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39章 雪烧赤壁(3)

第39章 雪烧赤壁(3)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桑青红愤怒地叫着,声音渐渐远去。

    “什么‘不可能’?”我抬起头,望着灰袍男人。

    “没有‘不可能’。”他回答。

    我点点头:“的确,世间没有不可能的事。曾经有位智者说过,给他一根足够长的竹竿,他就能把地球撬起来。你信吗?”

    这一刻,我感觉气势上已经与对方不相上下,但我更年轻,生在更好的时代,未来成就一定高于对方。

    “我信,天下智者,计无穷处。所以,只要计谋得当,任何困境中都能放出翻云覆雨之手,千里杀敌,凯旋而归。”他点头回答。

    我深吸了一口气,刚要抬头向上,他已经举手阻止:“不可——”

    “有何不可?”我微笑摇头,然后缓缓地抬头,注视着那八只险些致我于死地的八卦镜。

    镜只是镜,假如它只进入我的眼中,不进入我的内心,自然不会对我造成任何伤害。

    八卦镜是静止的,并没有像刚才那样疯狂飞转。当我仔细凝视那些刻字时,也有了新的发现。

    每只八卦镜的方位标示“乾、坤、震、巽、坎、离、艮、兑”这八个字四周都錾刻着几环更细小的文字,总共有回文、蒙文、藏文三种。

    我猜想那是民族语言对八卦的翻译,但我对以上三种语言只懂其形,不懂其意。

    “没有人真正理解那些境界,连我也不能完全窥透其奥妙。能不能告诉我,刚刚你看见了什么?”他问。

    我先收回目光,然后平静地望向他:“很多。”

    “说来听听?”他追问。

    我稍稍梳理思绪,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组触目惊心的黑白照片。

    那些照片应该是来自于日本当时的期刊,拍摄的是日军进入济南城后的丑恶嘴脸。

    其中一张,是日军耀武扬威地列队在当时的山东省政府前以及济南街头行进;另一张,日军站在济南城楼上以及济南火车站“济南”站名前举枪欢呼胜利;还有一张,日军站在巨大的日军军旗前举杯喝庆功酒。另外一些,则是维持会的汉奸列队举旗欢迎日军进城、面对日军奴颜婢膝的种种丑态。

    这些照片在文史馆也能找到,但纸上的东西永远不如我亲眼看到的情景来得真实而震惊。

    在思维狂乱的过程中,我看到了被炸毁的黄河铁桥、被炮弹击毁的道路、冒着烟火的济南内城、沦为废墟的老百姓房屋……更多的,是日军破城后践踏济南百姓的令人发指的场景,规模小于南京大屠杀,但其恶劣程度却完全是南京大屠杀的预演。

    我还看到,伟人站在天安门城楼上举手宣告,城楼之下,几万人热烈鼓掌。京城之外,神州之内,几千万人、几亿人五体投地而拜,以这种最隆重的礼节来庆祝国家重生、民族重生。

    我还看到了今日繁花似锦的济南城,也看到了遥远的京城,再远处,则看到了东南西北各处的高山大河、风景名胜。只不过,这些事如同浮光掠影,虽然看到,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流水账一样翻了过去。

    如果不是发生在这种奇特的环境中,我就会把看到的那些当成是一个梦,梦醒了就不再理会。

    “我看到的,你也能看到?”我反问。

    灰袍男人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尽然,我有我关心的事,你有你关心的事。你有你的世界,我有我的人生。”

    这种道理我懂,但我想到桑青红嘶喊过的那句话,似乎指明对面这灰袍男人的性命比天下所有人的命更珍贵。

    通常情况下,只有苍天之下、万民之上的帝王才配得上桑青红的那句话。

    我凝神这男人,他的眉头紧皱着,眉骨正中的皱纹很清晰地构成了一个三横一竖的“王”字。

    百兽之中,唯有老虎头顶有个“王”字,故此它被推举为百兽之王。

    相学之中,很多古籍都把“皱纹之相”看得很重,尤其是四十岁男人的皱纹,将其称为“后半生的密码”。

    古籍中提过“王”字皱纹,认为这样的人物是千万人挑一的,数代不一定有一个出现,只要出现,必定引起那个年代天翻地覆的巨变。

    “你很了不起。”我由衷地说。

    他没回应,眉尖抖了一下,似乎已经习惯了“了不起”这三个字。

    “明天,请你看好戏。”他向左边走过去,举手推开了鬼头刀上方的两扇小窗。

    窗外,仍在飘雪,雪花大如鹅毛,扑簌簌而落。

    “听——”他向外一指。

    我听到了枪炮声,并不遥远,炮弹破空时的“咻咻”声似乎就在几百米之内。

    “过来听。”他又说。

    我走过去,与他并肩站在窗前。

    我们所处的位置很高,视野极为开阔,能够看到大片的河滩、低矮的民居、坑洼不平的道路等种种萧条的景象。

    “有时候我说命运是上天注定、不可更改的,有时候我又想,我命由我不由天,命运始终掌握在自己手中。还有时候,我也对未来倍感迷茫,不确定是不是一定能够做到那些梦想的事。我读历史,读到荆轲,每每有所感悟。你知道吗?他平生的理想是做一个君临天下、受万众爱戴的君王,而不是一意孤行、孤注一掷的刺客。他不死,就可以完成大业,在‘战国七雄’之外,自立为王。果真如此,一统天下的还一定是暴秦吗?不一定。他死,是死于命——”他悠悠地说。

