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233章 传国玉玺(2)

第233章 传国玉玺(2)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连城璧失望地走回来,脸色甚是难看。

    “不要急,会有结果的。”我温和地劝她。

    “我只是……我真的太急躁了,明知道那只是幻影。夏先生,我有个要求,也许甚是唐突,但这些话憋在心里,不吐不快,可否给我一分钟,让我直抒胸臆?”她问。

    不必她说,单看她的眼神,我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我轻轻摇头:“连小姐,交浅言深,有些话,等你真正认识我了再说,那样双方都会显得比较有诚意。”

    她要开口,肯定是请我加盟,辅佐她掌控秦王会。

    很明显,在秦王会内忧外患的颓败状态下,我要挑起大梁,日后就会跟连城璧有扯不清的关系,不但有权势地位上的,也有男女感情上的。

    这是另一场乱局,没观察清楚之前,我也不想入局。

    或者说,即使观察清楚了,我也很可能拒绝入局,因为我已经有了唐晚。

    “传国玉玺对我们非常重要。”连城璧说。

    我点点头,对她的心情表示理解。

    从秦朝到清朝,封建社会的朝代更替纷乱不休,那时的诸侯藩王、黎民百姓最看重的就是传国玉玺。至少现在我知道,秦王会对于传国玉玺看得非常重。秦王会如此,赵王会也是同样。

    “我们回去吧。”我说。

    这一趟下来劳而无功,虽然见到了言佛海,却没能从他嘴里套出任何事实。他不是疯子,而是智慧高出常人的绝顶高手。可是,连城璧不想走,因为她感觉似乎看到了传国玉玺的影子。或者说,她太急于求成了,心理压力太大,经不起任何失望和失败。

    “回去吧,传国玉玺不可能在这里。就算你等下去,言佛海也不可能乖乖就范。我们先回去,一切从长计议。”我说。

    连城璧眼中的泪光渐渐荡漾开来,最后忍不住,两行眼泪扑簌簌落下。

    “回去,我帮你想办法。”我只能这样劝她。

    连城璧终于点头,跟在我后面向外走。现在我知道,我是诱饵。言佛海利用我引诱鬼菩萨、莫先生上当。反过来,鬼菩萨和莫先生又利用我,引诱言佛海上当。一切争夺焦点,都在别墅内的野湖里。

    我清楚记得野湖里出现的那张恐怖大嘴,如果鬼菩萨拥有一样宝贝,他一定会藏在最安全的地方,也就是吞噬之术保卫的核心。

    走出地窖,外面已经有一队人马在等候。

    连城璧问:“要不要先审一下文牡丹?”

    我摇摇头:“不必打草惊蛇,现在还不是时候。”

    连城璧焦躁起来:“夏先生,我提任何建议,你都说不行,但又提不出新的东西。如果我们合作,大家都应该开诚布公不是吗?你把所有秘密都藏在心里,让我怎么跟手下人说?这一次,你必须告诉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那队人马荷枪实弹,精神抖擞,应该有着不错的战斗力。不过,还不是最后大决战的时候,我希望连城璧还能养精蓄锐,戒骄戒躁,为最后的大决战做好准备。

    “让他们好好保护你,我去找文牡丹谈一谈。”我说。

    连城璧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点点头:“好吧。”

    我们走向大棚外面,所有人自动跟在身后。外面阳光刺眼,我和连城壁同时手搭凉棚,遮住了眼睛。

    “安全是第一位的。”我说,“敌人中肯定有很好的狙击手,让保镖们多长个心眼,好好保护你。”

    “我现在在秦王会的地位不够高,基本不属于敌人的刺杀目标。原先的时候,言佛海经常遭到刺杀袭击,但都有惊无险。”连城璧说。

    “刺杀者都是来自鬼菩萨指使吧?”我问。

    她摇摇头:“这些事情,言佛海会直接向我父亲禀报。作为他的女儿,我只负责份内的事,绝不干涉外臣的事务。”

