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15章 樱花伥鬼,鬼脸雕蝉(3)

第15章 樱花伥鬼,鬼脸雕蝉(3)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喂,里面啥情况?”沙老拳头在门边叫。

    他是练武术的,孔武有力,胆气过人,但今晚上在我家里发生的事全都在武术范畴之外,把他也给吓住了。

    我看到他手里拎着大手电,立刻招呼:“把手电扔过来。”

    沙老拳头挥手,手电便抛到了我手里。

    我定了定神,手电对准那怪物,但并没有盲目地揿下开关。

    “大娘,如果煞鬼跑出来会出什么事?”我问。

    “我不知道。”官大娘苦笑着回答,“传说只是传说,我这辈子还没见过真正的煞鬼。也许……也许见过煞鬼的,全都给它害了。”

    不约而同的,我们各自打了个寒噤,脸上的表情全都僵住。

    “我死了,我们夏家就完了。”这是我脑子里第一个想法。

    如果那怪物是煞鬼的化身,那么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退出去,把左邻右舍全都叫起来,甚至打110报警,人都凑齐了再作处理。

    “我死了,没有人年年到警察局去追着问,无头案的资料尘封起来,大哥也就白白地给人害死,凶手逍遥法外——”我不甘心。

    “咱们先出去吧?”官大娘说。

    我实在是到了穷途末路之时,亲人没了,钱没了,家没了……一切都没有了,只剩两手空空的一个我,偏偏又遇到了白公事里最可怕的煞鬼。

    官大娘看我情绪不对,伸手来拉我。

    我脚下一个踉跄,手指不自觉地发力,手电筒立刻被揿亮了。

    “啊?”官大娘倒吸了一口凉气。

    按照常理,好人是斗不过恶鬼的,不管是遇到哪一种鬼,都应该避开走,逃得越远越好。

    我的运气真是坏到了极点,明明想要蹑手蹑脚地退出去,却打开了手电筒,跟那怪物面对面地遭遇。

    官大娘临危不乱,挥手一掷,手中那把香均匀地撒落在棺盖上,烟雾弥散,迅速将那冰棺裹住。

    “那是一只知了!”我勉强看清了那怪物的形状。

    老济南的土话把蝉叫做“知了”,刚从土里爬出来的幼虫可以油炸来吃,是佐餐下酒的好东西。

    如果它真的是蝉,那就没有任何可怕之处了。

    沙老拳头一个健步窜进来,跟官大娘并肩站着。

    那的确是一只蝉,黑头黄肚,两肋下拖着半黑半黄的翅膀。

    沙老拳头松了口气:“真的是知了,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它不该出现在这儿,现在才是阳历四月,离它破洞上树的日子还早着呢!”官大娘不敢放松,反手又抓了一把香,用打火机点燃。

    我放低手电筒,把那东西裹在光圈里,蓦地发现那蝉的肚子上有着一个诡谲之极的图案,竟然是一张五官眉目异常清楚的微缩人脸。蝉的腹部长不到一寸,宽仅有半寸,那人脸就像一张一寸黑白照片那样,紧贴在它的肚子上。

    “鬼脸……是鬼脸……”官大娘喃喃地低叫。

    再仔细看,原来那人脸的五官竟然是雕刻在蝉腹上的,刻痕至少有两毫米左右。

    “把手电关了,快把手电关了!”官大娘又叫。

    我揿灭了手电,但那张脸却已经深深地刻在我脑海里。

    官大娘一手拖我,一手拖沙老拳头,“我们赶紧出去,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怎么了?”沙老拳头一边往外走,一边挣扎着嘟囔。

    到了屋外,官大娘点燃了那把香,分为四小把,在空中挥舞三圈,等烟雾在门框范围内迅速弥散开之后,再把香平放在门槛上,香头冲着冰棺。

    她的表情严肃到极点,紧咬着下嘴唇,牙齿尖上已经渗出丝丝鲜血。

    “你倒是说话啊?到底是怎么啦?”沙老拳头问。

    “鬼脸雕蝉,大凶兆。”官大娘回答了七个字。

    沙老拳头没听明白,左拳砸着右掌,发出响亮的啪啪声。

    “任何一个葬礼上,不管亡故的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也不管那鬼脸出现在哪儿——只要出现了鬼脸,那就是大凶之兆。曲水亭街上只出现过两次这种情况,一个是大前年的王家,鬼脸出现在井水里,结果一家五口,半年内全都查出了癌症。另一个,街尾辘轳把胡同姚家,爷爷死的时候鬼脸出现在遗像背面,一年内家中男丁全都患上必死恶疾,无一幸免。现在,我这是第三次看见鬼脸,你们说,该不该先退出来?”官大娘解释。