    雪花飘进来,撞在我们身上,先是折断碎裂,然后才零落融化。

    “好雪。”我不由得出声赞叹。

    “的确好雪,只有这样的雪,才配得上我们‘雪烧赤壁’的盖世壮举,哈哈哈哈——”他充满豪情地大笑起来。

    我也读过史记与荆轲,本来天衣无缝的“刺秦”计划失败,其中也包含着“嬴政命不该绝”的天机。历史已成定局,谁也无法更改。

    灰袍男人伸出手,掌心向上,平放在窗台上。

    很明显的,他左手掌纹是个“川”字,而右手掌纹则是一个“山”字。

    我平生第一次看到“山”字掌纹,不自觉地轻轻“咦”了一声。

    “右手‘山’,左手‘川’,山川尽在我掌中——”他说,语气十分复杂。

    相学古籍上的确那样说过——“山川一握,天下独握。”

    我低下头,久久地注视着他的右手掌心。

    “山”字掌纹极其罕见,而他掌心里“山”字纹最中间一道竖的尖端笔直向上,几乎要翻过食指、中指的指缝,气势如虹,锐利如剑,让我立刻想起“刺破青天锷未残”的英雄名句。

    他既有“山、川”双手奇纹,又有眉心的“王”字纹,这种异象,绝对是天生的百姓领袖。

    至少在现实生活中,我从未见过有这种多种异象基于一身的大人物。

    “的确好相。”我的赞叹发自内心。

    说完这四个字,我们同时陷入了沉默。

    他想在这个多事之冬拯救济南,而我却明白无误地知道,他不可能拯救黄河南岸的任何人、任何地,也无法改变哪怕是一丁点儿历史,最终只会被历史的车轮残酷地碾碎。

    至于我,想帮他,却不知道从何处帮起。

    一种悲哀至极的无力感笼罩着我,使我无法再次开口。

    雪无声地落着,山河大地全被茫茫白雪覆盖,包括身边这人掌心里的“山、川”二纹。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他用《红楼梦》里的这句话打破了沉默。

    这句话似乎是个凶兆,因为《红楼梦》中贾、史、王、薛四大家族最后都由炙手可热转为家破人亡,最初的繁华、奢侈、财富、珍宝最后全部失去,不留分毫。

    反观现在,他手中、眉心全都是强到极致的好纹,但最后结果会怎样,谁又能知晓?

    “不如,我也替你看看手相?”他又说。

    我迟疑了一下,将自己双手摊平,也放在窗台上。

    他只看了一眼,便轻轻摇头。

    我自觉无趣,便将双掌收了回来。

    “唉——”他叹了口气,没有多言。

    “方便的话,把你的计划说给我听听?”我主动问。

    1937年,中国官方、政府、军民都对日寇了解不深,以为这只不过是蛙雀之患,不值得大动干戈,将来各部联手,将会像大象踩死蚂蚁一样,简简单单地就能全歼敌寇。所以,中国人始终把日本人叫做“小鬼子”,也无意中表达了这种观点。

    我希望能补足他的计划,至少保证他能全身而退,不至于饮憾而亡。

    他微笑摇头:“天机不可泄露。”

    我皱眉:“敌军强盛,不可轻敌。”

    他又摇头:“你听过南辕北辙的故事吗?”

    那寓言故事我当然听过,而且一转念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我担心的正是他这种刚愎自用的心态。

    “日寇部队越多、武器装备越精良、行动速度越快、杀机越重,就越会加速执行我的计划。我说过,我用的是‘草船借箭’之计。我手中没有箭、没有兵、没有枪、没有炮弹,只能借箭、借兵、借枪、借炮弹去消灭敌人。我借的,是日寇的兵,杀的是日寇的人,完成这一切,只需天降大雪为助……”他在雪中挥手,洒脱地将那些无辜的雪花一一击碎。

    我懂了,他想的是借用大雪遮挡视线之机,让敌人自相残杀。

    计是好计,但到底要下多大的雪,才能造成敌人隔着几十米无法辨认的程度?

    “我还要——借东风、借狂雪、借天地间一切杀生之力,将进犯山东的日寇一举消灭!”他意气风发地说。

    “借东风”亦是诸葛武候的得意之作,开“天气助战”之兵法先河。

    我希望他能成功,更希望古老的济南城免遭日寇践踏,但这种美好的愿望能实现吗?

    “你相信逆天改命吗?”停了一会儿,他收回已经沾湿的双手,意犹未尽地问。

    我迟疑了一下,然后轻轻点头:“信。”

    稍后,我又补充:“我更赞同你说的,‘逆天改命’也是命运的一部分,人以为已经‘改命’,殊不知‘改命’即本命,亦是上天注定。”

    这种解释,已经是哲学上的最高层次,等于是用“无解”来回答解题步骤。

    “你说得很对。”他举起手,迎着外面的雪光,盯着自己的掌心。

    我的第六感捕捉到一种微妙的动态,突然张口,问了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问题:“你的手相、额纹都是改过的?”

    或许我不该这样直率发问,而且有些人即使改过,也会矢口否认,就像人造美女永远不承认自己曾经整容那样。

    他怔了一下,扭过头看着我。

    我尴尬地一笑:“我只是……随口问,不好意思。”

    改命是一个人的生死命门,是大忌中的大忌,极少会告诉外人。

    我后悔自己失言,暗地里自责不已。

    “没错,我曾经改命。”他的语气变得有些沉重。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屏住呼吸,默不作声,怕错过他后面说出的任何一个字。

    “自小,我就知道自己要成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七岁,我开始修炼少林九重易筋经;九岁,我跟随藏密高手修炼天龙宝象密多罗心法;十一岁时又跟随回教、蒙族高手修炼生死解脱命术与通天心海术。到了十八岁,命运时轮一开,我的命相就自动更变了。”他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中奖规则  北京赛车pk拾杀号  北京赛车pk10玩法  e乐彩  北京赛车pk拾开奖记录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