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250章 西洋壁画中的警告(1)

第250章 西洋壁画中的警告(1)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吕凤仙向秦王汇报时,我曾听连城璧提到过轮椅的事,当时没太在意。现在,我联想起来,知道那时候他们谈论的正是唐晚。

    我牵挂唐晚,但有些人比我更关注她,譬如连城璧。

    “对,我心里的确牵挂着一个人,她叫唐晚,目前就在镜室之内。”我坦然承认。

    “我会帮你找到她——”连城璧嘴角浮出意味深长的笑,“帮你找到她的真相。”

    毫无疑问,如果我是一桩“生意”,那么连城璧和唐晚就是竞争者。前者必须借助于某些手段,才能推翻后者,成为我唯一的合作方。

    这时候,无论连城璧说什么,都是基于推翻唐晚的心态,所以她的话都对唐晚不利。

    “我们可以稍后再谈这样的话题,今晚,重点只有一个——”我向教堂那边指了指。

    连城璧一笑:“是啊,凡事抓住重点,才是聪明人该做的。不过我们必须承认,这个世界的人际关系太复杂,人与人之间的心隔着最深的沟壑,不那么容易看透。”

    我知道她话里有话,如果追问,就正中她的下怀。所以,我不问,也不充满兴趣地打探。

    现在,我只需要“静心”。心静了,就能细致入微地考虑问题,把该做的事情一步步做好、做实。

    我很清楚,我不是秦王会的党羽和下走。当秦王会在济南城得手撤走或者铩羽离去时,我不可能跟着一起走,还会留在济南,做我的夏天石,而不是另外的什么人。

    那么,即便跟着连城璧一起进入地底旧运兵道,我们的利益也不可能捆绑在一起,成为一个人。

    “中立、中正、正直、无私”——这就是我必须保持的态度。唯有如此,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咖啡喝完,蛋糕吃完,连城璧的朋友就到了。

    这位“黑客”朋友的穿着十分规整,白衬衫扎在西裤腰带里,所有纽扣整齐地系着,腕上还戴着一块棕色牛皮带的天梭手表。

    “两位好。”他摘下肩膀斜挎着的背包,拘谨地向我们打招呼。

    他的样子,不像是超级黑客,倒像是小学教师。尤其是脚上那双无名球鞋,更暴露了他的穿衣品味。

    “请坐,阿达。”连城璧让座。

    “谢谢。”黑客朋友自己搬了张椅子,打横坐下。

    “这位是夏天石,这是阿达。”连城璧给我们做介绍。

    “您好。”阿达向我伸手,但他的眼睛却暴露了内心的惊惧,像是一只警惕的丛林野兽,把一切人都看成猎手。

    跟阿达握手的时候,我注意到,他是一个天生的双手六指,比普通人整整多出两根小指来。

    “喝什么?”连城璧问。

    阿达摇摇头,从挎包里取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默默地喝了一口。

    “资料?”连城璧又问。

    两人间的问答如同挤牙膏,挤一点出一点,甚是有趣。

    “哦……哦,请……请这位夏先生回避一下可以吗?我不习惯第三者在场的时候谈事情。连小姐,我们也早有约定的。”阿达说。

    他不正眼看我,但眼角余光却一直注意着我。

    “阿达,夏先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信任他,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秘密,希望你也能信任他。”连城璧说。

    阿达摇头:“不,不可以的,我们早先有约定连小姐……”

    连城璧微笑:“阿达,如果你不相信夏先生,至少可以相信我吧?我用人格担保,夏先生不是坏人,更不可能危害到你和岳不群的安全。看,他是个好人,你们将来也会成为朋友的。”

    阿达固执地摇头,然后迅速站起来,把自己的挎包紧抱在怀里,用这种姿态拒绝连城璧的解释。

    我自觉地站起来,向他们两人点头:“我下去走走,不会太远,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天石,你不要走,稍等,我打个电话,向我的朋友解释一下——”连城璧急了。

    我摇摇头,不等连城璧打电话,就已经下楼。

    黑客注重隐私,这也无可厚非。我是外人,本来就不该接触秦王会的上层机密。

    我走向山大老校前的广场,找了个隐蔽在树丛后的石凳坐下,面向着南面那酒楼的大堂入口处。

    那三人已经进去超过两小时,我猜酒局应该就快结束了。

    就我个人生活习惯而言,凡有大事之前,绝对不会喝酒,因为酒精会让人失去判断力,变得浑浑噩噩。

    进旧运兵道是件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危险事,三人这时候喝酒,只能起到“酒壮怂人胆”的作用了。

