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270章 炼狱之掌,釜底抽薪(3)

第270章 炼狱之掌,釜底抽薪(3)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天机,不可泄露,妄泄天机者,杀。  ”岳不群幽幽地说。

    这一变化来得如此突兀,我和连城璧根本来不及出手援救,吕凤仙已经人头落地。

    “你们说,他到底窥见了什么样的天机呢?”岳不群调转轮椅,缓缓地向我们滑行过来。

    他的嘴角带着冷漠的笑纹,但眼神却清幽得像腊月里的月光。

    “总是有人不相信远古流传下来的箴言,有些话,先知一说出口,就带着某种禁制。若是不知死活地破坏它,就会遭天谴而亡。”他说。

    “也许他罪不至死?”我问。

    岳不群摇头:“他的罪,你说了不算,我也说了不算。”

    连城璧冷笑着问:“那么,谁说了算?”

    吕凤仙是秦王会的人,就算执行家法,也得是秦王说了算。岳不群当着她的面残忍诛杀吕凤仙,等于是践踏秦王会的权威。

    连城璧向上一指:“天,天说了算。”

    连城璧跟我相视一眼,突然大笑:“天?天在哪里?”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你们走吧,不要再耽搁了。”岳不群回答。

    我记得吕凤仙说过的话,岳不群是唯一一个能破解“吞噬之术”的人。野湖之内藏着的秘密只有破解“吞噬之术”后才能真相大白,所以,吕凤仙果真是有求于岳不群。

    “走吧。”我点点头,“再见。”

    连城璧长叹一声,跟着我出门。

    门外早有服务生等待,引着我们穿过灯光晦暗的甬道,最后到达地面,站在星空之下。

    连城璧长舒了一口气,张开双臂,尽情拥抱夜色。

    别墅区的夜异常寂静,似乎一切都陷入了昏昏沉睡之中。

    “终于出来了,如果要我整日居住于地下,非疯了不可。”连城璧感叹地说,“同样,如果让我整日坐在轮椅之上,哪里都不能去,我情愿当场就死了。”

    看得出,她对岳不群又是愤恨又是怜悯,这种情绪相当复杂。

    北面天空之中,突然有一颗闪亮的流星划过天际,一下子照亮了我混沌的思绪。

    流星让我的第六感变得异常敏锐起来,一个答案跳出脑海:“阿璧,吕凤仙没死。”

    “什么?”连城璧大惊。

    我暂时无法捋顺思路,这答案是提前跳出来的,根本无迹可寻。

    照目前情形看,吕凤仙有主动求死之意,这是一个巨大的疑点。

    岳不群的防御之术无懈可击,那么要想打开这层保护网,就得采取一些非常措施。所以我猜测,某个或者某些敌人进行了周密细致的策划,步步为营,接力作战,一环套一环地向前推进,其最终目的,就是击杀岳不群,把他掌握的江湖秘密全都抠出来。

    流星坠落的方向是在北偏东三十度角的位置,我不假思索,带着连城璧向那个方向走去。

    穿过别墅后,我们越过一列紫藤栅栏,接近山脚。

    遥遥的,我看见了距离地面五米高的一个红色亮点。

    “前方有人,你从右翼绕过去,作为策应。记住,看见任何惊异的事件都不要叫出声,我们一定要保持百分之百的镇定。”我叮嘱连城璧。

    连城璧答应一声,迅向右前方穿行,借着山石、蒿草的掩护,几分钟后就潜行到了红点的东面上风口。

    我弯着腰,缓步前进,一边走一边观察四下里的动静。

    红点出现的地方是在一条被废弃的断头路之上,除了情不自禁的野鸳鸯之外,极少有人光顾这地方。

    “为什么说吕凤仙没死?”我扪心自问。

    “他的头都被岳不群的多情环绞下来,死尸就躺在那里,怎么会不死?”我心里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激烈辩论。

    另一个寸步不让:“我知道他的**已经死了,我说的是精神和灵魂。我们都知道,**存在的时间最长不过百年,但一个人的精神却一直活着,百年不灭。”

