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224章 降龙之木(2)

第224章 降龙之木(2)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我把镜子捧在掌心里,对着自己的脸。现在,我必须从上面模模糊糊的影子里面看出一些非同寻常的东西才行。

    那的确是一张脸,但眉目五官似乎与我自己不同。我每天都会照镜子,对自己的眼睛、眉毛、鼻子、嘴巴非常熟悉。所以就算镜子里的影像模糊,也得跟我的大概样子差不了多少才行。

    我不得不承认,镜面上的人不是我,而是一个挽着发髻的古代人。此人有两道粗而直的眉毛,向左右额角斜着挑起。他的眼睛很大,鼻梁很高,嘴巴极宽,嘴唇极厚。如果那张脸变得清晰的话,应该是面露凶相、脾气暴躁的一个人。

    再说,只有古代人才会挽发髻,每个朝代的发髻又各个不同,只有史学家和民俗学家才能分得清。我观察到的所有内容,就是那张脸。可以想象,那张脸的主人就在镜子前,所以自己的脸才会映在镜子里。如此一来,变成了我虽然捧着镜子,却看不见自己的脸。

    “镜中古人。”我说。

    沈镜浑身一震:“你看到他了?这一次?他是什么表情?”

    我无法回答,因为那影子实在太模糊了,只能看见轮廓,犹如白纸剪影,根本看不出任何表情。我不忍欺骗沈镜,只好再次低头看着镜子。内心决定面相,所以有相由心生一说。有这种暴躁面相的,脸上很少有笑容,除了怒容就是毫无表情。说来奇怪,当我这样想的时候,那影子渐渐清晰,那张脸上果然是怒容,仿佛内心的愤怒已经即将爆炸。

    “他的表情很愤怒。”我说。

    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判断,那影子是青铜镜里原先就有的,就如同一幅古画一样。

    “他很愤怒,他很愤怒。”沈镜喃喃地自言自语。

    我再仔细看镜面,那影子又变得模糊不清了。如果影子只是镜面上的水印,那么它应该是不能动的。即使是再逼真的三维立体画,也仍然是死的,跟镜子里照出来的世界有着本质的区别。

    突然之间,我的直觉异常敏锐地告诉我,那幅画在动。直觉是超越眼睛和耳朵的直接感受,虽然我眼中只看到一动不动的水印,但直觉上,那张脸却一直有微小的表情变化。

    换句话说,他就像一个睿智的思想者一样,表面矗立不动,正在思索人生,但是理智又告诉我,一幅画是绝对静止的,不会产生任何动作。

    “你再想想,他为什么愤怒?”沈镜问。

    我不禁苦笑,因为这些话实在太荒唐了。沈镜似乎把我当成了无所不知的先知,或者是精通阴阳两个世界的走无常者。可惜,我只能描述直觉感受到的,如果超出这个范围,就变成了臆测胡说。

    “沈先生,我们讨论的问题也许不应该在这里说,因为那些内容太神秘了,需要我们静下心来思考,而不是信口胡说。”我回答他。

    本来,我的麻烦就已经够多了,跟连城璧一起出来喝咖啡,只不过是为了彼此讨论,理清脑子里的混乱信息。沈镜带着这面青铜镜闯进来,是一个天大的意外。

    “你再想想——”

    沈镜刚说了这四个字,我立刻举手阻止他:“对不起,沈先生,我的脑子已经乱了,无法回答你。”

    这既是托辞,也是实情,我真的感觉自己的脑子因为运转过度而出现了缺氧的状况,两侧太阳穴隐隐作痛,心脏的跳动也变得不规律起来。

    我向柜台方向招手,大声叫服务生:“一杯浓咖啡,无糖无奶。”

    这时候,浓咖啡能刺激我的神经,让我的身体充满力量。

    沈镜的手再次伸入口袋,掏出一个小小的锡纸包,只有一根手指那么大的体积。

    “把这些吃下去,你就会好很多。”他说。

    我敢肯定,里面包着的还是雪燕蓑衣。

    “不必了,一杯浓咖啡就能解决问题。”我说。

    他不屑地冷笑:“浓咖啡,如果浓咖啡真的能解决问题,我就不必——”

    就在这时候,服务生端着托盘走过来,把一大杯浓咖啡放在我面前。

    “先生,我们这里……”服务生不安地说着,眼睛向桌上的锡纸包瞄了两眼。

    大城市里的服务生眼睛很毒,看到这种锡纸包,总会联想到毒品。这家咖啡馆,是连城璧的产业,而我又是连城璧的朋友,所以服务生看人脸色行事,选择走过来提醒我,而不是打电话报警。

    按照现行的警察条例,如果市民检举揭发吸毒贩毒行为,就能获得一笔不菲的奖金。

    “谢谢。”我从口袋里拿出两百块钱,卷成一卷,塞给那服务生。不管锡纸包里是什么,这服务生给了我面子,我就应该有所表示。

    “不客气先生,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会临时终止营业。”他说。

    我摇摇头:“不用,我和这位先生都不是玩家,锡纸包里也不是毒品。放心吧,我是连小姐的朋友,不会给她带来麻烦的。”

    那服务生将信将疑,到了柜台后面,跟另外两名女服务生商量了一下,其中一人便走到前门,把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到门外去。

    “你求我?就要有求我的态度。”我沉着脸对沈镜说。

    “你要什么样的态度?”他问。

    “先说说这青铜镜的来龙去脉,再配合我的时间行动。如果你一味地对我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大家就没有在一张桌子上坐下去的必要了。”