    “去找到秦公子。”我吩咐她。

    我在幻想中看到的只是秦公子的魂魄,如果他还活着,我就能找出他的具体位置。

    “可是他已经很久没露面了,我们根本无从找起。”连城璧回答。

    “问你的手下,把沿佛海活动的地点全都罗列出来,仔细搜查,就一定能发现秦公子的踪迹。你必须找到他,否则的话,很可能他在短时间内就会遭到魇婴之术的紧箍。”我不敢把话说得太清楚,以免连城璧担心。

    可以预见的是,秦公子已经陷入拘魂之术的威胁当中。我不救他,他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连城璧立刻吩咐下去:“把追随言先生和秦公子的人全都调回来,挨个做笔录。我必须知道他们在七十二小时内每一步的行踪。”

    离开大棚之后,我告别连城璧,走向山顶。本来,连城璧想开车送我,但被我拒绝了。我想静一静,独立思考问题,把各种关键诀窍想清楚。

    通向山顶的柏油马路两侧是严密的树林和夹道排列的花丛,植被茂盛,郁郁葱葱。

    之前连城璧曾告诉我,赵王会派来堵截她的那群刀片党,都已经被就地正法,连尸体都处理得干干净净。所以,从农庄到山顶咖啡馆的路已经非常安全。

    我一个人信步走着,随手摘了几朵野花,在指尖上揉捏着。江湖人热衷于权势,就像蝴蝶喜欢野花,小鱼追逐鱼虫。这是人类的天性,谁也不敢否认。即使是连城璧,也有可能在心里打算想要攫取更大的权力。

    我和他们稍有不同,因为我很清楚自己的未来,绝不做任何有辱夏氏一族的事。如果给我那把刀,再结合神州九刀刀谱,就一定会在江湖上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

    山林美景让人陶醉,也许每一个走到这里来的人,都应该忘记江湖上的事,偷得浮生半日闲,无牵无挂,做一回真正的自己。

    平心而论,曲水亭街老宅的宁静已经被江湖争斗所打破,动荡不止,波澜四起。

    老邻居们不是江湖人,对此一无所知,但我却隐约觉得,现在该是我离开老宅的时候了。

    人挪活,树挪死。只有离开,才能跳出过去,成就未来崭新的自我。

    我站住,把指尖的残花弹开,对于自己的决定有些吃惊。

    从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在济南只有一个家,就是老宅。即使有了钱,在济南城另外的地方购买了新房子,也不会放弃老宅。那时,我觉得自己是一棵树,树根就扎在老宅的院子里,不可能任意挪动。

    “我不是树,我是夏天石。”我对着道旁一棵足有两人合抱那么粗的梧桐树喃喃低语。

    这句话一说出来,我整个人都仿佛瞬间蜕变了一样。

    的确如此,一个人必须将自己当作“一个人”来对待,才会四海为家,豪迈不羁。人是活的,人的生活也应该是活的,而不是死水一潭。

    相反,如果一个人总是把自己当作树,那从思想上先把自己困住了,再加上人言可畏、社会艰难,到了最后越发举步维艰。

    思想转变,人才会转变,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我想通了这一点,身心一片轻松,脚下也变得无比轻快起来。

    绕过一处急转弯路段,咖啡馆已经出现在视野里。

    连城璧说文牡丹就在那里,身边没带其他手下。

    我加快脚步,迅速接近咖啡馆。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咖啡馆外面冷冷清清,连一辆车都没有。由玻璃窗向里望,大堂里一桌客人都没有,所有的座位都空着。服务台那边也没有人。

    “这可怪了,人都去了哪里?”我诧异地自语。

    咖啡馆的生意虽然不算好,但这个时段,至少要有三分之一客人才说得过去。

    我推开咖啡馆的侧门走进去,一直到了服务台。现在我看清楚了,虽然座位上没有客人,但很多餐桌上仍然放着咖啡杯,杯子里的咖啡仍然冒着热气。

    服务台上没有人,但收款机的屏幕亮着,可见收款员刚刚离去不久。其它桌上的咖啡也表明,最多几分钟前,这里还是有很多客人的,但最后不知发生了什么,客人和服务员一起离开了。

    “神秘失踪事件。”我摇头苦笑。

    事情真是蹊跷,一件连着一件。我走向后厨,推门进去。这里的情况也很糟糕,各种食物、汤汁、酒水摆得满桌都是,一片混乱,毫无章法,唯独不见人影。

    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这种神秘失踪事件,但我却没想到,有一天会活生生地发生在我眼前。

    我提气大叫:“文先生,文先生,你在这里吗?”

