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290章 天下第七(2)

第290章 天下第七(2)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我没有目送她远去,而是盯着那只空了的酒碗。 ?

    二百元钱足够支付餐费,对于摆小摊的老板来说,这两张钞票足以让他眉花眼笑。可是,二百元对于连城璧、秦王、岳不群、百晓生那样的大人物而言,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这就是大人物与小人物的差别,终其一生,小摊老板也无法企及大人物的生活圈子,只能遥遥远望,羡慕赞叹。

    我又想到自己,如果单纯以智力计算,百晓生强过我太多。

    他把樱花别墅一役作为棋局,左右调度,自如进退,运筹帷幄,算无遗策。而我,只是棋局中的一子,无论我是车马炮还是过河小卒,都只是一枚棋子而已,既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也决定不了整盘棋的胜负。

    可笑的是,我曾经将这一局的成败全都背负在肩上,妄图以一己之力,挽救连城璧和枪手们的性命。

    “你不知道,我会死吗?”我在心底喃喃地问。

    忽然之间,我的视线被眼中的潮润所模糊,看不清那酒碗和碗底的钞票。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如果不是岳不群手下留情,我或许早就横尸于“不死鸟”阵中了。即使最后秦王以奔雷狂车、霸王神枪出手,也没能消灭岳不群,对方仍有余力将我击杀。

    岳不群惜才,我才能绝地逃生。

    如果他的念头稍有变化,可能困局中第一个血溅当场的就是我。

    我被出卖了,而且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差一点还要跟出卖我的人山盟海誓、白头偕老。

    “先生,请问——”那女孩子的声音从我侧面传过来。

    我转过身,急切间视线模糊,竟然看不清她。

    “先生,我刚刚无意中听到你和你的朋友交谈,实在唐突冒昧,我想请问你,有没有见到丐帮的江湖人物?我知道,丐帮今晚聚集于此地,有非常大的行动——别误会,我不是丐帮的人,但我的朋友在里面,我今晚必须阻止我的朋友参与行动,所以……如果你跟今晚的事有关,可否告诉我,丐帮的人在哪里?”她皱着眉头,口吻真诚、语无伦次地讲了这么多,但说的话却十分幼稚。

    丐帮是江湖第一大帮,如果他们有所行动,一定会极度秘密,而不是在长街上大肆张扬,弄得路人皆知。

    我摇头:“抱歉,我不知道丐帮的人在哪里。”

    女孩子望着我,好看的眉毛轻轻挑了挑,问了另一个更有幼稚的问题:“那么,你不也是丐帮的吗?你的样子,你的衣着打扮,你的头……还有,不是只有丐帮才会到这种地方来吃饭吗?如果你不是丐帮的,又是哪里的?”

    我不禁语塞,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和鞋子。

    实际上,我穿得像个“正常人”,绝对不是衣衫破烂的丐帮形象。照这个女孩子的逻辑,吃不起大餐、只能吃小摊的人全都是丐帮中人,那么济南城至少有五分之三的人属于那个天下第一大帮了。

    “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女孩子有些不安。

    我看着她的幼稚模样,胸口里的气消散得一干二净,耐下心来解释:“不是所有穿得破、吃得差的人就属于丐帮,那是一个很大的帮会,想要加入,都得经过很严苛的考验。丐帮有事,必定是江湖大事,像你这样不懂江湖规矩的人最好不要乱闯乱问,免得搭上自己的性命。江湖上的事不是儿戏,一旦打起来,真的会死人的。”

    女孩子认真地辩解:“我当然知道会死人,所以才从西班牙急着赶回来,务必要在第一时间找到我朋友。江湖是个大染缸,就算是好人掉进去,也会变得面目全非,你说呢?”

    我苦笑着点头:“没错没错,江湖是个大染缸,这是绝对的真理。”

    女孩子叹了口气:“如果你肯帮我找到我朋友,我一定会重重地酬谢你。我离开济南五年了,很多地方都大变样,实在是太陌生了,我需要你的帮助,可以帮我吗?”

