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144章 迷信(3)

第144章 迷信(3)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章节内容开始-->    我虽然并不认同楚楚说的全部话,但我一旦领悟到中日之战永不休止,心情立刻变得沉甸甸的。

    每一次战争中,受伤害最重的,只能是平民百姓。这些人既不掌握兵力武器,又没有国家政治的发言权,只能苦苦等待战争的结束,被动地卷入,被动地流徙,被动地受压迫受**,在水深火热之中苟延残喘,哀怜乞求,只想活着看到战争的结束。

    “够了。”我沉声阻止楚楚继续说下去,“战争只是某些人加冕狂欢的工具,如果我是最强奇术师,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我们这一代手中永久地结束战斗,熄灭战争的火种,让亚洲再也不会枪声四起、战火不休。其实,无论我们是不是最强奇术师,这都是每一个人努力的方向。”

    我们夏氏一族是奇术师战争的受害者,如果没有“神相水镜”,大哥就不会惨遭屠戮,如今一定像普通人那样,快乐地生活在曲水亭街的“家家泉水、户户垂杨”之下。

    “你不做,我来做。”那女子阴森森地说。

    “做什么?”我冷冷地盯着她。

    “做最强奇术师,做这个世界的主宰……”女子向前跨步,要离开那几乎堆叠至她肩头的蛇阵。

    事实上,青蛇凶猛,她若强行往外闯,只会葬身蛇腹。不过,当她离开时,身后立刻留下了一个相同的幻影。

    “分身术!”楚楚立刻醒觉,提气发声,二次吹响了驱蛇的口哨。

    “分身术”是日本忍术中的至高技艺之一,在忍术名著《万川集海》中,被推崇为“十大名忍术”之一。这种技艺被分为五重境界,分别是影、雷、沙、叶、风。其中,影、雷、沙、叶都只能算是低层技艺,而修炼到“风之分身术”的时候,人与分身已经无从分辨,人即分身,分身即人。

    我只要举个例子就很容易说明了,中国四大名著《西游记》中曾描写过,孙悟空有“毫毛变身”之术,拔根毫毛一吹,即可以变成另一个自己。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他也可以将毫毛变为真身,而真身化为毫毛,随风而逝。可以说,《西游记》与《万川集海》这两本书有着异曲同工之处,都是对本国奇术师的准确描述。只不过,在中国,《西游记》被称之为“迷信”,而在日本,《万川集海》却成了忍术历史上备受推崇的经典著作。

    由此可见,“迷信”或者“科学”,都只在舆论、民众、执政者的一念之间。

    仅此一念,就可以令其下地狱,或上天堂。

    口哨一起,蛇阵立刻平行移动,追逐那骤然遁出圈外的女子真身。

    我及时地看出端倪,立刻发声提醒楚楚:“不是分身术,不要妄动——”

    当然,我说的话也不尽正确,因为那女子的确使用了分身术,但却不是简单的一分为二各奔东西,而是一种分分合合随心所欲的高明手法。她创造出一个移动的“本我”,让楚楚驱赶蛇阵去追击,但自己的真身一动不动,仍然斜倚着门框,就在地簧门的内外分界之处。

    蛇阵一动,她一动不动,即告安全脱困。

    蛇阵不动,她就可以借着分身远远遁逃,令楚楚追之不及。

    这种情况下,无论楚楚怎样做,也都无法困住对方。

    蛇阵一乱,那女子一闪,便退到地簧门之外。

    “桑青红,你就是桑青红!”在对方一闪之际,我从她脸上那种骄傲轻蔑的表情上获得了灵感,心里那个桑青红与眼前看到的女子立刻合二为一。

    很多时候,桑青红给我的感觉像是从云端俯瞰世人的半神。

    她的见识与技艺远远高出同一时代的奇术师,所以大部分时间不屑于与其他人刀对刀、枪对枪地面对面战斗,总是采取穿花蝴蝶一样的轻巧手法,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让敌人连她的衣角都碰不着。

    对于这样一个“人”,再用普通的奇术手法去对付她,已经毫无杀伤力。

    “你说得对……”那女子的声音远远飘来,“你不入局,这场战斗永远不会真正开始,也永远不能真正结束。”

    这句话,让我记起了她曾布下的“替身局”。

    “她处心积虑引我入局,到底是何居心?我已经被卷入了奇术师之战,难道这还不算是入局?她要我入的局,究竟是什么局?在这场奇术师之战中,桑青红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其终极目的又是什么?”我被一连串的问题困扰着,隐约觉得,桑青红身上藏着更大、更可怕的秘密。

    桑青红离去,被蛇阵追逐的分身也倏地消失,不留痕迹。

    蛇阵猛地一乱,全部撞在一起,彼此愤怒撕咬起来,连楚楚的口哨声都无法阻止。

    我回头看,楚楚的两腮已经变得殷红如血,哨音时断时续,可见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时候。

