他片刻,忽然笑了:“你们和好了?你不生他的气了?”

    龙深轻声嗯了一下。

    宗玲笑眯眯:“我那会儿怎么说来着?不要辜负你的心,你听进去了,我很高兴。人生苦短,妖怪器灵的寿命却太长,往往不懂珍惜,等到反应过来,对人来说,已经晚了。”

    龙深朝她拱手,无声表达自己的谢意。

    如果没有宗玲的点醒,他的确很有可能直到现在,甚至很久之后,都迈不出那一步。

    “宗老心情不好?”

    宗玲活了数千年,心境定力非常人可比,会大半夜在这里,龙深只能猜测她遇上了非常棘手的事情。

    “没有,我只是在看,我的命数。”宗玲缓缓道。

    龙深心头一跳。

    宗玲看见他表情凝重,反是笑起来:“天人尚有五衰,任何生命都有盛衰轮回,我已经活了那么久,要是寿比天齐,不是反而不正常吗?”

    龙深沉默片刻:“我们之前在银川见了车局,他说自己也寿命将近。”

    宗玲叹道:“如果他自己已经没有求生意志,任是命数注定再长也无用,我跟他不一样。我化人之后又活了几千年,也该进入神竭力衰的轮回了。本来,我想亲自去一趟日本,但我不知自己的力量何时会彻底枯竭,不敢去拖你们的后腿,音羽鸠彦由人入魔,韬光养晦几十年,鱼不悔跟丁岚虽强,我怕他们还斗不过音羽。”

    龙深道:“我会去。”

    宗玲很惊讶,随即否决:“不行,只有你一个人,太冒险了!”

    龙深:“还有吴秉天,唐净,他们也会一起去。”

    宗玲面色凝重:“其实我一直怀疑,音羽鸠彦之所以能成魔,可能是拿到了某件魔器并勘破其中秘密,从中得到源源不断的力量,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此人绝不会比之前你们碰过的其它魔物异兽更容易对付。可惜当时我正值休眠期,没有在世间走动,否则应该能更早察觉。”

    龙深点点头:“不仅如此,我们怀疑他想要破坏石碑,很可能就是为了彻底打开深渊通道。您是世间活得最久的大妖,关于当年的伏魔阵,您知道些什么吗?”

    宗玲苦笑:“这个问题,显坤他们已经问过我几次了,伏魔阵的历史比我的寿命还长,那时候我懵懵懂懂,只知夏醒冬眠,等我化形,又已过了上古众神辈出的时期,大能纷纷陨落退隐,那时候我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妖怪,谁会跟我说起伏魔阵的事情?神佛异兽变成神话,曾经的大战也成为传说,石碑的存在,就更加无人知晓了,也许有只言片语流传下来,但我的确不知道。”

    “不过,我小时候听父祖说过,上古时曾发生过数次大战,其中一次有魔神出世,差点就毁天灭地,后来三界交接之地被彻底封死,这个世界的灵气,也因此逐渐走向枯竭,所以,你应该也发现了,唐宋之后,成仙飞升的记载越来越少,并不是因为人类灵智在退化,而是因为世间的灵气在减弱。”

    如果石碑组成的伏魔阵,就是通往深渊地狱的封印,音羽鸠彦千方百计想要破坏石碑也就能够理解了——他想放出比潜行夜叉、人魔,乃至波卑夜幻影分|身更加厉害的大魔。也许是波卑夜的完全体,也许是深渊地狱的魔神,连宗玲也无从得知。

    她抬起头,阴云不知何时飘过来,遮盖了闪闪发光的星辰,天地晦暗,风雨欲来。

    一场巨大的危机,悄然而至。

    而她,命数将近,苟延残喘,还能为这世间做点什么?

    哪怕这个世间到处充斥着人类的欲望,因人性而起的残忍恶毒,往往比魔物更甚。

    但这是诞育了她的世界,曾经是她的挚爱存在过的地方,还有龙深和冬至,无数她寄以美好期望的人,宗玲不想看到这一切被毁灭。

    “我去找车白,跟他一起去昆仑,寻找阵眼。”宗玲道。

    她转过身,看着龙深,“你们如果得到阵法的消息,就立刻通知我们。”

    “好。”龙深顿了顿,难得露出迟疑:“这件事,我暂时不想告诉冬至,劳烦您代我保密。”

    宗玲微怔:“为什么?”

    龙深道:“他即将带队前赴交流大会,我不想他因此分心。”

    宗玲一语道破他的心思:“你只是怕他担心。他如果知道了,一定会要求跟你一起去,你不希望他去冒险。龙深,你终于也有了想要保护一个人的私心。如果仅仅将他当作徒弟,你应该更希望他去面对风雨,哪怕头破血流,为此丧命,才不负初心。”

    是这样的吗?

    龙深无法反驳。

    的确如此。

    交流大会的历练和竞技,自然也有性命危险,但他相信冬至能够应付。

    就像上次去找颂恩,龙深不说,但他有把握,所以带着人就过去了。

    但日本之行,龙深却没有把握自己能护住他。

    “抱歉。”他对宗玲道。

    宗玲眼中流露出微微的悲悯。“你无须说抱歉,这本是自然而然。爱一个人,就会希望他安好无恙,哪怕自己在刀山火海中打滚,也不愿他沾上半点火星。”

    冬至并不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他一觉醒来,龙深依旧在旁边,和衣而眠,甚是宁和。

    他生怕吵醒对方,悄悄掀开被子准备下床,但身体一动,龙深就醒了。

    “师父,你今天要上班?”