    向西,我能看到连城璧、阿达谈事情的那扇落地窗,两人的上半身清晰可见。

    “就在这里等着吧。”我长叹了一声。

    我来过这个广场很多次,当然也去过山大老校的校园。老校的建筑物太陈旧,一走进去就像跨入了拍年代戏的布景一条街,目光所及之处,一砖一瓦、一花一树全都是几十年以上的历史,件件在在都带着历史的古风。

    “甬道尽头是在——”我凭着记忆,找到了那个地方,大约是在校园最后面集击剑馆、健身房、自习室、库房于一身的综合楼。

    那栋楼处于几乎废弃的状态,平时鲜有人出入,更没有专职的管理人员,总会在寒假、暑假时承包给社会上的人办学习培训班使用。正因如此,地底放炮炸石,上面才不会引发混乱。由此可见,吕凤仙的地道突破口选址非常准确。

    洪家楼的夜景真的很繁华,除了灯红酒绿的酒店、饭馆之外,近处还有各大服装卖场、银座商城、苏宁电器、国美电器等等,总之只要是泉城路、经四路那边有的,这里都原版复制一份。

    高中勤工俭学的日子历历在目,我为自己曾经的青葱岁月感到脸红。

    那时候,我不知珍惜时间,而是陷入了跟同龄人一起随波逐流的日子,每天浑浑噩噩,不知进取,大把时间白白浪费掉。

    “那不是我要的人生!”我望着过去摆过地摊的夜市,苦笑一声,向那时候的我告别。

    山大门口那边,青年男女进进出出,花枝招展,说说笑笑,就像从前的我那样,肆意挥霍着青春。

    这些人永远都不知道社会发展的中心枢纽是怎样运转的,他们像浮在河流上的树叶,不知从何而来,不知向何而终。

    “先生,打扰一下?”有个浑身散发着香水味的年轻女孩子停在我面前。

    我回过神来,转头看着她。

    “先生是一个人?我可以在这里坐一下吗?”她说。

    她穿着宽松的白衬衫,胸开得很低,下面的短裙也提到了膝盖以上,浑身除了香水味,就只剩下肉色。

    我摇摇头:“抱歉,我在等人。”

    她就势坐下,笑着回应:“我只坐一会儿,等您朋友来了,我马上就走。”

    我知道她的来意,但我不想大声呵斥对方,以免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先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芳芳,今年十九岁,是学生,在大学里主修的是社科历史——”她说。

    我听到“芳芳”二字,如雷轰顶,立刻转头盯着她。

    她当然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芳芳,因为芳芳已经在长清那边遭人击杀。凶手虽然伪造假象嫁祸秦王,但我相信绝对不是秦王下的手。

    “先生,您想说什么?”女孩子俗艳地笑着,红嘴唇被街灯斜照,泛着可憎的、赖乎乎的红光。

    我摇摇头,没有开口,沉默地掩饰自己的失态。

    对于芳芳,我心里始终怀有歉意。如果我能认真地劝她远离战场,也许就能活下去。怪只怪我说的话不够坚决,而且没有及时给她提出警告。

    “先生,我会唱歌,也会跳舞,还能喝一点白酒,如果您有兴趣,我可以整晚上陪您。”女孩子说。

    我对这女孩子当然不感兴趣,只想她快点离开,别打搅我的静思。

    “张老师、孙老师,你们放心,我肯定……我肯定把分内工作干好,就今天晚上,咱们就、就下……下地道去,找宝贝……找宝贝……”那是姓万的工头的声音,就在南面十几步之外。

    原来,在我沉思之时,他们已经酒足饭饱,过了马路,到广场上来。

    我立刻向女孩子身边一靠,双手搂着她的肩,把脸埋在她的披肩假发里。

    三个人都见过我,尤其这姓万的,更是知道我的底细。被他们看到的话,心里肯定起疑,行动就有可能无限推迟了。

    这女孩子虽然讨厌,可此刻却是最好的挡箭牌。

    “万兄弟,你放心,我孙华子从来都是亏自己也不亏朋友,任何好处咱们都三一三十一,谁也不多拿多占,就是三个人平均分。要成富翁,一起成富翁;要成穷光蛋,就一起成穷光蛋,哈哈哈哈……”孙华子的声音也飘过来。