    第一个小人反驳:“但是,吕凤仙真实地死在地下酒窖里,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就算你说他精神不死,也是另一个领域内的事。严谨来说,吕凤仙已死。”

    第二个小人大力反驳:“我说他不死,是因为他的精神、灵魂仍然对这个世界生的事产生影响。既然有影响,他的**在不在已经无关紧要,真正对别人造成困扰的,正是那种思想。所以我说,他死了,却仍然活着。”

    两个小人的辩论也正是我思想上的困惑纠缠之处,因为我深切地意识到,吕凤仙仍然活着,刚刚那一刻,他是故意将**牺牲出去,任由岳不群绞杀。

    换句话说,他的**即是一枚诱饵,一抛出来,这个“诱虎吞钩”的计划已经铺开,接下来会源源不断产生新的进攻手法。

    历史上,也有这种“以身为饵、顺序倒置”的例子,每一次都能收到攻坚奇效。就像我之前说的,岳不群借着残疾、轮椅、地底密室这种独特的元素,将自己塑造成了一座不怕雨打风吹、不惧洪水冲刷、不忧任何冲击的水泥混凝土堡垒,油盐不进,坚不可摧。

    于是,吕凤仙就采取了这种非常规手段,把岳不群引向另外一个陌生的环境,伺机杀之。

    那么,这种情况下,必须有一个明白人提醒他们,这个貌似“巧妙”的布局其实并不新鲜,聪明人如岳不群,很可能一眼就现了其中的陷阱,然后借力打力,将计就计,一举把济南江湖上反对自己的势力剿除。

    我没有径直走到红点前面去,而是中途止步,回头远眺。

    现在,我所站的位置略高于樱花别墅,逐渐看清了那别墅的布局。从地理角度来讲,别墅以南面的联排别墅为屏障,抵挡煞气极重的南方热风,又以北面的山根来阻止阴冷沉郁的北方寒潮;从军事角度来讲,联排别墅是盾牌长枪兵组成的“阵脚”,而独栋别墅则可称为居中大将,负责调度一切;从玄学角度上来讲,联排别墅成为一个巨大章鱼的头部,而分散开来的独栋别墅则是章鱼的尾部、触须,具有非常高的机动性。

    综合来看,如果进攻者由南路强攻,则遭遇盾牌长枪兵的阻挠;由北路强攻,则中部的将领则以长枪兵为后盾,进可战,退可守。

    这种阵法,与石舟**在芙蓉街摆下的“一字长蛇阵”有异曲同工之处。中国奇门遁甲之术将此阵称为“乾坤混元一气仙”,也叫做“王八驮石碑”之阵。

    岳不群腿部残疾,善守而不善攻,所以这种布阵方式,跟他的生理特点高度契合,相得益彰。

    “如果是秦王会来此,会有办法吗?”我下意识地替连城璧筹谋。

    当然,除非是毁掉这座小山,将樱花别墅赖以存身的“山中之根”掘断,否则几乎是没有胜机。

    我耽搁了两分钟,才继续前行。

    绕过一堵密密匝匝的树墙后,我已经离那红点不到十五步远。

    红点悬在空中,原来是一架室外天线的顶部指示灯。

    “呼哒、呼哒”,红点下的暗处传来古怪的声响。

    我加快脚步,但同时也提高警惕,免得遭遇误杀。

    距离红点五步时,我看清了,原来那里有个人正端坐在那里,右手力,拉动了一只至少有五米长、一米宽、一米高的巨大风箱。

    风箱这种古老的助燃工具,现代已经绝迹,连农村都很少见,更不要说是在济南城之内了。

    它出的声音非常古怪,但却是老百姓们最熟悉不过的。

    “谁?”我问。

    三更半夜的,没有人愿意到这里来,除非是心怀鬼胎或者跟岳不群有过节的。

    拉风箱的男人转向我,果然不出我所料,此人正是言佛海。

    如果看不到他的人,只看到眼睛的话,我会误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头饿了半个月的野狼。此时此刻,他的眼睛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墨绿色,而眼珠的核心位置,竟是接近于手电筒光珠的亮绿色。