    龙深的声音带上几许睡意未除的慵懒:“不用。”

    冬至笑嘻嘻,给他一个早安吻。

    这是表白之后养成的习惯,习惯成自然,龙深从一开始生涩到现在熟稔,在他凑过来的时候,就微仰下巴接受。

    “那多睡会儿吧!我上天台做早课,免得你又唠叨我。”冬至飞快穿上衣服,又进了洗手间洗脸刷牙。

    从他醒来的那一刻,画面似乎就变得活泼生动起来,龙深凝视他的背景直到消失,才重新闭上眼睛。

    冬至在天台待了足足两个小时。

    他一只手还包着石膏,但不影响发挥,长守剑暂时被师父收走,但龙深又给了他青主剑,让他平时修炼时先用着。

    青主剑对他而言也是老朋友了,使起来自然得心应手,但让冬至感到惊讶,是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

    桃花鬼面降解除之后,他的能力似乎也跟着提升了一个台阶,最明显的对比就是原先他用剑出剑,罡气随心所欲,随剑而出,剑气威力比以往大了许多,连带使用五雷正|法引雷所需的酝酿时间,似乎缩短了。

    冬至对自身状况是很清楚的,他知道自己天分不错,也足够努力,一直在往前进步,但这种进步是有序的,像上楼梯一样,一次一个台阶,而这次似乎一下子迈了两个台阶,还觉得不吃力。

    他回想半天,最后觉得根源应该出在上次车白帮他压制降头的时候,似乎连带身体也跟着受益。

    随着降头解除,体内的威胁警报解除,能力自然而然发挥了个十成十。

    如今一剑过去,虹练划破空气,不远处的大石头迅速出现裂纹,砰的一下分为两半。

    没等他生出一点飘飘然的成就感,肚子就不给面子地咕咕叫起来。

    甭管剑圣还是剑仙,吃饭才是第一要务。

    他回到宿舍时,龙深已经不在了,床铺收拾得整整齐齐,像从来没人在上面睡过,连被子的上下折痕都是规则的平行线,冬至怀疑他师父以前可能在部队待过,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强迫症。

    他发了个信息给龙深,询问他在哪里,少顷就得到回复,对方说自己正在开会,早餐已经放厨房里了,让他去拿。

    龙深的确说过自己今天不用上班,但没说不用开会,冬至无奈想道,去厨房一看,豆浆油条包子都有,最普通的早餐,但豆浆和包子都放在电饭煲里温着,拿出来咬一口,包子馅里的肉还是热乎乎的。

    进入同居日常的第二天,他就开始过上了被喂养的生活。

    冬至舒舒服服窝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看信息——出国时换了临时的手机卡,回来之后直到现在,才有余暇打开手机。

    以前他在游戏公司任职的时候,除了画画就是玩游戏,有时候加班太晚懒得回家,就在公司休息室里凑合一宿,抓着手机玩了半夜游戏才睡着,后来渐渐就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加上他们那个项目经理成天吹毛求疵,总提一些反复苛刻的要求,冬至才干脆辞职出门,来一场说走就走了旅行。

    但当时已经过腻了的生活,现在回头想想,又何尝不是一种安逸幸福,只有在经历过枪林弹雨九死一生之后,才会对现在短暂的平和格外珍惜。

    除了他和龙深,二组其他人都还在外地,冬至在二组的群里说一声自己回京了,何遇跟看潮生就开始嗷嗷叫,钟余一反射弧太长回复太慢半天也没见一句话,何遇接连发了几张照片,说自己现在正在紫金山附近寻找石碑的下落,看潮生则说自己最近在秦淮河里游了几圈,都没看见石碑的鬼影子。

    冬至则把自己跟龙深在鲜达村杀天魔幻影分|身的经过说了一下,何遇反应很快,立马说老大肯定早就猜到这个天魔不是天魔本尊,所以才只带着你们四个人就杀过去。

    估计是出门在外没太多机会说话,何遇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他也不一个字一个字地敲键盘,直接丢来一大段一大段的语音。

    何遇:而且根据我推测,我们现在要找的石碑阵法,应该跟真正的深渊地狱有关,所以音羽鸠彦才有恃无恐,根本不跟颂恩合作,无非是觉得自己有更大的底牌!

    他的声音伴随着风声,洋洋得意又充满自信,正是冬至印象里那个熟悉的老何。

    冬至想了一下,还真是这样。

    山本清志是藤川葵的师兄,他叛出师门跑去东南亚跟颂恩厮混在一块,一心一意想要奉天魔为主,藤川葵既然是音羽鸠彦的走狗,音羽就不可能不知道,但他没有选择跟颂恩强强联手,反而从头到尾都是两路人,可见音羽根本不把颂恩的小打小闹放在眼里,他坚信自己正在做的,才是最伟大的事业。

    他筹划那么多年,从二战后到现在,隐秘不为人知,直到现在,阴谋才渐渐浮出水面,鱼不悔和李映他们此去日本,真能杀了音羽,让他停止这一切吗?

    恐怕很难。

    联想昨晚自己觉得龙深有点异常的态度,冬至心头咯噔一下。

    他匆匆跟何遇道:老何我不跟你说了,我有点事,回见!

    何遇:???你干嘛去!

    冬至顾不上再回复他。

    可怜何遇好不容易逮着个人说话,还没过足瘾,冬至就跑了。

    冬至没了刚才的闲情逸致,随便套上件外衣就往楼上跑。

    他一路跑到会议室外,厚重的大门隔绝了一切声音,冬至不好贸然推门进去打扰,只能在外面徘徊等待。

    好不容易等到门打开,里面却出来陌生的一男一女。

    双方打了个照面,都是一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步天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梦溪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溪石并收藏步天纲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直播  聚富彩票  北京赛车pk10群  永利彩票  E乐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