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200章 荒冢十六碑(2)

第200章 荒冢十六碑(2)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我知道了。”我点点头。

    韩夫人对我越是器重,我对她的底细便越摸不清。因为目前来看,她根本没有需要借重我的地方,自己已经能够随意操控全局,不把所有势力放在眼里。

    “夏先生,夫人身边……需要你这样一个人,一个值得她完全信任的好人。她曾亲口对我说过,江湖太过险恶,太多人只是看着她的权势而来,根本谈不上什么真心不真心。一旦大局有变,那些趋炎附势者将会第一个倒戈反叛。而你就完全不同了,夫人非常信任你,也迫切需要你放下其它事,安安稳稳地留守在她身边,等待时机,托举你在江湖中成功上位。”芳芳说。

    我禁不住苦笑,因为世俗之中,将那样的男人称为“吃软饭的”,是最被别人看不起的。

    “随我到湖那边去。”我向杨树林一指。

    芳芳立刻摇头:“不行,不行,夫人的指示是,带你回平台去。”

    我也摇头:“芳芳,我发现了一些很奇怪的事,刚刚有四个人曾经到过我的船上。他们说了很多对我有启发的话,但我希望能听到更多。我猜,他们一定来自那水库西岸的荒冢里。”

    这当然是我的臆测,没有事实依据。

    “是你的直觉吧夏先生?”芳芳问。

    我点头:“对,是直觉,我的直觉一向都很准。”

    直觉中,那四人的来与去都是有着很强烈的信号,指引着我一路向前。从这里到平台或者是到水库差不多远,若是回平台去,只会波澜不惊地度过一个喝酒听音乐的夜晚,而如果选择去水库,则有可能更进一步地接近秘密核心。

    从船桨里找到的窃听器可知,很多“聪明”人都是跟着韩夫人的步调前进的。他们无需派人派车、费神费力地出来调查,只需要跟紧了韩夫人,在关键时刻恰到好处地跟进,就有可能获得丰厚的报酬。

    今晚,窃听者已经获得了很多有用的资料。如果我不加快脚步,也许就会被他们抢了先。

    芳芳沉吟不语,既不点头,也不选择打电话去报告韩夫人。

    “走,相信我。”我向她伸出手。

    “就算是去,也该乘坐摩托艇才对啊?”芳芳问。

    我摇头:“摩托艇的噪声太大,还没接近,已经惊得鸡飞狗跳了。你过来,我们乘小舟过去,神不知鬼不觉就到了。”

    芳芳还在犹豫,我继续伸手,握住了她的右手。

    “夏先生,我……我这样做,算不算是背叛夫人?”芳芳仍然迟疑。

    我低声笑:“根本不算,我们就算在那边找到什么,也只属于夫人,绝不据为己有。这下你放心了吧?”

    芳芳点点头,握住我的右手,轻轻一跃,上了小舟。

    我们两人在舟上坐好,我左桨连划了五次,小舟调整方向,笔直冲着湖的北岸划去。

    十分钟后,小舟靠上北岸。我先上岸,然后把芳芳拉上来。

    岸边杂草丛生,几乎将一条六米宽的柏油马路都覆盖起来了。

    马路的另一侧,即是水面广阔的水库。从岸上到水边足有三十米长,全都是青石板砌筑的斜坡。在我们的右前方百米开外,有一座三门水闸,切断了水库引洪道通往下游的通路。

    我没有耽搁,拉着芳芳向左面去,沿着公路走向苗圃站。

    芳芳很机敏,只走了几十米就意识到了我的目的。

    “夏先生,从前的所有荒冢都被铲平了,只留下十几块墓碑,都被堆在苗圃站后面的菜园坪坝下面,我带你去。”她说。

    我跟着她走,沿着一条倾斜向下的小径笔直向西,绕过苗圃,到达了一处朝阳的坪坝。坪坝约有三十步见方,上面是整整齐齐的田垄。地里的菜缺乏管理,一半已经被荒草吞没了。

    坪坝的下方果然堆着残破的青石墓碑,总共不到二十块,有长有短,尺寸不一。

    走近之后,我发现所有墓碑没有一块是完整的,即使那些没有从中断开的,也都斑斑驳驳,边角残缺。

    “夏先生,墓碑上的名字我都记得,你想找哪一块?”芳芳问。

    我立刻报出了一个名字:“**秋。”

    那是舟中醉酒者之一,他既然名为“**秋”,当然就是‘游园惊梦’中的‘梦’。找到他的碑,其他人的碑也就不远了。

    芳芳摇头:“没有这样一块碑,所有墓碑的主人中,没有一个姓白的。”

    墓碑刻字的一面是向上的,所以只要粗略地一扫,就看清了上面的主人名字。的确如芳芳所言,没有一位亡人是姓白的。

    芳芳又说:“夏先生,恕我直言,**秋是‘游园惊梦’中的大人物之一,如果他的墓碑在此地出现,韩夫人会第一个知道,而不会任由他的坟冢被埋在苗圃之下。那是对大奇术师的不敬,也是对全天下奇术师的侮辱。”

