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265章 温侯银戟吕凤仙(1)

第265章 温侯银戟吕凤仙(1)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中国人对于麻将的热爱是无底线的,历朝历代,都有各种版本的《麻将经》问世。在诸多理论中,“手风”是一项谁都避不开的谜题。

    普通人无法解释“手风”的神秘性,就像无法解释人生的“运气”一样。

    在奇术师这里,却是可以用“奇门遁甲之术、直觉、第六感”来解释。每一轮摸牌,摆在面前的都是十四种选择,打哪一张留哪一张,都会直接影响接下来的牌局。如果强行计算的话,一局结束,每张牌引发的可能性都是一个天文数字,比起围棋的落子路数来,只多不少。

    所以,人不可能在十几秒内用脑力去穷尽所有变化。时间上靠不起,思维精力上更靠不起。此时,只能凭直觉去做,没有更好的办法。

    我窥见岳不群的生死罩门就在于“快慢”二字。

    他太淡定,总是等待敌人的杀招全部用尽后,才绝地反击,一举击溃对方。

    往好里说,他这叫后发制人,谋定而后动;往怀里说,他这样做,先机全失,总是在被动中应敌,一旦底线被敌人摧毁,那么就变成了一把漏勺,处处防守,处处遭人击穿,最终溃不成军。

    “夏先生,你好像胸有成竹?”岳不群问。

    我摇摇头,淡然回应:“你看错了,我对打麻将很生涩,平时虽然会打,但摸牌极少。”

    岳不群一笑:“何必客气?深谷芝兰,不以无人而不芳。打得多不多是一回事,打得好不好是另一回事。

    我们开始摸牌,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盲摸盲打。

    摸到第四轮,我已经听牌,听的是西风、东风对倒。

    按照老手的思路,听牌这么早,应该是择机拆掉一对西风或东风,由“两听”变成“三听”,然后以时间换空间,做“腾笼换鸟”之局,巧妙调整。可是,我没有这样做,而是立即报听,随即将整副牌推倒亮开。

    “东、西风对倒,真是好极了。”岳不群微笑。

    牌桌上,已经有一个西、一个东,也就是说,我可能糊的牌只有两张,也是本局仅有的两次机会,如同大海捞针一样。

    “既然你已经明牌明听,那我也索性亮开牌,大家打明牌吧。”他微笑着推倒手里的牌。

    不出我所料,他想做的牌是“红孔雀”,在济南又被成为“条条大路通罗马,万里江山一片红”。

    那种牌型,手里全都是带红点的条字牌,再加上红中作将或者干脆有三张红中,基本等于是条子加红中的“四刻牌”。现在,他手中没有红中,属于“一上一听”的性质,只要抓到一张红中,随即听牌。

    牌面上,所有红中都没出现,那么他抓到第一张红中后,接下来至少有三次机会糊牌。糊牌几率比我略大,但这副牌的大小却比我的牌高太多了。

    “佩服。”我说。

    他的目标太远大,即使是麻将桌上,也不屑于“鸡糊”,而是每一副牌都妄图糊到无限大。

    “理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他说。

    我并不羡慕大牌,就像我在生活中从不羡慕有权、有钱、有势的人那样。在生死存亡之际,我首选活下去,而不是“死得光荣”。

    接下来一轮,岳不群果然抓到了一张红中,立刻报听。

    我缓缓摸牌,拇指肚在牌面上轻轻一滑,已经辨认出那是一张东风。

    “岳先生,你是好牌,我是好命。你说,咱们谁会赢?”我问。

    岳不群笑了:“好牌不敌好命,但命好不好,却不是自己说了算的,你得证明给大家看。”

    我把那张牌翻过来,放在自己的牌面最尾端,淡淡地说:“我糊了。”

    岳不群看着我面前的牌,愣了愣,蓦地哈哈大笑。

    我知道他笑我是“鸡糊”,但这种场合下,好用比好看重要。关键是,我糊了,已经抢在他的“红孔雀”之前终结了这一局。

    “你赢了。”岳不群说。

    我松了口气,因为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的结果。

    “既然你赢了,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等一下要来的大人物你们都认识,姓吕。”他说。

