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20章 鬼笔批命术(2)

第20章 鬼笔批命术(2)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你跟京城里姓燕的朋友有交情?”殷九爷的声音越来越和缓了。

    官大娘低声回答:“你先把我放下来,再给我敷上刀伤药,咱们再讨论这问题不迟。”

    殷九爷没理睬官大娘的要求,而是再次追问:“我不相信你认识京城燕家的人,反而觉得,老夏有可能跟他们有关。那样的话,他们是为了夏家而来,你的命并不值钱……对吗?我在这一行里混了一辈子,招子比探照灯都亮,别捉摸着唬弄我……对吗?”

    官大娘叹了口气,淡淡地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殷九爷轻轻击掌,掌心发出单调的啪啪声。

    我跨在门槛上,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脑子里不停地打转,很期待官大娘能拿话吓住殷九爷。她能落地,我们就能相互配合,共同对敌了。

    “鬼笔批命术,鬼笔批命术……”殷九爷喃喃地说。

    我从古籍中看过那个名字,但相关介绍并不多,只说是跟“扶乩”差不多的一种奇术。“鬼笔”是用来写字的,但普通人看到的只有字,却完全不知道是谁、什么时候、用什么写上去的。但是,只要字迹在某人身上出现,就决定了那个人的最终命运。

    如果小汤胡须上出现的字是“鬼笔批命术”所写,那么等待他的必定只有死亡。

    “放我下来吧,别硬撑着了。”官大娘冷冷地说。

    “啊——”小汤蓦地狂叫了一声,双臂一圈,抱着镜子转过身来。

    我急忙后退,撤在一边。

    他大步向外走,但镜子遮住了脸,挡住了他的视线,根本看不见路。只走了三步,他的脚绊在门槛上,直挺挺地向前扑倒。

    哗啦一声响,镜面碎裂,玻璃碴子四下里飞溅,大片又跌为碎片,叮叮当当声不绝于耳。

    “鬼笔批命术,京城燕家……救我,救救我……殷九爷救我,官大娘饶命……”小汤在碎屑中抬起头来,脸上插满了玻璃片,血泪混成一片。

    “放我下来!”官大娘沉声说。

    殷九爷还在犹豫,连连顿足,视线在小汤和官大娘脸上来回飘动。

    “放、我、下、来——”官大娘提高声调,不容置疑地下了命令。

    殷九爷用力一跺脚,双手一拍,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罢罢罢,今晚的事全是误会。小汤伤你,也定了罪受了罚,那纯粹是他咎由自取。小官,我这就放你下来,大家一拍两散,所有恩怨一笔勾销——行不行?”

    他不愧是老江湖,几句话就把自己身上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官大娘冷笑:“先把我放下来,是是非非,再做公论。”

    殷九爷一手圈住官大娘的腰,一手向上伸,去解绳扣。

    我松了口气,以为已经成功地脱离困境,对在暗中使用“鬼笔批命术”震住殷九爷的高手万分感激。

    “笃、,笃、笃、笃、笃、笃”,有人敲响了大门,声音不疾不徐,连着六声,每次的轻重间隔完全一致,如同拿捏精准的机器人在敲门一样。

    殷九爷停手,所有人一起向大门望着。

    我知道,唐晚值完夜班就会赶来,差不多就在这个时间段里。可是,唐晚是绝对不会以这种方式敲门的。

    既然不是唐晚,我自然可以再松一口气。局面如此凶险,她不卷入,那是最好的。

    “谁?”殷九爷与官大娘对视着,几乎同时问了一个字。

    殷九爷停手,官大娘仍悬在半空,所有人一霎时全都噤声,只是定定地望着大门。

    门外的人只敲了六下,然后就再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这个时候,敲门的也不可能是邻居或者警察,只能是敌友未知的不速之客。

    “殷九爷,我们别要‘神相水镜’了,现在就撤吧?”有人颤声问。

    殷九爷放开官大娘,左手提到胸口位置,拇指在其余四指的指根上迅速地掐算。

    “殷九爷,我觉得……今晚上不太对劲。这屋里停着棺材,满屋子都鬼影飘忽的,我这心跳时快时慢时紧时松的,像是要坏事。”另一个人嘀咕。

    第三个人也开口:“老夏生前不是普通人,他这一死,死得也有点蹊跷,咱别中了他的‘诈死还魂计’?殷九爷,你在这儿扛着吧,我们先撤——”

    殷九爷猛地举起手,横眉怒叱:“闭嘴,都给我闭嘴!你们说的我能不明白吗?日本人、京城燕家咱谁都惹不起,可你们想想,来这里之前,哪一个不雄心勃勃的?找到‘神相水镜’,日本人给咱五百万,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票子啊?每人一百万,吃香的喝辣的……你们现在想撤,晚了!”

