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36章 桑青红的替身局(3)

第36章 桑青红的替身局(3)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神秀喘息已定,慢慢地坐起来。

    “杀了他,你今天必须杀了他!”桑青红叫起来。

    我已经丢下尖刀,神秀又不是甘心引颈受戮的死囚,两下里实力对比,我就算想杀他,也不一定能得手。

    这种情况下,我索性后退三步,远离神秀,并且摊了摊手掌:“我杀不了他,你应该能看得出来。”

    神秀起初有些迷茫,但很快就从我与桑青红的对话中发现了端倪。

    “别听她的,跟我走,我保证你有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神秀热切地看着我。

    当年,日本鬼子拉拢汉奸时,许下的都是这样的承诺,但就算资历最老的汉奸,其承受日本人的恩惠也不超过八年。所以,“享受不完”四个字本来就是不科学的,只能用来骗骗傻子。

    “你走吧。”我向庙门方向指了指。

    那里仍是严丝合缝的高墙,没有半点庙门的影子,可我相信这只是灰袍男人的幻术。只要破掉幻术,庙门自动就能显现出来。

    “走?”神秀有点不甘心。

    “走吧,再不走,我都不知道该不该保你不死了!”我实话实说。

    因为桑青红使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引我入局,要我做杀人的替身者,所以我才故意反其道而行之,明言要放走目标人物神秀,主要目的是引桑青红出来。

    “好,多谢了!我走,很快就带人杀回来的。救命之恩,日后重谢!”神秀向我深深鞠躬,然后转身走向那庙门消失之处。

    “你果真要放他走?”桑青红仍旧匿藏于暗处,不肯出现。

    “没错。”我镇定地回答。

    “他是国家民族的寇仇——每一个中国人都恨不得有手刃强敌的机会,现在这机会落在你手里,你却白白放过他?要知道,这种消息若是传到江湖上去,夏家人就要永远在国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桑青红抑制住怒气,语调渐趋平静。

    从前有位心理学家说过,人的长大是在一夕之间、一夜之间甚至是一瞬之间发生的。

    我由那门帘下冲入时,还是热血沸腾的青年,不容许自己的祖先受伤受辱,恨不能拔剑杀敌,为祖宗分忧解难。现在,我的心已经变了,由热烈如火变成了冷静如水。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再次默默地告诫自己。

    “这么做,你将令夏氏列祖列宗蒙羞。”桑青红冷笑。

    她的声音并不固定地来自于梁上,而是飘忽不定,忽而在东,忽而在西,在大庙四角来回移动。

    “你在利用我,对吧?”我也学着她的口气冷笑。

    “利用?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桑青红似乎又要发作。

    “你布了一个很巧妙的局,我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入局的。前辈,如果你对夏家有情,就坦坦荡荡做事,不要故意设一些圈套来算计我。现代人谋生不易,活得艰难,经不起你这么折腾。”我希望结束此事,退出桑青红的布局。

    按照奇门秘术的理论分析,人自身具有阳气,阳气越旺,则生命力越强盛。阴阳阵势则是阴气聚集之地,如果人久陷阵中,阳气、阴气相互抵消,人的身体与精神就会极大地受损。

    更重要的,我不知道桑青红引我入局是为了什么。假使我在无意之间做了对不起国家、民族的事,那就大错特错了。

    “你当真想知道?”桑青红问。

    我点点头,却引发了她一连串冷笑:“呵呵呵呵,这件事太高深,解释起来相当复杂。我本想把事情简单化,却因为你的不配合,弄得越来越纠结。你要想听,先杀了他,然后我们坐下来慢慢聊。如何?”

    归根到底,她还是想方设法诱使我杀人,并不真心待我。

    “好吧,我走了,你的局太深奥,我玩不起。”我缓慢后退,精力高度集中,免得她又出怪招。

    我向后退的时候,跟那日本鬼子神秀去的方向相反。如果桑青红不现身阻拦,我和神秀都会平安离开这个大庙,令她的计划全盘落空。

    土堆中卷起的旋风再次出现,旋风径直飞速卷向神秀背后,如同一条灰蒙蒙的矫健巨龙。

    我注意到,神秀的双臂并未垂在身体的两侧,而是交叉抱着,左手伸到右腋下,右手伸到左腋下。

    很明显,这种姿势就代表他两肋下暗藏短枪,随时都能拔枪杀人。

    灰龙到了神秀背后,还来不及张嘴吼叫,神秀已经倏地倒翻,头下脚上,轻巧地越过了灰龙,落在灰龙背上。

    灰龙迅速变阵,身体越拉越长,向神秀的身体层层叠叠地缠绕上去。

    那大庙的净高大约在七米左右,神秀在灰龙攻击下两度拔高,身体越过横梁,堪堪到达屋顶。

    灰龙紧追不舍,腾跃之间,绕梁三匝,眼看就要扑到神秀的背后。

    如我所料,神秀肋下果然藏着枪械,就在他身体腾跃到最高之时,居高临下,拔枪怒射。

    那两把枪的枪口装着消声器,所以即使在密闭的空间里,枪声也并不惊人。

    搅动灰龙的是灰袍男人,我不杀神秀,桑青红也不杀,最后只能由他来亲自动手。

    神秀动作很快,毫不停歇地打光了枪里的子弹,身子继续向前扑击,自大梁顶上檩条最密集之处钻过。

    他忘记了桑青红的存在,这才是最最要命的。

    青色的刀光一闪,随即半空中血洒如雨,神秀的身体被拦腰斩中,断为两截,轰然跌落。

    我油然想到:“桑青红以‘青红’命名,岂不正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之意?”

