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19章 鬼笔批命术(1)

第19章 鬼笔批命术(1)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对不住,对不住,手抖了,呵呵呵呵。”小汤笑起来。

    “现在是法治社会,济南又是大省的首府,你们这么办,是不是太不讲究了?”殷九爷笑着说。

    现在当然是法治社会,但在这些人眼里,“神相水镜”大于天,就算再下三滥的手段他们也能使出来。

    小汤摇头:“天大地大钱最大,谁挡着咱们发财,就得直接弄死。白花花的银子堆在门口了,总得开门迎接财神吧?”

    其余三人捂着嘴笑,显然小汤已经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

    殷九爷转身,冷森森的眼神落在我脸上,然后他伸出左手,掌心向上:“拿来。”

    除了摇头,我什么都做不了,因为爷爷根本没留下任何线索。

    “会死人的,知道吗小子?”殷九爷对官大娘客气,对我说话的口气就变了。

    我苦笑着回答:“我没有你要的东西,爷爷从来没有提到过。”

    殷九爷走过来,捏着我的下巴,直视我的眼睛。

    隔这么近,我都能感受到他鼻子里喷出的两道热气了。

    “不开玩笑,小汤年轻时候是杀猪的,放血剥皮、开膛掏心最拿手。我拦着他,他就不动手,我不拦着,后果啥样,你肯定能想到。小子,你不是吃这碗饭的,‘神相水镜’就算烂在你手里也没啥用,不如拿出来,换条狗命,好好活着,怎么样?”殷九爷面无表情地说。

    我无计可施,只能重复刚刚的话:“我爷爷没提过那东西,家里真没有,不信你们就搜,搜出来白送还不行吗?”

    殷九爷向四遭看了看,其余三人立刻齐声问:“要不要现在搜?”

    “没用,不可能藏在能搜到的地方。再说,日本人搜过这里几十次了,要是东西放在明处,他们就早早地得手了,还用得着高价请咱们出手?”小汤懒洋洋地说。

    老城区这边的房子围墙很低,门锁又是普通的铁链加弹子锁,小偷们无论是越墙还是开锁,进来偷东西都比较容易。只不过,这里住的都是穷人,家里没值钱东西,小偷不稀罕进来,所以矮墙破锁已经足够安全了。

    “小日本,鬼精鬼精的。”那三人说。

    殷九爷缓缓地说:“别在背后议论他们,就像你们说的,日本是个世代捕鱼为食的国家,大和民族的智商是全亚洲最高的。唐朝鉴真大师东渡,带给日本人太多中国古术里的精华,使他们有了赶超中国的基础。我举个例子,他们驱使伥鬼做事的‘驱鬼术’早就在大陆失传,而在他们手里却使得出神入化。我不是吓唬你们,咱们在这里说话,谁敢肯定地说门外没有伥鬼窃听?我们几个人的目标很简单,找到那东西,交给日本人,然后拿钱回来,一分为五,安度晚年,仅此而已。”

    三人脸色一凛,一起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官大娘久久没有开口,鲜血沿着胸口侧面躺下来,在她衣服的左侧形成了一大块湿漉漉的血渍。

    她没有求饶,大概知道,在这群人面前求饶也不可能免死。

    世界上最可靠的保密方式就是杀人灭口,而死人是最能保守秘密的。今晚,无论我能不能拿出“神相水镜”,我和官大娘这两条命算是都保不住了。

    “拿出来吧,别考验小汤的耐心了。”殷九爷说。

    我无可奈何地回答:“我当着爷爷的棺椁发誓,我不知道那东西在哪里,我也从没见过它。”

    “我数十个数,每数一个,就斩你一根手指,直到你说出来为止——不过,你牙硬我们也没办法,天亮之前,总要解决这个问题。小汤——”殷九爷说着,向小汤挥挥手。

    小汤掏出一条拇指粗的麻绳,向上一抛,绳子一头绕过屋梁又垂下来。

    他的动作异常熟练,两根绳子头在官大娘腕上的绑扎带里一穿,又弯腰一拉,官大娘就离地半尺,悬吊在空中。

    “现在,我可以来伺候你啦!”小汤笑嘻嘻地走过来。

    他长着两颗又大又白的板牙,凸出于嘴唇之外,仿佛一只饿极了的松鼠一般。

    “小汤,悠着点,这小子嫩,别下手太重,一下子弄死了。”殷九爷说。

    小汤点头:“我有点数,常年干这个,还能没个轻重?”