    没有任何人回答我,四周只剩死一样的沉寂。

    这一幕真的是荒诞至极,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发生了群体失踪事件,而这恰恰是在秦王会的地盘上发生的。如果没有对文牡丹的怀疑,我也许此刻最想见到的是他,我们两人可以互为臂助,调查这件怪事的真相。可是,文牡丹此刻却是我最大的怀疑对象。

    “咳咳……”一阵低低的咳嗽声响过,文牡丹从厨房最尾端的垃圾门走进来。

    那扇门通向几十米外的垃圾箱,除了厨师助理,极少有人从那扇门进出。

    明湖居一别,我还从未认真打量过他。

    此刻,他穿着很旧的夹克衫,下面是同色的工装裤和球鞋。这副打扮,像极了搬运垃圾的清洁工,而不是大名鼎鼎的晋中杀手文牡丹。

    他的脸也呈现出一种可怖的灰白色,仿佛长期营养不良又饱受失眠困扰的病人。

    我冷眼盯着他,没有主动开口。

    “是你啊?你自己?”他问。

    “你去哪里了?其他人呢?”我反问。

    “我不知道,可能……客人都走了,店员也下班了……”他模棱两可地回答。

    我发现,他站立的姿势很奇怪。双脚呈外八字姿势立在地面上,双腿微屈,像一个椭圆的“o”型。这种罗圈腿的站姿,通常只在日本中年男人身上才看得到,而中国男人绝对不会如此。

    “你呢?刚刚去哪里了?”我又问。

    “我去四周看看,连小姐吩咐我,如果有敌人侵扰,绝不姑息养奸。”他回答。

    很明显,他跟以前那个文牡丹是有区别的。

    从前,文牡丹器宇轩昂,刚正不阿,对日本人深恶痛绝,势不两立。

    现在,他已经失去了那种气势,反而增添了只有日本男人才有的种种猥琐之态。

    “情况怎么样?”我接着问。

    “挺好,外面挺安静。小溪里的鱼也很肥美,没有任何污染。所以我抓了两条回来,可以炖鱼汤喝。”他把一直倒背在后面的右手伸出来,掌心里竟然掐着两条一尺长的白鳞鱼。

    按照中国人的习惯,赤手抓鱼极为难受,一到厨房里,一定会先把鱼放在盆里,不会一直掐在手中。除非他是渔民,已经习惯了赤手空拳跟鱼打交道。

    文牡丹来自晋中,跟鱼直接打交道的机会不是很多。如果他是正常人,肯定不会这么做。

    我后退一步,靠近刀架,目光一扫,就瞄上了一把斩骨刀。

    在神州九刀中,九路刀法全都讲究厚重、端正、宏伟、大气。所以在我看来,一把分量沉重的大刀,尤其能诠释出这样的刀意来。

    山野之中,如果不能独力杀敌,势必为敌所杀。这一次,我生死存亡的时候到了。

    “好鱼。”我淡淡地说。

    “每个人都是一条鱼,如果想变成别的,就得有特殊的本事。”他把鱼放在一边的砧板上,右手一抹,把砧板侧面的刮鳞刀握住。

    “你到底是谁?”我立刻提气喝问。

    他没有继续伪装下去,而是尖声笑起来:“我是谁?我是谁?呵呵呵呵,就算我说出来,你也没听说过。东海有鱼,鱼有千万,谁能一条一条叫出它们的名字呢?不要问我是谁,我只是一条鱼,从皇宫里游出来的一条鱼……”

    “皇宫”二字,殊为难懂,令我不觉一怔。

    飕飕飕飕,那把半尺长的刮鳞刀在他指尖上飞旋起来,寒光闪闪,化为一个杀机凛然的刀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东方彩票  北京赛车pk拾冠亚军玩法  北京赛车pk10网站  大发彩票  鼎盛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