    “楚楚,停下吧。”我搀住她的左臂。

    她在哨音中摇头,身子一倾,靠在我身上。

    青蛇的撕咬越来越疯狂,在大厅中央形成了一个翻翻滚滚的“蛇球”。数百条蛇一起怒吼,恐怖之极的“嘶嘶”声越来越响。

    我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也正是炼蛊师最忌惮的一种情形——“噬主”。

    通常情况下,炼蛊师是有能力控制蛊虫的,他们与蛊虫的关系是绝对的“以暴制暴、以强压强”状态。一旦炼蛊师出现了心智衰退、气势羸弱的局面,那么被强行压制住的蛊虫立刻会发生叛乱,先“反噬其主”,然后“鸟兽星散”,成为为祸人间的“野蛊”。

    在苗疆历史上,蛊虫“噬主”的例子屡见不鲜。

    野蛊酿成大祸的例子也不少见,近年来影视作品中的“异兽、异形、异种”形象,几乎全都脱胎于各种“野蛊”的传说。只要动动脑子就能猜到,野蛊脱离了炼蛊师的压制之后,定会潜入人迹罕至的深山大泽之中,疯狂地从大自然中汲取营养,然后野蛮生长,直至无法隐藏行踪为止。

    天道循环,物人一理。

    炼蛊师通过一些非常残酷的手段豢养蛊虫,以满足自身想要的各种目的。获得和失去是相辅相成的,获得多少,就要相应地失去多少。

    “噬主”,正是“炼蛊”的反义词。

    “大哥,伏在我身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妄动。”楚楚停止了吹口哨的动作,左手捂住喉头,右手按住胸口。

    她的两边嘴角都在滴血,整张脸忽红忽白,难看之极。

    “我们离开,回去!”我低声跟她商量。

    “来不及了,青蛇噬主,永别了大哥。”楚楚含笑回答,“大哥,无论我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要好好的,一直走下去。我知道,你将来会是最好的奇术师,是奇术界的王者。可惜没能亲眼看到那一天,更可惜,没能为你做更多事……”

    她的笑容平静而凄冷,像一个自知必死的人正在交代遗言。

    我反手去按电梯键,但电梯门却迟迟没有打开。

    “大哥,我爱你。”楚楚踮起脚尖,在我唇上轻轻一吻。

    那个吻之中带着浓烈至极的血腥气,也带着楚楚唇上的微微体温、处子香味。

    蛊虫噬主的结果异常可怕,我无法想象美丽温柔的楚楚将葬身于蛇腹之内,但这一切一定会发生,就像之前遭到苗疆炼蛊师落蛊之后的人一定会恐怖惨死一样。

    电梯门仍未打开,但蛇阵的翻滚已经停止,所以从自相残杀中活下来的青蛇横向列阵,蛇头全都对准了楚楚。

    “大哥,如果发生什么事,不要企图救我。如果有逃生机会你就赶紧走,如果不能走,就背过身去,蒙住眼睛,塞住耳朵。我们……就此永别了……”楚楚以最温柔的声音告诉我。

    “就没有一点办法吗?不如我们由地簧门那边冲出去——”我提议。

    仿佛是为了回应我的话,刚刚离去的女子由地簧门翩然而入,随即地簧门关闭,并且“喀啦”一声自动落锁。

    “看好戏,自然靠得近一些能看个清楚。”她笑吟吟地盯着我,连退几步,站在大厅的最远端。

    我和楚楚乘电梯下来,本来是为了追杀那撑着伞的老男人,为血胆蛊婆报仇,谁知除恶未尽,反被困在凶险无比的陷阱里。

    楚楚向前走出三步,挡在我和蛇阵之间。

    “生离死别,命运无常。我都不忍心看了,没想到你刚刚以蛊虫杀人,转眼间就被蛊虫所杀。看起来,苗疆巫蛊之术的副作用真的是太大了,距离真正的奇术至尊差得太远太远。我现在只是觉得奇怪,你算得上是苗疆炼蛊师中的佼佼者,怎么水平如此不济,连当年大炼蛊师玉罗刹的万分之一都比不上?可惜啊可惜,现代沽名钓誉之辈太多,都没有真才实学。这种蛊虫噬主的好戏如果让玉罗刹看到,她是不是会很伤心——伤心自她之后苗疆再无炼蛊师?”那女子轻描淡写,冷嘲热讽。

    在近代史上,玉罗刹的确是苗疆巫蛊之术的一个最高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世而独立。