    我跟沈镜谈了这么久,连城璧始终没有回来,这让我有些担心。可是,我又不能让沈镜看出来,必须不动声色。

    “我无可奉告。”沈镜说。

    我把青铜镜放回去,把盒子推还给沈镜,然后拿起咖啡杯。

    “知道吗?在北方,没有人敢用这种态度跟我讲话。否则的话,你早被草原上的狼撕成碎片了。夏天石,如果不是燕王有令,让所有人对你客客气气,我都懒得采用这种迂回方式跟你见面。”我的态度成功地激怒了他,他说的燕王两个字,也印证了我之前的判断。

    “那么,谈话可以到此为止了。这里是济南城,相比于北方朔漠来说,这里是中原大城。所以,你的规矩要改一改了,一切从头来。”我淡淡地说。

    沈镜的确很愤怒,但又对我无可奈何。他如果闹起来,警察转眼就会来到,所以他占不了什么便宜。

    “话不投机半句多,再会。”他一把抓起了桌上的锡纸包,整了整腰带。大踏步向外走去。

    我把整杯浓咖啡喝完,精神稍微好了点。定下心来,仔细回忆刚刚看到的镜面奇景。

    如果把那个幻影的对比度提高,就能获得一张清晰的图片。现代化的电脑技术无所不能,可以通过虚拟软件获得一些人眼无法观察到的细节,我认识的一些电脑高手就能做到这一点。

    关键是——那张脸代表了什么意思?

    英雄山古玩市场上的青铜镜都是随意扔在旧毯子上,大部分镜面都被铜锈遮盖住,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锈疙瘩。

    只有擅长淘宝的老手,才会关注这种玩意儿。

    沈镜把青铜镜放在那么名贵的盒子里,应该说明,青铜镜的价值要远远高于降龙之木制成的盒子。那么,这到底是什么镜?镜中到底是什么人?

    刚刚的首次接触,我只弄懂了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京城燕家”已经深度插手济南城的事了。

    燕歌行到济南来,目标并不明确,除了与日本幻戏师门下在百花洲一战,其余时间,并未显示出任何强悍之力来。

    反之,沈镜一出现,就挑起了新的矛盾,而且是在秦王眼皮底下戏弄连城璧。

    这种“一针见血”的出场方式,令我不得不刮目相看。

    沈镜离去后,又过了二十多分钟,连城璧才疲倦地归来。

    她的鞋上、裤脚全都是青草摩擦的痕迹,鞋底更是沾着不少腐殖土。

    “一杯超浓咖啡,加双份黑巧克力。”她坐下,向着柜台方向叫。

    “也给我同样来一份。”我补充。

    连城璧真的累了,等咖啡的几分钟里,伏在桌子上,枕着自己的胳膊,无声地闭上眼睛小憩。

    我没说话,等她开口。

    咖啡来了,连城璧猛地抬头,抱住咖啡杯,大口大口地喝下去。

    我望着她,深深觉得,在今时今日的江湖上,要做她那样的一个女强人,实在是太辛苦了。

    “哦——”咖啡杯见底,她长长地哀叹了一声,再次趴在桌上。

    我很清楚,沈镜为了拖住她,这一次一定布置了一个相当费力的大陷阱。

    “后山发现了赵王会的人……三起三落追逐,尽诛之。”她含糊不清地说,“赵王会的人真是给脸不要脸了,敢来长清区这边捋老虎胡须。看起来,如果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或许以为河北、天津、山东一带已经变成赵王会的后花园了。”

    作为旁观者,我不想贬低她,但这一次,沈镜的智计明显在她之上。

    “回来就好,安全就好。”我回应。

    “刚刚我进门……有人向我汇报,你有朋友到访?”她半抬头,下巴枕在手臂上,斜睨着我。

    我摇头:“不是朋友,是陌生人。”

    连城璧一怔:“陌生人?陌生人能跟你谈那么久?”

    我直接报了沈镜的名字:“北方来的,沈镜。”

    连城璧立刻坐直了身子,紧盯着我。

    四目相对之时,我们之间省略了很多没有任何意义的对话,因为沈镜的背景大家都很清楚,那样一个北方大人物进入济南城,很可能搅动一池春水。

    “他拿了一个古青铜镜给我看,镜中有一个人面幻影。我猜他的意思是,想让我看清那镜中是谁。可惜,镜子品相虽好,那幻影却模糊,我未能满足他的要求。他说,后山上的敌人也是故意布置的,用意在于引诱你远离咖啡馆。现在,他已经离去,大概是觉得我帮不上忙。”

    我一口气把所有实情和盘托出,免得连城璧再浪费时间一点一点提问。

    “你说的青铜镜是不是装在一个很奇特的木盒里?”连城璧问。

    “对,降龙之木制成的盒子。”我回答。

    连城璧点头:“对,对,正是降龙之木盒子。我以为你会忽略那个盒子,才没有直接点出它的材质。”

    我又补充了一点:“连小姐,我之前以为沈镜假扮服务生给咱们的咖啡杯里下了毒,咖啡才出现了异味。很惭愧,我猜错了。沈镜放进咖啡里的不是毒药,而是一种名为‘雪燕蓑衣’的珍贵药材。咖啡我已经喝下去,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说到这里,我等于已经把沈镜出现后的主要事件叙述明白,供连城璧做出判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e乐彩  北京赛车pk10遗漏  趣彩彩票  北京赛车pk10改单  北京赛车pk10改单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