    我并不在意对方的酬谢,只不过她能从遥远的西班牙飞回来阻止朋友参与江湖战事,也算得上是性情中人。所以,如果只是举手之劳,我乐意帮她这个忙。

    巧合的是,来樱花别墅之前,我正好与丐帮的大人物有所交集,打个电话就能解决面前这女孩子的难题。

    “我帮你。”我说。

    女孩子惊喜地咬着唇笑了:“真的?那太好了,其实我刚刚走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得出你是个好人。”

    其实,我是不是好人姑且不论,但如果有这样一个女孩子牵挂着,她的朋友应该感到幸运才对。

    我取出手机,在脑海中寻找着一个电话号码。

    在红袖招家中那一晚,我从书橱侧面贴着的备忘录上看到了几个电话号码,其中一个后面有“2o16年新号”的标记。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就红袖招使用的新号码。

    我拨了那个号码,然后把手机放在耳边,静静地等待对方接电话。

    女孩子早就忘记了面前的牛肉面,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仿佛已经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

    可惜的是,那个号码无人接听。

    我想了想,继续拨打第二个号码。

    那备忘录上共有四个号码,除了第一个之外,其余三个没有任何标记。

    当我把四个号码全都打了一遍之后,不禁有些失望,因为四个号码无一例外地全都无人接听。

    “怎么样?”女孩子满怀希望地问。

    “可能我朋友睡得比较死,怎么打都不接,稍等等吧——”我刚刚说到这里,手机就响起来,屏幕上显示的,正是我刚刚拨出的第一个号码。

    我接了电话,对方的声音十分警惕:“哪位?”

    那不是红袖招的声音,而是一个极其沙哑的男人声音。

    我冷静地回答:“我姓夏,请找我的朋友也就是这电话的主人听电话。”

    那男人不耐烦地吼了一声:“你神经病啊大半夜的,我管你姓夏还是姓冬的!滚远点,再乱打电话扰民我就报警了啊!”

    我禁不住微笑起来,因为对方很明显使用了电话变声器。要知道,这种变声器只能在短句、短词汇上巧妙地改变声,一旦遇到长句子,就会应接不暇,每句话总有三分之一露出破绽来。

    “我姓夏,昨天刚刚在你家里见过,还一起吃过饭。今天托你找人,没有恶意,有酬劳的。”我直截了当地说。

    对方愣了愣,听筒里嗤啦嗤啦响了两声,想必是将变声器拿掉了。

    “夏先生,夤夜来电,定是急事。那休怪我狮子大张口啊,一万块咨询费,少一分都免谈。”这次,听筒里传出的是红袖招本人的声音。

    只要能用钱搞定的都不是大事,既然红袖招开口要价,这件事就成功了一半。

    “找个人,这个人叫——”我这才意识到,女孩子并没有说出她朋友的名字。

    “倪红雪,我朋友的名字,倪红雪。”女孩子很聪明,立刻报上名字。

    我对着话筒重复:“倪红雪,我要找的这个人叫倪红雪。你找到这人,就给我来电话,我现在是在经十路、山大路交叉口向北的鬼市上。”

    电话彼端的红袖招突然沉默下去,半分钟多没有出一点声音。

    “喂,你还在听吗?找到这个人,我给你转账一万块。”我说。

    红袖招再度开口:“我还在,只不过你得先告诉我,到底是谁找倪红雪?”

    我向那女孩子低语:“你的名字,快告诉我。”

    女孩子立刻回答:“我也姓倪,倪冰儿。”

    我意识到“倪红雪、倪冰儿”肯定是一家人,而且两人很可能是亲姐妹。

    “如果你找到那个人,就告诉她,是倪冰儿在找她。”我对着电话说。

    红袖招的声音变得异常古怪:“夏先生,你等着,半小时内,我带倪红雪到鬼市去找你。记住,我们这是死约会,不见不散。”

    我满口答应:“死约会,等你。”

    挂了电话,我告诉女孩子:“倪小姐,耐心等等,半小时内你朋友就过来。”

    女孩子脸上的愁容已经一扫而空,连连点头:“谢谢夏先生,也谢谢你的朋友。”

    对于红袖招,我只有同情、怜悯。如果不是有难言之隐,谁会去做下三滥的事?我请她帮忙找人,支付给她酬劳,也算是间接地帮她赚钱。

    “倪小姐,先吃面吧,再不吃就凉了。”我说。

    “请叫我冰儿就好了。”她愉快地说,然后低头吃面。

    奇怪的是,接下来的十分钟内,6续有七八个人走过来,分散在几个摊子前,各自点餐。

    鬼市热闹起来,但我的心却变得越来越肃杀。

    很明显,这些都不是普通人,而是目的各异的江湖人。

    我只在电话里告诉过红袖招自己的位置,如果消息泄密,只会跟红袖招有关。换句话说,这些人全都来自于丐帮。

    红袖招说的是半小时内到,但只过了十五分钟,她就出现在我面前。

    “夏先生,这么快就又有见面的机会,实在是出乎我的预料。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红袖招毫不客气地在我对面坐下,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口袋外面凸出短枪的样子。

    如果忘掉她过去做的事,只看现在的素颜,她还是非常清丽可爱的一个女孩子。江湖的确是个大染缸,红袖招是丐帮的人,所以才会深度融入这个复杂的社会,将自己变得面目全非。

    “姐姐——”我身边的倪冰儿大叫一声。

    我不禁一怔,但随即明白,红袖招并非对方的真名。原来,对方在丐帮论资排辈之时,使用了真名中的一个“红”字为姓氏。

    “冰儿,跟我说,他有没有欺负你?”红袖招仍然对我戒心十足。

    我摇头苦笑:“欺负她?我哪有这份闲心?如果你不接电话的话,我早就把她交给警察了。你倒是好,只告诉她一个模糊地址,连电话号码都不留下,要她大半夜地流落街头。如果不是遇到我,她该怎么办?”