    我听到了张运随声附和的干笑声,听起来只有他没有醉意。

    “张老师、孙老师,我先去地道里看看,要是地道打通了,我先……安排工人回去休息,再给你们打电话,行不行?”姓万的说。

    张运果然够清醒,他说:“地道里不一定有通讯信号,就算有,也断断续续的,听不清说什么。这样,万兄弟,我们在这里等着,如果没有任何消息过来,我们就准时凌晨一点进地道,咱们在那里会齐。如果发生变故,你就出来打电话通知我们,怎么样?”

    地道里的通讯信号几乎没有,我第一次下去后就注意到这个问题了。

    “好好,行,没问题,就凌晨一点……下半夜一点,咱们去拿宝贝、拿宝贝……”姓万的说着,踉踉跄跄前行,从我们前面五步外沿着人行道走过去。

    看来,他喝得可真不少,风一吹,酒气扑面而来。

    女孩子会错了意,以为我已经上钩,遂反手抱着我的腰,嘴里嘤嘤唔唔地**起来。

    “啊——酒足饭饱,真是够爽!老张,现在你相信老万的话了吧?他绝对是个实在人,高山上滚石头——实打实。总之这一次啊,我有你们两个好朋友,就等于是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必定成事,必定成事!”孙华子说。

    张运一字一句地回应:“华子,我出来之前,把所有事都交代给你嫂子了。我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她就报警,到时候大家面子上可就都不好看了,你明白吧?”

    我听出了这句话里的威胁意义,等于是说,张运给自己贴了一张护身符,迫使孙华子不敢背后下黑手。

    此人不愧是老江湖,明里暗里、软的硬的全都给自己买了双保险,确保进退自如,免遭灭口。

    孙华子干笑了两声:“老张,好,干得漂亮。不过,我得再告诉你一次,咱们合伙捞钱,最重要的是彼此信任,要是你防着我、我防着你,还有什么意思?坐坐坐,慢慢等吧。”

    我没回头,但根据声音判断,他们在我背后十步左右的大花坛上坐下,面朝着北面的教堂。

    “先生,我知道山大后面有个钟点酒店,很干净,价格又合理……”女孩子低声说着,没有丝毫忸怩,看样子干这一行是熟门熟路。

    我从口袋里抽出一百块钱给她,贴着她的耳朵说:“别动,就在这里坐着,别动,别说话。”

    俗话说,酒后吐真言。

    我相信,三人的第一轮谈判过后,张运和孙华子一定有话要聊。

    “嗯,嗯,听你的。”女孩子腻声答应着,把纸币卷起来,塞进长筒袜里。

    “华子,我心里还是不踏实。嗯,我得打个电话找人问问。”张运说。

    “问什么?找谁?”孙华子警惕地问。

    他刚刚的醉态都是装出来的,姓万的一走,他的声音立刻清醒了很多。

    “有个以前在教堂里干过装修杂活的人,最近向我兜售过一些民国时候的西洋小物件。我猜,这些东西肯定是他从什么地方顺手摸来的,其中几件,应该跟教堂有关系。华子,你等等,我先给他打个电话,看看他能不能赶过来。”张运说。

    孙华子有点担心:“老张,这件事机密,要是泄了底,断了大家的财路,那别怪兄弟翻脸啊?”

    张运冷笑一声:“华子,你哥哥我是什么人啊?济南这些大大小小的圈子打了多少滚出来的——我要是这么点事不懂,也真就是白活了。你要是觉得不放心,那我退出算了。”

    孙华子赶紧赔笑:“哈哈,哥,哥,你是我哥行了吧?兄弟嘴欠,说得这叫什么屁话呢!该打该打,该打……哥,你赶紧打电话,赶紧打……”

    我意识到,这三人的合作基础实在薄弱,各自猜忌,彼此怀疑,有个风吹草动就要掰交情。这种情况下,一旦见到真金白银,可能当场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不火拼到死,不算一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迅雷彩票  众彩彩票  金巴黎彩票  北京赛车pk10投注技巧  E乐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