    我没有答话,在墓碑前来回踱了三趟,细读着上面的名字。

    墓碑共有十六块,姓名各异,却没有一个名字跟“**秋”三个字有关,即使是姓“梦”或者“秋”的也没有。

    十六位亡人中,一位姓“周”,三位姓“纪”,十二位姓“何”,其名字也极为普通,不过是些“大山、望月、源清、海风”之类,根本没有任何规律可循。

    “难道我的直觉不对?”我扪心自问。

    “夏先生,如果你觉得石碑里有秘密,我可以派人把它们运回别墅去,慢慢研究。咱们没必要黑灯瞎火地在这里浪费时间,免得夫人光火。”芳芳说。

    我抬头向苗圃站望去,里面的杨树苗都已经高过屋顶了,密密匝匝的,如同几百支黑色的长矛,竖直刺向天空。

    那水库极大,波浪拍击石岸的声音清晰可闻,一阵紧一阵缓的,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韵味。苗圃站里的树苗也是有声音的,随着夜风摇摆,叶子不断的发出哗哗响声,与水声相互应和着,一个沉潜,一个高扬,谱成了一曲大自然的暗夜天籁之音。

    墓碑自然不必带回别墅去,在这里看不出门道,带回去同样看不出。

    “没有**秋的墓碑……难道他们的灵魂出现在小舟上,却并非来自荒冢?”我再次闭上眼睛扪心自问,在脑海中慢慢过滤着四人说过的每一句话。

    四个人来得怪异,去得突然,几乎没有给我留下太多思考的余地。我只是凭直觉追到了这里,但接下来应该这么做,却毫无头绪。

    白杨树林仿佛是一道天然屏障,把野湖与水库隔开。可以猜到,野湖中的水是从水库中用水泵抽过去的,一定是开发商与水库方的某种默许交易。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水源,黑天鹅才会落户于野湖的芦苇荡中。

    “黑天鹅?”我记起了那群起落于芦苇荡中的鸟儿们。

    黑天鹅是国家保护动物,但它的寓意却是极为复杂。正如玄学家们普遍忌惮的黑猫那样,这类动物的出现,总是预示着非同寻常的事即将发生。

    莫先生一出场就说过,一只黑天鹅葬身于野狸口下,成了野狸们今夜的美餐。

    “去……那里!”各种杂乱无章的念头在我脑海中出没,而直觉犹如大海之中的司南仪,瞬间指向那苗圃站。

    “那里?那里晚上没什么人,只有一个又聋又哑的老头子看门。咱们去了,连个开门的都没有,一到天黑,老头子就睡死了,根本听不见叫门声。”芳芳说。

    “你对这里很熟悉?”我问。

    芳芳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别墅里的黑天鹅经常被野狸猎杀吗?”我又问。

    我的问题东一个西一个,表面看没有任何联系,所以芳芳回答得很辛苦。每回答一个,她都要皱着眉思索几秒钟。

    “不经常,为了保护这些黑天鹅,我曾命令保安们每个月都清理芦苇荡,在野狸们途经的小径上埋伏笼子和捕兽夹,至少杀死了四十只以上。今年以来,已经没有野狸猎杀黑天鹅的事发生了。刚才莫先生那样说,我心里有些不安,感觉自己真的大意失职了。”芳芳回答。

    “黑天鹅被猎杀时,是否就凑巧有不好的事发生?”我问出了真正想知道的问题,并且直盯着芳芳的脸。

    芳芳突然间神色一变,似乎我的问题化身为一根银针,突然刺中了她的痛处。

    我的直觉再次发挥了作用,将数件看似毫无牵连的事联系到了一起。

    黑天鹅失踪、少女与船夫进入光球布阵、我在湖中央出现四人登舟的幻觉……直到现在,我找不到**秋的石碑,但却固执地认为,“游园惊梦”四人的坟墓就应该位于荒冢之内,只不过是藏在一个不为人知之处。

    发现这些事之间的内在联系是一种偶然,但也是一种必然。直觉特别强烈的人,总是容易先他人一步找到突破困境的契机。

    现在,黑天鹅之死正是我几经周折后突然窥见的特定脉络。

    “我不知道——夏先生,我们还是回去吧。夜太黑,我有些冷了。”芳芳说。

    很明显,她是在搪塞我,借以回避我那个问题。

    “你先回去,我再待一会儿,然后从湖岸上走回去。请转告夫人,我会很小心,绝对不会出现意外的。”我说。

    芳芳向四周望了望,有些为难:“夏先生,这种荒郊野外的,你就放心我一个人回去?”

    这当然又是一个借口,因为她绝对不是那种胆小怕黑的人,否则又怎么可能成为韩夫人麾下第一爱将?

    “芳芳。”我向她走近一步。

    如果这种拉近两人距离的动作发生在我提问之前,她一定会欣然接受,并不闪避,而且有可能顺势向我靠近。可是,我问的那个问题让我们两人之间产生了看不见的隔阂,我走近一步,她立刻后退两步,维持原先的距离不变。

    这个下意识的闪躲动作更让我意识到,芳芳心中有鬼,“黑天鹅被猎杀”是她很不愿意去面对的一个问题。

    “呜噢——”荒野之中怪声忽起,正北方向传来类似于孤狼嚎月的动静。

    “有狼在叫。”芳芳的声音十分紧张。

    “是啊,是狼叫。不过我们都知道,没有月亮的晚上,狼是不会叫的。”我回答。

    蓝石大溪地靠近长清区,而长期以来,济南人都知道,长清区那边的山上近几年经常有野狼出没。

    “夏先生,我出来太久了,恐怕夫人见怪,必须回去了。”芳芳说。

    她的眼神闪闪烁烁,像是在逃避着什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e乐彩  北京赛车pk10玩法攻略  葡京彩票  福布斯彩票  E乐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