    既然红袖招跟倪冰儿是姐妹俩,这意外落到我头上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二位姐妹相见,一定有很多私房话要说,我就不多打扰了,再见。”我站起来,向着红袖招伸过手去。

    “且慢,请坐。”红袖招眼中的杀气渐渐消退。

    我慢慢坐下,环顾左右。

    红袖招会意,举手一挥,刚刚坐下的七八个人立刻站起来,无声地向黑暗中退去。

    “我们其实是一家人。”红袖招微笑起来。

    倪冰儿起身,要坐到红袖招那边去。

    “冰儿,你不要动,就坐在夏先生身边。”红袖招吩咐。

    “是,姐姐。”倪冰儿十分乖巧,把小凳子向我拖近,跟我肩并肩坐着。

    我知道,红袖招一定有话要说。

    仔细看,她们两姐妹的面目有些近似,但倪冰儿如空谷幽兰,不食人间烟火一般,气质凡脱俗,非红尘俗世中的女孩子可以相比的。

    “倒酒。”红袖招吩咐。

    倪冰儿答应一声,拿起一瓶酒来,但却拧不开盖子,只得向我求助。

    我拧掉瓶盖,在两只酒碗里倒满了酒。

    这一次,我们没有用砂锅烫酒,也没有用打火机烧酒,而只是干干净净、平平淡淡的两碗二锅头。

    “喝了这一碗,敢不敢?”红袖招问。

    “有什么不敢的?只要你给我一个恰当的理由。”我低声回应。

    “喝了这碗酒,我求你件事。”红袖招说。

    “这是求人的样子吗?最起码,你也应该先干为敬。”我说。

    红袖招太傲气,即使她说“求”字的时候,也似乎高高在上。

    事实上,她也说过,丐帮已经式微,昔日“江湖第一大帮”只剩下一个空壳子,没有任何傲人的资本了。她这样做,只是为了维护可怜的那点自尊。

    自尊过度,即变成了自卑,生怕别人瞧不起她。

    “好,我先干为敬。”红袖招点头,端起酒碗,一饮而尽,随即拧开另一瓶酒,再次倒满。

    “何事求我?”我淡淡地问。

    她倒也真是爽快,向倪冰儿一指:“她是我妹妹,我想把她托付给你,从今天起,她就是你的人。我知道,像夏先生一样的大人物,身边必定不会缺少豪门靓女,这件事的确令你为难。可是,我只有这唯一的一个妹妹,她比我的眼珠子更金贵。如果我有别的办法,就不会托付夏先生了。你也能想到,丐帮之中根本没有什么青年才俊,就算有,我也不想让冰儿再跟丐帮生任何联系。这么多年来,我甚至都没有告诉她我是丐帮中人。昔日,天下英雄都以交接丐帮为荣,但那些繁华盛世全都过去了,今日谁还瞧得起丐帮呢?如果夏先生能答应,我红袖招这条命就是你的,要死要活,任你驱使。”

    这件事真的大大出乎我的预料,但红袖招这样说了,绝对是向我袒露了一颗赤胆忠心。如果我再推诿,就真的是伤了她的心。

    “好。”我端起酒碗,亦一饮而尽。

    “你答应了?”红袖招追问。

    我点头:“从今往后,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谁若欺负她,就是欺负我夏天石。”

    “呵呵呵呵……真是有趣,真是有趣之极,两位是在这里演古装苦情戏吗?竟然采用了饮酒托孤的老套手法……可惜啊可惜,这种桥段早就过时了,你们二位为何不正视现实,用二十一世纪的现实手法来解决‘托孤’之事?真是好笑,好笑极了……”百晓生来得极快,开口之时,应该还在百步之外。等到最后几个字落下,他已经到了我们的桌前。

    原来,他的脚下踩着一只迷你型的电动代步车,无声无息,风驰电掣。

    “你以为我们很老套?只有老套的人,才值得信任,不是吗?”红袖招紧握着那只碗,久久不肯放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10开奖时间  e乐彩  北京赛车pk10定位胆玩法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E乐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