    王家、姚家的事人尽皆知,更被坊间八卦之徒谣传衍生为“阎王发飙、无常索命”的奇谈故事,编的有鼻子有眼儿,越传越是骇人。

    这个节气不该有蝉,那冰棺的盖又宽又沉,单个人都无法取下,蝉是绝对不可能钻进去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蝉来自爷爷体内,这时候自己钻出来,振翅要逃。

    “拿网子逮住它,不就万事大吉了?”沙老拳头问。

    官大娘摇头:“把它逮住,再怎么处理?”

    沙老拳头语塞,毕竟他连那蝉是什么来头都没弄明白。

    “怎么办?”我向着官大娘。

    她摇头:“我也不知道。”

    到了明天,葬礼上必须有向遗体告别的程序,棺盖必须打开,那时候蝉肯定会飞出来。假如它是来散布厄运的,则所有前来吊唁的宾客定会遭受荼毒。所以,必须要在今晚消除这个巨大的隐患。

    既然官大娘也束手无策,那这事就麻烦了。

    我望着南面的墙头,深感四面楚歌,心惊胆寒。神秘伥鬼刚刚退却,这鬼脸雕蝉又粉墨登场,似乎都算计好了我已经穷途末路,全都来分最后一杯羹。

    “我这就打电话请救兵。”官大娘说。

    我知道,济南城里有这么一个白公事高手联盟,专门为老百姓解决葬礼、婚礼上出现的古怪问题。

    官大娘拨通了电话,简单介绍了几句,然后开了免提,等对方回答。

    电话里,一个声音苍老的男人低沉而缓慢地问:“小官,你确信人已经死了?”

    官大娘回应:“百分之百。”

    那老男人沉默了,久久没有响应。

    官大娘沉不住气:“殷九爷,这事儿急,您老能不能屈尊过来给救救急?”

    那殷九爷叹了口气:“我去,也不见得能解决问题。如果人还活着,那就好办了。”

    官大娘急得挠头,张了张嘴,但却没有出声。

    “鬼脸,雕蝉……你在这行里也有一阵子了,应该知道,刮骨驱邪鬼见愁,一分印子一分险……”殷九爷说。

    官大娘变了脸,原地打转,向着北屋门口。

    “会死人的,会死人的……”殷九爷喃喃地自言自语。

    “殷九爷——”官大娘的声音忽然变得凄惨而悲壮起来,“您老只管来就是了,要以死破邪的话,有我顶着呢!”

    我的心猛地一沉,知道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妙了。

    很多古籍中说过,邪灵妖鬼闹出种种怪事来,令人惊恐万状,其最终目的不过是吃人、杀人。倘若有人肯做大无畏之牺牲,甘愿献出生命来平息祸端,那么其他人就平安无事了。同样,既然官大娘说出这样的话,殷九爷自然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果然,殷九爷的声音轻松了许多:“小官,你别这样说,大家都是为了济南老百姓的生命安危奔走,无论谁牺牲,都是一件让人扼腕叹息的事。你别急,我这就带人过去。”

    官大娘报了我家的地址,殷九爷又是一声长叹:“小官,你这又是何苦呢?当年你恋慕的人早就死了,他夏家的事你还要管到底吗?这种无谓的牺牲岂不是……岂不是明珠暗投?”