    灰尘跌落,灰龙也自动消失了。

    灰袍男人斜跨在大梁上,胸口起伏,神情疲倦。

    “就这样结束,挺好。”他说。

    我向上鞠躬,没开口说话,但心里对他满是钦佩之情。

    “这不是最好的结局——”桑青红急促地反驳。

    “世上本无所谓好结局坏结局,就像生命本无所谓长寿、夭寿,一切都是命运。命里注定的事,岂是那么容易更改的?”他略带颓唐地说。

    桑青红反驳的声调更高:“命里注定?我们作为相术里的嫡传派系,毕生所追求的不就是‘逆天改命’?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我们都不能对抗命运,奇术五门‘山、医、命、相、卜’里还有谁能做到?”

    我仰面向上看,只觉得那灰袍男人的表情又悲壮又无奈。

    “‘逆天改命’是奇术中至高无上的境界,首先你要看透自己的命运,其次才能努力地化解困厄,移转命轮,勉强地让自己从困厄的缝隙中脱困而逃。可是,我一直都在想,即便是相术界的顶尖高手,即便他已经精通改命之术,即使他已经成功地替自己、替别人改了命,焉知他的行动本身就是命运的一部分?岂不知东坡先生早就说过——‘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灰袍男人并不赞同桑青红的话,但却委婉解释,不愿直接指出她的错误。

    这种说话的口吻,已经证明了他们两者之间的亲密关系。

    苏东坡的确写过那样两句诗,其哲学含义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改命亦是命运的一部分”这句话让我再次获得顿悟,如醍醐灌顶一般。

    爷爷说过,为了我将来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遂替我逆天改命。

    他没说改命的过程是“由聪明入糊涂”还是“由糊涂入聪明”,但我能想到,一定是前者。

    他的意图肯定是想把我变成普通人,不卷入江湖争斗,也不进入相学、奇术的圈子。

    那样一来,生活就会变得平静如水,与世无争地活过百年。

    平凡的人生也是一种幸福,纵观历史,很多平凡的人在乱世中得以保全性命,而那些所谓的超级大英雄反而是死于通向成功的光明之路上。英雄的人生有多风光,他们的命运就有多跌宕,稍有不慎,就会从精彩的巅峰坠入失败的深渊。

    爷爷为了我煞费苦心,但我喜欢他为我规划的人生吗?答案是否定的。

    只要是男人,都想成为盖世的英雄。

    正如我常常拿来激励自己的一句话——“英雄改变世界,平凡的人被世界改变。”

    只要有可能,我一定要走上英雄之路,远离凡俗人生。

    “你这样想,人就无需改命了,我们这一派的人还有什么活着的必要?假使地球上人人都安于天命,去过逆来顺受、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机械日子,则‘山、医、命、相、卜’这奇术五门还有什么诞生的必要?”桑青红并未被说服。