    我已经体会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是什么滋味了,这深更半夜的,就算打110报警都不赶趟了。也许,今晚之后,我们夏家就遭敌人斩草除根,一切仇冤都要等下辈子再说了。

    “拿,还是不拿?”小汤的尖刀抵在我的喉结上。

    “我真没有,我真不知道。”我毫无办法,只能虚弱无力地分辩。

    尖刀下滑,由我胸口到了肋骨,最后停留在我的左掌之中。

    那把刀极锋利,跟街上肉贩子的杀猪剔骨刀差不多。刀刃过处,寒气刺骨。

    “没了指头也没事,我教你个法儿——你可以每天端着个破碗,到泉城广场边上去要小钱。那里人多,转悠一天下来,怎么也能弄个百八十块的。殷九爷是个文明人,好说好道的你不听,非得跟我这个没文化的粗人打交道。也罢,我就成全你,先割小拇指,从下往上一根一根来……”

    一边说,小汤的刀便移到了我的小拇指指根上。

    此刻,我心里只有令人窒息的绝望。恐惧已经没用了,也许下一秒我的小指就跟手掌分离,正如大明湖铁公祠那一夜,我大哥也遭了同样的残肢酷刑。

    我盯着小汤的板牙,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天天勤奋练武,到现在连自保的微薄之力都没有。

    飒的一声,有阵怪风从我和小汤脸前吹过,把他唇上的一字胡吹得乱纷纷绽开。

    “哎——”小汤吃了一惊,匆忙向后仰头,躲避那怪风。

    当他仰头时,硕大的喉结孤零零地前突,显得更为丑恶。

    沙老拳头说过,男人的喉结是除去睾丸之外的身体第二脆弱之处,无论是拳击还是指戳,只需二十公斤的力气,就能令对方窒息倒地。力气再加大些,到了五十公斤左右,得到的结果就是喉结碎裂,一命呜呼。

    我能有机会击倒小汤,但却不可能扭转败局,因为殷九爷和另外三人全都虎视眈眈地站在一边。我一动,他们就会痛下杀手。

    “小汤。”殷九爷皱着眉,轻轻缩了缩脖子,神色有些不安。

    “好怪的风,这屋里应该不透风啊?”小汤讪笑着,重新站定。

    “你的胡子……好怪!”殷九爷盯着小汤的脸,其余三人也转过脸,齐齐地看着小汤。

    怪风过去之后,我也发现了小汤胡子上的微妙变化。表面看,那阵风从他脸前吹过,但造成的效果却好像是他胡子的正中开了一个洞,而那阵风从小洞中急速吹出,把胡须吹得东倒西斜,隐约形成了一个歪歪扭扭的“死”字。

    “是一个……‘死’字。”其中一人脱口而出。

    小汤惊诧地反手摸着自己的胡子,但那个字是摸不出来的。

    “我脸上有什么?我脸上有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他骇然大叫,摸完胡子,又在脸上胡乱抹着。

    那三人没再开口,而是悄然后撤,很明显是要置身事外。

    那的确是个“死”字,但并不能代表什么。好端端的,谁又能轻易取了他的狗命?

    殷九爷反应很快,一步就到了官大娘身前。他没有直接用手去碰官大娘,而是旋身脱下了外套,双手反插在袖子里,小心翼翼地隔着袖子托起了官大娘的脸。

    “你搞的鬼?”他问。

    官大娘的脸惨白如纸,眼中也没了素日的神采,勉强摇了摇头。

    “不是你?”殷九爷疑惑地二次追问,随即又喃喃自问,“不是你,又是谁?”

    我向门外望去,灵棚里的灯依然亮着,照亮了半个院子。

    家里有白公事,大门外贴着白纸,但凡是明白人,都会避开我家正门,从南北两边绕道走。正因如此,即便是院门四敞大开,也不会有人意外闯进来救命。

    小汤的确该死,但胡子上出现的字就能取他狗命吗?我并不确定。

    “你看,小汤人中上那个‘死’字——”殷九爷托着官大娘的下巴,扭转向右,让她看着小汤。

    “呵呵,呵呵……”官大娘看清了那个字,有气无力地笑了两声。

    “那代表什么意思,你我都知道。”殷九爷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咄咄逼人的锐气。

    “是啊,我知道。”官大娘回答。

    “镜子,谁有镜子?快给我镜子,快给我镜子!”小汤急了,冲过来抓住我的领口,早已经目呲欲裂,近乎崩溃。

    我向西屋里指了指,还来不及开口,小汤已经飞身冲过去,砰地一声撞开了门。

    “滚过来,滚过来,给我开灯——”小汤的嗓音已经变得异常嘶哑。

    我走过去,拉了一下门边的灯绳,屋顶的日光灯管便亮了。

    正对门口的墙边竖着一面一人高的穿衣镜,那镜子本来是在正屋门边,但正屋里停放着冰棺,不能存有反射光影的镜子之类,就移放到里屋去了。

    小汤踉踉跄跄地到了镜子前,双手抱住木头镜框,脸几乎要贴在玻璃上。

    西屋北墙放着一张床,那是我平时睡觉的地方,而那把军刺就藏在枕头下面,掀开枕头就能抽出来杀人。

    我面向镜子,但耳朵已经竖起来,听殷九爷与官大娘的对话。

    杀人不是最好的选择,但为了避免被杀,我只能做一件逼着自己去做。我想,十年前大哥如果有机会杀人求生,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当场拼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E乐彩  皇冠彩票  众彩彩票  永利彩票  e乐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