    此言一出,不约而同的,我跟连城璧都陷入了沉默。

    我没想到,吕凤仙会在这个时候出场,并且是在雷矛星、苗素贞倒下之后。

    “怎么,看你们的样子好像不太欢迎?”他问。

    我的确是赢了这一局,但最终结果,却向另外一个更复杂的反向演变,这让我刚刚放松的心又紧缩起来。

    “当然欢迎。”连城璧开口,“吕丞相是秦王会的肱骨之臣,是我的老师,是天石的前辈,他能出现在这里,我们就好像吃了一粒定心丸。”

    岳不群盯着连城璧,像是在捉摸这些话的真实含义。

    “这一局,我不该赢的。”我苦笑着说。

    “为何?”连城璧问。

    “赢,也是岳先生设下的陷阱。”我到此刻才看明白,对已经到手的胜利感觉异常烫手。

    隔着一张麻将桌,只有一米距离,但我却有隔着几千重山、几万道河的遥望之感,因为我看不清岳不群,甚至追不上他的思路,只能疲于奔命,见招拆招。

    这种感觉,徒劳而困倦。

    “何出此言,夏先生?”岳不群又笑了。

    那种貌似温和、实则充满狡狯的笑,让我想起了马戏团里的驯兽师。驯兽师的表情总是善于变化的,面对观众时,有时笑,有时滑稽,有时故作震愕,有时垂头丧气,每一个表情都调度着观众们的情绪。

    反过来,当他面对长鞭下的猛兽时,却是严厉、冷峻、无情的,理智得像一台上紧了发条的座钟。猛兽的每一个动作,都必须配合他的表演,否则转眼间就会遭到劈头盖脸的鞭笞。

    一场表演,参与者甚众,但真正的指挥家却只有一个,那就是驯兽师。

    我不是野兽,但在岳不群面前,却感受到了野兽的无奈。

    “岳先生,刚刚你提到秘魔与天宗时,匆匆一句话带过,我听得甚是不过瘾。不如趁此机会,你再多讲几句?”连城璧说。

    “好极,好极。”岳不群点头。

    我意识到,连城璧正在岔开话题,试图打乱岳不群行事的步调。可惜的是,秘魔与天宗也是岳不群故意提到的另一个命题,纠缠于此,仍然在岳不群的控制范围之内。

    “上世纪九十年代,秘魔式微,天宗也渐渐隐退。它们双方互为敌手,一方退却,另一方也失去了展示的舞台。不过,秘魔不会真正退出江湖,暂时的后退,不过是为了将来大踏步前进。反观天宗,因为领袖无能之故,对现实世界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命令天宗弟子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尤其可怕的是,在随后的几年里,天宗竟然出现了‘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内讧局面,其中坚力量死的死、逃的逃,很多人为了避祸,远走美利坚和欧罗巴。于是,可想而知,天宗至此已经名存实亡……”

    我迅速回顾从一九九零年至二零零零年这十年的江湖光景,的确发生过很多大人物相互攻击的爆炸性新闻,其波及面之光,连台、港、澳地区的洪兴、东星、水房、大圈、幺四、青竹、龙堂等受到了牵连。

    “秘魔转向国外?东南亚?南亚?西亚?”我问。

    岳不群用右手食指轻叩桌面,微微点头,作为对我的回答。

    那十年,美国扮演了“太平洋警察”的“高大上”角色,频频出击,三角洲部队、游骑兵、海豹突击队的身影全球可见,创造了属于美国军队的轰轰烈烈十年。

    我能猜到,秘魔不可能成为美国人的打手,而狂妄自大的美利坚合众国也不需要打手,自己麾下的打手已经多到用不过来了。唯一的可能,就是秘魔与美国各自站到了对立面上,所以才出现了双子大厦“九?一一”惨剧和接连两次海湾战争。

    海湾战争中,敌人之所以敢明目张胆对抗盟军正义之师,除了沙漠人固有的凶悍个性之外,必定有另外一股巨大的黑暗力量在背后强力支撑。

    天下之大,若论黑暗之力,还有谁能强得过“秘魔”?