    我停住,等着他回答。

    在铁囚笼中,言佛海已经是个废物,所有人都对他失去了信心。

    平心而论,吕凤仙救了言佛海,但此刻却赔上了自己一条命。

    “是我,夏先生。”他说。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问。

    “我为开山而来。”他回手指着群山。

    “你弄一个巨大的风箱在这里,到底是何意图?我不怕告诉你实情,带你来此地的吕凤仙已死,剩下的事只能靠你自己——还有这个风箱去完成了。”我说。

    言佛海毫不在意:“只要能活下去的人,就是幸运儿,就应该竭尽全力,去完成别人没完成的事业。”

    风箱是为了助燃而存在,有风箱,必然就有炉灶才对,但现在我看不到炉灶,那风箱的一头一直深入山体之内。

    “言先生,不要打哑谜了。”我说。

    吕凤仙的死令我倍感绝望,岳不群太强大,实力深不可测,目前所表现出来的,仅仅是冰山一角。这别墅和山体就是岳不群的根据地,以山为根,外人极难撼动。

    “你不过是旁观者——”言佛海挺起了胸膛,“这些事,不要掺和了。况且,江湖上的风浪,不是你们这样的小白脸能理解的。我劝你,还是赶紧穿鞋上岸,去过普通老百姓的日子……”

    他的双掌本来是垂在身侧的,此刻慢慢抬起,掌心相对,短短的数秒钟之内,他的掌心就出现了两团模模糊糊的白光。

    四周很静,我耳中本来是毫无声音,但突然间就听到了数百人所出的此起彼伏的哀嚎声。

    那声音来自言佛海的掌心,此刻掌心已经变成了播音喇叭,将这些声音源源不断地送到我的耳中。

    我深吸了一口气,稳稳地站定,坦然聆听。

    每一个声音都是那么凄惨,仿佛全世界最不幸的事都集中生在一个人身上,所以此人才出了惨绝人寰的嚎叫,不管他是处于“生”还是“死”的境界,总之是生不如死、死不如生,痛苦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任何人听到这声音,脑海中唯一浮现出的就是一个“惨”字。

    这是言佛海的“拘魂之术”,属于一种秘门邪术,其原理至今无人能详细解释。

    “你说,岳不群以山为根,我若是把山的灵魂也一起拘来,他还有根吗?”言佛海冷森森地问。

    我禁不住打了一个突,转脸向山顶望去。

    在普通人的认知中,山当然是没有灵魂的。可是,在奇术师眼中,大山大河、大江大潮都是有灵魂的,万物一理,绝无例外。

    “阁下的风箱不是助燃的,而是在釜底抽薪,给岳不群灭火?”我反问。

    言佛海点头:“没错,灭火。火都没了,他凭什么继续立足?”

    我理解言佛海的意思,这种“隔山打牛”的战斗方式,已经完全越了对战的境界,变成了隔空比剑,只看剑意,便知胜负。

    “好极了。”我由衷地说。

    到这里来之前,我以为岳不群的防御措施是周密完善、坚不可摧的,几乎没有破绽。言佛海一出手,就是刨坟掘根,直捣黄龙,攻势凌厉之极。

    “岳不群很快就能意识到樱花别墅气场上的改变,我猜想,他一定会放出航拍器来扫描别墅周边的情况,而且一定能找到我。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拘魂之术’需要一颗‘定风丹’,你或许可以做到……”

    言佛海的声音越来越低,我只好慢慢向他靠过去,屏住呼吸听他说话。

    “什么是‘定风丹’?”我问。

    骤然间,我感觉自己声音起了巨大的变化,瓮声瓮气,回声阵阵,像是被装进了一只大瓮里一样,声音根本传不出去。

    “你在……拘魂之术里……就能充当‘定风丹’的……作用,不要动,战斗……即将开始了……”言佛海的声音远远传来。

    我这才现,不知不觉中,我已经上了言佛海的当,进入了他的掌心之中。

    周围的景物变得模糊起来,我的视线并未被完全阻挡住,只不过像是站在橱窗外面向里看,眼中所见的任何景物都像是经过了磨砂玻璃的过滤一般,影影绰绰,不断变形。

    山仍是山,别墅还是别墅,但那一切已经距离我好远。

    “惨啊——”