    小汤晃晃悠悠地爬起来,看着那三个人呆笑。他的脸破相是定了,但碎玻璃没扎瞎了眼睛已经是万幸。

    “去开门。”殷九爷咬着牙说。

    三个人互看了一眼,都缩了缩脖子没作声,更没有丝毫挪步的意思。

    我搓了搓手,发现掌心里已经满是冷汗,又湿又滑。

    “门外来的会是援手吗?是使用‘鬼笔批命术’的人,也就是殷九爷口中说的‘京城燕家’?这个时候能帮我们吓走殷九爷他们的都是好人,不管是冲着官大娘还是冲着夏家来的,我们一律该开门迎客——”我刚刚打定主意,就感觉到了官大娘冷冰冰的目光。

    我抬头一瞥,官大娘正漠然地瞪着我。

    当我们两人的视线接触之时,她不动声色地小幅度摇了摇头。

    “不要去开门。”我读懂了她的意思,刚刚放松的心情再度紧张起来。

    她和殷九爷都是老江湖,对趋势的判断都具有前瞻性,犹如高手对弈,走一步看三步甚至五步。很明显,她对下一步的事情发展并不乐观,认为门外来的是敌非友。

    “殷九爷,放我下来,再把门外的朋友迎进来,大家慢慢谈。”官大娘沉声说。

    殷九爷眼珠转了转,鹰钩鼻子很响地吭哧了几声,才咧嘴一笑:“不急,不急。”

    官大娘冷笑:“好吧,随便你。不过,你刚刚也说了,京城燕家的人谁都惹不起,开门晚了,大人物发了脾气,看看怪罪到谁头上?”

    殷九爷的视线慢慢地落在我脸上,向门外努努嘴:“小子,去开门。你应该知道说什么,好好说话,别弄什么鬼把戏。”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向官大娘看了一眼,一步步出了北屋。

    夜凉如水,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

    “快点,快点快点!”那三人连声催促。

    我还没向前走,南墙墙头上忽然有影子一闪,院子里就多了一个半大高的孩子。

    “回来,石头,快回来!”官大娘大叫。

    我随即后退,但那孩子速度更快,又一闪,便到了我面前。

    原来,那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眼角已经有了皱纹的矮小中年侏儒。

    他的脸白森森的,两眼没有丝毫生气,只是直直地瞪着我。

    “这是什么鬼东西?”小汤摇摇晃晃地走出来,越过我,走到那侏儒旁边,伸手去摸对方的头顶。

    侏儒只有身高和体型像孩子,而其心智、阅历、思想都与同龄大人无异。我猜小汤一定是被吓傻了,根本没有考虑这越墙而入的侏儒身上饱含的危险性。

    “哈哈哈哈,这小东西真是有趣,有趣,有趣极了……”小汤仰面大笑起来,右掌在侏儒头顶转着圈摩挲着。再一次,他喉结上的空门又露出来。

    嗒的一声,侏儒的右手在空中挥了一下,从小汤的喉结上掠过。

    小汤的笑声突然顿止,怔怔地直立了几秒钟,身子缓缓地向侧面栽倒下去,像刚刚伐倒的树桩。

    我一步步后退,那侏儒张嘴,慢慢地叫出了我的名字:“夏天石。”

    “伥鬼!”我的心被无形的巨掌攫住,口鼻窒息,无法呼吸。

    他叫我名字的时候,声音与之前南墙墙头上传来的声音一模一样。也就是说,他就是潜伏在我家外面的伥鬼,只不过前一次他还有所顾忌,只叫了一声就迅速退走,而这一次却胆大妄为地进了我家院子。

    这是我第一次跟伥鬼面对面近距离接触,他的模样与獠牙厉鬼不同,五官跟正常人没有区别,只是脸色煞白,死气沉沉。还有,他身体四周缭绕着一种冷冰冰的湿气,令我联想到停尸间大型冷冻柜里面带霜花的死尸。

    “谢谢。”我在心里向他致谢,因为他一照面就杀了小汤,替我出了一口恶气。

    小汤该死,他是殷九爷手下最嚣张的爪牙,今日不死,他日我也要向他讨债。

    “夏天石,我叫你,你答应啊?”那侏儒说。

    他说话时,除了嘴唇开合,脸上其它部位的肌肉全都死扑扑的,没有任何动作。其实,在各种古籍中,将伥鬼与僵尸并列在一起,只不过是比青面獠牙的僵尸稍微体面一点罢了,其本质上完全一样,都是人类的大敌。

    我当然不可能答应,而且就在我身后,官大娘已经发声:“夏天石,绝对不能答应,你千万记住了——”

    下意识的,我点头回应官大娘:“是,我知道。”

    当我答应之后,立刻意识到官大娘的措辞有问题,因为她从不叫我的全名“夏天石”,而只叫我的小名“石头”。

    我回过头,却见另一名披着长发的女侏儒掐着腰站在冰棺的尾部,双手按在冰棺上,连声叫着:“夏天石,夏天石,夏天石……”

    从她嘴里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跟官大娘的声音完全相同,如果我没有回头的话,肯定会以为是官大娘在叫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e乐彩娱乐平台  E乐彩  北京pk10玩法规则  快赢彩票  环球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