    当西医西药迅猛发展时,传统蛊术、巫药都被迅速取代。此消彼长,西医越来越强大,而蛊术越来越失势。举个例子说,抗生素、消炎针能够击败大部分蛊术,换血、换皮肤、换器官则让落蛊手段捉襟见肘,至于说到胸透、光透、核磁共振之类先进技术,则已经压倒性战胜蛊术,将人体里里外外看得清清楚楚。

    正因如此,苗疆巫蛊之术才一天天没落下去。

    玉罗刹应该就在“镜室”之内,但她不主动现身,任何人都无法找到她。

    “任何奇术都有末日,相信日本忍术也是一样。这是时代进步的必然结果,我并不纠结于此。但是,你不要觉得任何人都看不穿你的野心,其实世界上的聪明人绝对不会一枝独秀,总会相互制约、彼此抵消,这就是上天对于人类世界施加的平衡之术。你以为困住我们就能逼迫玉罗刹现身?你以为消灭了玉罗刹就能解除‘吴之雪风号’上的诅咒之力?你以为诅咒一除日本国就能蹿升为全球第一强国……我只能告诉你,你大错特错了。在玉罗刹眼里,你只是跳梁小丑,用这些根本不可能奏效的把戏一遍一遍考验她的耐性。我刚刚说了,你不可能得逞,这些心思炼蛊师一眼就能看透,赶紧收起来吧,免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楚楚说。

    我也想过,那女子在脱离蛇阵攻击后二次回来,一定有其特殊目的。

    楚楚说得非常有道理,对方这样做,目标并非我们俩,而是藏匿于“镜室”之内的玉罗刹。并且,那女子图谋的,是杀玉罗刹而解苗疆诅咒,拯救日本的国运。

    由此,我也逐渐猜到了那女子的身份——不是指她使用的“桑青红”的名字,而是她的真正身份。她极有可能是日本皇室外姓公主,因宫廷内斗而流浪在外,不得进入皇室名册。

    日本是个皇室领导下的国家,皇室的每一位成员都把这个国看作是自己的“家”,自小接受爱国爱家的理论教育。也许,只有把国家看成是自己的,才会想尽千方百计、拼尽全部力气为之奋斗,国在人在,家在人在,只知耕耘,不问收获,也不计任何报酬。

    日本皇室公主流落民间的先例早就有过,有些一蹶不振,潦倒一生,有些则是励精图治,自强自立,最终重返皇室,成就灿烂一生。

    “你猜对了,看起来,我必须给你一些奖赏。不如这样,等你在蛇阵中面目全非的时候,我拍下照片来,发送给日本各大媒体,在明日的新闻版面排一个大图,再标上一个大字题目——这就是不自量力跟日本奇术师对抗的最终结果。”那女子说。

    叮的一声,我身后的电梯门就在此刻突然打开了。

    之前我和楚楚离开电梯时,血胆蛊婆仍然倒在血泊中。如果无人援手的话,此刻她应该还在其中。

    “走,我们走!”我没有回头看,拖着楚楚,退向电梯。

    蛇阵突然发动,每一条青蛇都犹如离弦之箭,向楚楚疾射过来。

    楚楚倏地展开双臂,最大限度地遮蔽住我。

    她已经忘却了自己的生死,全力维护我的性命。

    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本无计可施。在没有任何掩体的状况下面对数百条毒蛇的反噬,即便是能在十步之内退入电梯,蛇阵也会紧跟上来,随我们一起涌进轿厢。那样,我们两人仍然没有活路。

    对面那女子哈哈大笑,看来已经抱定了“看一场好戏”的态度。

    “啪啪、啪啪啪啪”,连续六声脆响,冲在最前面的青蛇猛然间炸开,碎裂的身体又殃及了旁边的同类,发生了大范围的连环爆炸,至少有四十条蛇在这次意外爆炸中丧命跌落。

    一股巨大的力量骤然从我背后涌来,将我和楚楚一下子左右分开。

    随即,一个浑身是血的老女人从我和楚楚之间穿过,直接面对躁动不已的蛇阵。

    她是血胆蛊婆,一个早就该断气身亡的人。

    血胆蛊婆向着蛇阵大踏步走过去,青蛇们狂吐着蛇信子,却都不敢第一个冲上来。

    “你,已经到了我们算总账的时候了。”血胆蛊婆指着对面那女子。

    那女子没想到会这样,稍稍发愣,血胆蛊婆已经踏过蛇阵,大步逼近对方。

    我见过血胆蛊婆数次,曾经仔细观察过她的背影,就连她在不同场合的走路姿势,也非常了解。现在,这向前走的老女人肯定不是她,而是一个与血胆蛊婆外表不同、内心亦不相同的人。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现在她身上不再流血,只不过那套血衣还没来得及换下来,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绿光,看上去极为恐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10开奖号码查询  北京赛车pk拾玩法攻略  E乐彩  pk10官方开奖  北京赛车pk拾定位胆玩法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