    “算了,他做不了我的替身,收手吧。”灰袍男人说。

    “不,我不收手,我要奋三生之力为你做一件事,只做这一件事!”桑青红的语气激动起来。

    “你何苦逆天而行?”灰袍男人问。

    “为了你,即使逆天而行,我也要试上一试。”桑青红斩钉截铁地回答。

    灰袍男人长叹,不再争辩,闭口无言。

    我向上看,大庙内的光线渐渐黯淡下去,灰袍男人的身影也无声地融入了黑暗之内。

    “喂,你们都还在吗?”我忍耐不住,大声问。

    没有人回答我,桑青红也没了动静,这空荡荡的大庙里只剩我与神秀的尸体。

    这日本鬼子被斩杀时溅落的鲜血污染了好大一片地面,血污四散,触目惊心。

    我明白,这就是战争的残酷之处,不是我杀你,就是你杀我,双方都会拼尽全部力气,只求在狭路相逢时艰难地活下去。

    从这种意义上说,所有士兵、平民、将军、元帅都被统治者绑在了烈火熊熊的战车之上,虽然叫嚣的是为国家、为民族,但实际为了什么而战?谁也说不清楚。

    我忽然觉得,投入战争的人都好可悲,因为他们只不过是国家政治的牺牲品。

    撞墙声消失了,神秀一死,他率领的那些人马也不会有好下场。

    以灰袍男人和桑青红的杀伐手段,突入敌寇阵中,做百人斩、千人斩也不是难事。

    “他们为国家而战,我呢?我在这里,究竟为谁而战?”我茫然自问。

    刚刚,我也曾经为夏家祖先而战,侵入战局,力拒强敌。最终却发现,一切不过是桑青红的局。

    “苦肉计?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记起了灰袍男人与神秀最初的对话。

    这一次,他摆下的是“苦肉计、草船借箭、火烧赤壁”之阵,全都是诸葛孔明毕生的得意之作。

    “苦肉计?替身局?”我苦笑起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别人的智计之中。

    在这一智计中,我非旁人,正是受刑诈降的黄盖,也即是计策中的挨打者。

    如果我没有及时警醒放开神秀的话,“受刑诈降”的黑锅已经背定了。

    引申来看,桑青红是要我做“杀人的替身”。

    “替身”二字在“山、医、命、相、卜”的奇术世界中,却有着更为深奥诡异的含义。它被官大娘那样的走无常者广泛地使用,“送替身、换替身、烧替身”等等半神、半鬼、半巫的仪式与活动中,其中所遵循的仪式与礼节相当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

    一想通了这一点,我浑身立刻冒出一层白毛冷汗。

    普通的“替身”都是纸扎的小人,随着祭祀仪式的结束而被投入烈火之中,借着“焚化”的程序,送它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如果我成为桑青红指定的某人的“替身”,结果又是如何?只怕比纸扎的小人更惨烈。

    那么,接下来,等待着我的又会是什么?

    “回去吧。”遥遥的,桑青红的声音传过来,“大家都倦了,不愿再颠簸命运之舟。”

    她的声音里的确带着浓浓的倦意,让我确信,她已经被灰袍男人说服,彻底放弃了对我的愚弄。

    我向声音来处鞠躬,然后转身向会走。

    快到通往官大娘私宅的门口时,我的步子越迈越大,同时心里也有期许,只要过了那门槛,就脱离了大庙中的种种幻象,重回正常世界。

    那道老旧的门帘静默地垂着,我来不及伸手挑开它,直接向前一撞,纵过门槛。

    如果“正常”的话,我会看到官大娘、官大娘留下的呕血符以及站在那道符中间的另一个“我”。可惜,那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再到这屋里来,一切又都变了。

    屋内有桌、椅、灯、书架、武器架、地图、八卦镜、沙盘等等,全都无比陌生,没有一丝一毫跟官大娘私宅相同。换句话说,我进入的是另外一间屋子,就像从官大娘私宅进入大庙那样,只隔着一道门槛,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桌是老旧八仙木桌,灯是青铜棉芯吊马灯,地图是泛黄的九曲黄河地理图,而站在桌前抱着胳膊沉吟不语的,则是那见过一次的灰袍男人。

    地图摊在桌上,八卦镜却是悬挂在梁上,与地图两两相对。

    屋内最刺眼的就是桌子右侧兵器架子上横放着的一把鬼头大刀,长三尺半,宽半尺,刀尾上系着已经被岁月和鲜血染成浓黑色的红绸巾。

    鬼头刀是刽子手行刑时专用,在冷兵器的年代,一向都是“凶煞”的代表,除了生辰八字里带着“鬼头印”的人之外,绝对无人能够驾驭它。刀在这里,灰袍男人也在这里,可以证明他就是刀的主人。

    我一步闯入,再退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硬硬地立在那里。

    灰袍男人伸出右手食指,在那地图上缓缓地扫过。

    “这就是黄河,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他说。

    他的声音非常温和,听起来让人心情放松,与桑青红完全不同。

    “历史上,最让中原人心痛的一次外族渡河事件发生在北宋,你知道吗?”他问。

    我当然知道,北宋时候,金人南侵,攻破北宋首都,俘获新老两位皇帝,造成了震惊天下的“靖康之耻”,也令腐朽昏庸的北宋赵氏天下瞬间灭亡。那时,毫无军事常识的北宋皇帝以为黄河能够抵挡住游牧民族的战马,自以为据有天险,在后宫寻欢作乐、吟诗作对,并创造出至今流行不衰的“瘦金体”书法。一切,随着城破而顷刻间毁灭,由高高在上的人君转眼变为北国的阶下之囚。

    史书记载,靖康之耻又称靖康之乱、靖康之难、靖康之祸,发生于北宋皇帝宋钦宗靖康年间,因而得名,准确年代即公元1126至1127年。靖康二年四月,金军攻破北宋都城东京,大肆烧杀抢掠之后,俘虏宋徽宗、宋钦宗父子以及大量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与贵卿、朝臣等共三千余人北归金国。

    靖康之耻宣告了北宋王朝的灭亡,成为当时汉人最沉痛的耻辱。后来,南宋名将岳飞岳武穆在《满江红》中一词中写下“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的千古名句。

    “靖康之耻”是古代史上的汉人惨痛记忆,回顾近代史,“南京大屠杀”岂非又一次国人的“靖康之耻”?

    “到这里来吧?”灰袍男人在马灯光下向我招手。

    我没有迟疑,大步向前。因为他不是桑青红,他是不会害我的。

    “黄河是母亲河,只要是有血性的国人,谁愿意眼睁睁看着这条繁衍了中华民族的母亲河被玷污?你呢,你愿意吗?”他看着我的脸,轻声地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98彩票  北京赛车pk10杀号软件  北京赛车pk10遗漏  北京赛车pk拾杀号  e乐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