    官大娘一笑:“殷九爷,这是我的私事,不劳您操心了。您若是真为我好,就赶紧带人过来,天亮之前咱们得解决这事。”

    殷九爷连声答应,然后挂了电话。

    从两人的对话中,我似乎听懂了什么,但却不敢多问。

    “殷九爷是济南白公事这一行里的老大,他手底下有一批高手,别人解决不了的难题,到他那里,大部分都迎刃而解。石头,放心吧。”官大娘说。

    我点点头,好多感激的话说不出口,只是觉得,官大娘眼下是我最亲的亲人,也是唯一值得倚靠的。

    “石头,借一步说话?”沙老拳头向大门外指了指。

    我还没开口,官大娘已经替我挡下:“不行,外面黑,别出去。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那喊我名字的怪物虽然退去,但不知何时又会悄然掩杀而至。此刻到门外去谈事,确实不太明智。

    “可是这事……它是个机密的事,我只能跟石头一个人说。”沙老拳头急了。

    官大娘冷冷地摇头:“那就等殷九爷来了,确定街上安全了,你们再出去说。”

    沙老拳头气得直喘粗气:“等他们来了,人多眼杂,就更没机会说了。好吧好吧,你也不是外人,就算守着你说这事也没关系。石头,这个给你——”

    他的右手本来插在裤袋里,一拿出去,五指张开,露出掌心里的一根黄灿灿的东西,竟然是一根两寸长的小金条。金条宽度、高度都有半寸,粗略估算,折合成人民币最少要五万元以上。

    “什么意思?”我问。

    街里街坊虽然关系不错,但大家毕竟非亲非故,平白无故送这么重的礼我可不敢拿。

    “这个给你,出殡办事需要钱。”沙老拳头回答。

    我向后躲,不敢接金条,但沙老拳头一个箭步进身,左手叼住了我的右腕,然后把那根金条拍在我右掌心里。

    “我不能收,我还有点钱。”我试着跟他抗拒,但他双臂上的力气大得惊人,就算我是一头杀红了眼的牤牛,也很可能被他当场制服了。

    “老沙叔,你这是干什么?无功受禄,恐怕会给石头带来厄运。”官大娘说。

    沙老拳头摇头:“你们不知道,这东西是老夏以前给我的。”

    这句话让我实实在在地大吃了一惊,记忆中,爷爷总是痴痴呆呆地蹲在院门口看蚂蚁,穿得破破烂烂,满脸胡子拉碴,根本不可能存有金条。如果有的话,也早就给拿给大哥去兑换成人民币过日子吃饭了。

    “老夏给我的时候,是要我帮他办一件事。我不收,他非要给我,最后闹到我们都要当场翻脸了。我老沙不是个贪财的人,金条姓夏,那就永远不可能姓沙,现在给了石头,我就能睡个踏实觉了。”沙老拳头坦然解释,然后轻轻放手。

    我举起金条看,灯光之下,金条上刻着“千足纯金”四个繁体字,左右两头各刻着一行数字,那就是它的重量“250克”。看来,我还是将它的重量估计轻了,按市值换算,这根金条至少能换七万人民币。

    七万元不是个小数目,沙老拳头也不是特别富裕的人,如果换了别人,或许也就隐藏起来,装作没这回事。爷爷死了,谁还能起底这根金条的陈年旧事?

    “你要是缺钱,就赶紧把它卖给太阳金店,换成现金办事。”沙老拳头拍了拍掌,像是抖落了掌心里的尘土。

    实际上,老济南人里多的是沙老拳头这种重义轻利之辈,他们虽然做不到视金钱如粪土,但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原则和界限,不过分贪婪也不吝啬算计,在品德操守方面绝不轻易越雷池一步。

    我把金条放进口袋里,然后向沙老拳头深深鞠躬。家里确实没钱了,医院那边的医药费还没全部付清,再加上爷爷的殡葬费用,已经是一个让我吃不消的大数目。人穷志短,有了这根金条,起码解决了我眼前的难题。

    “天不早了,我该回去了。石头,以后好好的,别让老夏家就这样断了根!”沙老拳头拍拍我的肩膀,转身向门口走去。

    官大娘凝视着沙老拳头的背影,由衷地挑起大拇指赞叹:“好!”

    门外黑乎乎的,街上的路灯已经全灭了,曲水亭街的大街小巷、千家万户已经进入了凌晨深度睡眠的状态。

    夜长梦多,这样一个死气沉沉的暗夜,正是容易发生凶险大事的时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10冠亚军玩法  E乐彩  北京赛车pk10平台网址  北京赛车pk10开奖号码查询  熊猫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