    若是没有美国的雷霆怒击,恐怕“秘魔”的妖风已经席卷全世界了。

    “秘魔永远存在,江湖上的小势力要么被同化,要么就被扫荡一空。现在,大家都面临站队的问题,二位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岳不群说。

    “你站哪边?”连城璧犀利地问。

    岳不群轻轻低头,望着已经残废的双腿,淡然微笑:“连小姐,你看,我是残疾人,连国家的兵役法都明确说了,残疾人可以免于服兵役。所以,我也可以免于秘魔、天宗之战。你说呢?”

    他与普通残疾人不同,既不刻意掩饰自己的腿疾,也不故意夸大生命之悲哀。腿疾已经成了他的挡箭牌,有箭射过来,随即举起遮挡,令敌人无计可施。

    连城璧词穷,只能点头:“没错。”

    谈及站队,这是人人都无法回避的问题。之前我处于长江部队、韩夫人、秦王会、赵王会以及日本幻戏师这数方势力之间,谨慎地选择自己的位置,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直到现在,也没有彻底安定下来。

    “无立锥之地,如何站队?”我问。

    岳不群再次抚摸着桌上的麻将牌:“夏先生,不必过谦,你若想站队,八方欢迎。”

    “岳先生有好建议?”我又问。

    岳不群没有回答,轻轻后仰,全身都陷在轮椅中,无声地凝望着我。

    我也看他,尤其是盯着他白而无须的人中。

    “大恶”——我看到了征兆,但结局却始终未至。

    苗素贞死,她的细虫之阵也飘零落地,成为死虫。

    室内,空气中仍残余着雷矛星留下的血腥气,那张他曾坐过的染血的椅子,也斜斜地倒在一边,无人在意。

    其实,我并不知道今日自己能不能跟连城璧活着走出樱花别墅,一切皆在未知之中。

    在我眼中,岳不群如同深藏在八卦阵中的巨型蜘蛛,未出茅庐,已经洞悉天下三分。

    “夏兄弟——”岳不群改变了称呼。

    称呼一变,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有了微妙的变化。

    “怎么说?”我向前探身,直盯着他。

    “我知道一些事,也有一些短浅的人脉,在站队这件事上,能帮上你的忙。现在,我只想问一句话,你相信我吗?”他问。

    我不立即回答,也像他一样,向后缩身,陷入转椅中。

    岳不群并不催促,任由我保持沉默。

    我当然不相信他,但是,身在局中,我必须做正确的事,而不是想做的事。只有做正确的事,才能与高智商的敌人相抗衡。

    “半信半疑。”我如此回答。

    “好极了,有了一半相信,就有了一半合作的基础。连小姐你呢?你相信我吗?”他接着问。

    连城璧点头:“当然,如果不相信岳先生,我就不会带天石来樱花别墅了。”

    在连番恶斗中,她一直都被我挡在身后,毫发无伤。

    岳不群也点头:“好了,既然如此,我就斗胆,为二位指出一条路来。”

    “秘魔还是天宗?”我立即问。

    出乎我意料的是,岳不群举起右手,伸出食指、中指、无名指。

    “秘魔,不是。”他放下了食指。

    “天宗,也不是。”他放下了中指,只剩无名指单独竖在那里。

    “剩下的,是无名。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只有无名,才能得以永生。”他说。

    我看懂了,在秘魔和天宗之外,还有第三方大势力,而岳不群就是为这第三方工作的。

    “岳先生,请明示,到底是哪一方势力?”连城璧说。

    岳不群移动轮椅扶手上的操纵杆,轮椅立刻轻巧地后退,离开了桌子。

    “跟我来吧。”他说。

    我们跟在轮椅后面,离开麻将室,由一道狭窄的甬道前进。

    这条甬道应当是按照轮椅的尺寸来设计的,两个人并行都有点困难。

    幽暗之中,连城璧伸过手来,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拼出性命救她,聪明如她,自然知道她在我心中的位置有多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玩法攻略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e乐彩  E乐彩  北京赛车pk10遗漏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