    “惨……啊……”

    “我……好……惨……啊……”

    “救……我……救……我……”

    就在我身后,骤然间嚎哭四起。

    我悚然转身,晦暗夜色之中,无数衣衫褴褛、皮开肉绽的人踯躅而行,边走边嚎,刺得我的耳膜一阵阵紧缩。更可怕的是,所有人的行走是毫无秩序的,有的向我走来,有的远我而去,有的向左,有的向右,每个人都毫无目的地移动着双腿,疲惫不堪,绝望至极。

    这里是被言佛海的“拘魂之术”控制的世界,那些孤魂野鬼都是遭到言佛海的禁制而长期幽居于此的。而我,也有可能落到同样下场。

    “连城璧——”我知道,她是我唯一的希望。

    此时此刻,如果连城璧能从暗处一跃而出,击杀言佛海,就能助我摆脱困境。反之,一击不成,则连城璧也要像我一样,落入“拘魂之术”的深渊。

    蓦地,我身外的世界动荡起来,竟然乘风飞起,直上九霄,远远地高于侧面的山头。

    我向下看,整个济南城全都在我的俯瞰之下。

    经十路上,东向、西向车道全都堵得水泄不通,车子排成了两条长龙。车灯狂闪,喇叭狂响,司机们全都把头伸出车窗,大声谩骂吵闹着。

    这里是人间,凡人百态,尽汇于此,种种件件,不一而足。在堵车之时,每个人的心态和面目都丑陋无比,都变成了怒火熊熊燃烧的火炉。

    人间之外,还有奇术师的世界。在那里,虽然不见谩骂争吵,但越是无声之境,就越加倍凶险。

    外面,是真实的世界;里面,却是人间炼狱,鬼哭狼嚎声越来越响。

    “救……我……求……求……你……救……我……”有个声音到了我的脚下,然后有一双手探过来,死死地抓住了我的脚踝。

    尾声 兵器之谱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我想,这一《临江仙》同样可以用来描述今日风云再起的济南城之江湖。

    平民百姓从来不管“城头变幻大王旗”,只想勤勤恳恳干活,让一家人吃得饱穿得暖,平平安安过日子。

    当然,他们也不会管江湖、奇术师、门派之类遥不可及的事。

    就像当年,江湖百晓生撰写兵器谱的时候,天下英雄群情沸腾,恨不得使出浑身武艺,在兵器谱上留名,在江湖历史上留声。普通百姓哪管得了那个?就算“天机棒、小李飞刀、多情环、温侯银戟”等所有高手一起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不过是瞧个热闹,喝两声彩,然后各干各的,该吃饭吃饭,该行脚行脚。

    奇术师的世界,永远都是奇术师的圈内舞台,注定与百姓无关。

    那么,当“温侯银戟”吕凤仙倒在岳不群的“多情环”之下时,滚落的人头、脖腔里狂喷的血柱都将我深深触动。

    黑客、兵器谱高手、政治家、纵横家、说客……只要是异于常人的,都应该放在奇术师之列。

    我似乎看到,奇术世界里的战斗就像波及海岸线的狂潮,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从亚洲到美洲,从欧洲到非洲……

    天上天下,没有一个角落能够幸免于难。

    窥一斑而见全豹,从一个济南城的形势分析,就能明白全世界的江湖格局。

    在这种大风暴里,我也无法独善其身,只能硬着风暴前进,期待穿越风暴,踏上永远宁静的国度。

    我是夏家最后一个传人,必须穿越风雨,必须东山再起,必须不辱夏氏之威名。

    风暴已至,我的飞天之日还会远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e乐彩娱乐平台  北京pk10玩法规则  E乐彩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号码查询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