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315章 童男童女献祭(3)

第315章 童男童女献祭(3)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她的叙述越来越远离我的想法,所以我不得不出声打断她:“你既然已经听见我打电话的内容,就明白我需要什么,对吗?”

    红袖招点头:“嗯,我知道,你需要了解真相——闻长老有没有参与过铁公祠事件。 ? 这一点很容易就能做到,我的‘癔症之术’最擅长于入侵一个人的思想深处,重构过去某件事的场景,使其在身不由己的情况下做出最真实的表现。说白了吧,我将会全力帮助你,调查闻长老的过去。”

    这些话完全说中了我的心事,但“癔症之术”能不能对闻长老有效,还在两可之间,我暂时还不能高兴过早。

    “多谢了。”我站起身,隔着餐桌,向红袖招深鞠一躬。

    红袖招笑着摆手:“不要这么客气,折煞我了。”

    我正色回答:“这一躬,是替我大哥谢你的。十几年来,我无时不刻不在图谋替他报仇,但苦于没有任何机会。我等得太久了,相信大哥在九泉之下也等得太久了。虽然我不热衷于杀人,但这一刻,我浑身的血都要沸腾难当了。”

    话就说到这里,我和红袖招四目相对,都不再开口,就这样静静地面对面坐着。

    这时候,再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

    江湖风波激荡,人人朝不保夕,能够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济南城中寻一个安静自在的去处、找一个还能聊得上来的人、度过一段不必心力交瘁的时光……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

    既然如此,就是彼此看着,谁都不说话,也已经很好了。

    我没问红袖招“男童女童献祭”的话题,也许到了该说的时候,她就会主动向我说。在这种时候,我们彼此给予对方一些温情和温暖,比做什么都重要。

    当然,男女之间的那些事,谁都懂得。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就算做了什么,也只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流传出去。关键是,我们什么都不做,已经足够安心快乐了。

    连城璧的电话是在很晚的时候打进来的,那时候,盘里的蒸地瓜早就凉了。

    “我已经复制了谈话时的监控视频,非常清晰,你给我个电子邮箱,我立刻给你。”连城璧说。

    我报了自己的腾讯信箱给她,电话里立刻出现了僵硬的沉默时段。

    如果没有山大路鬼市那一段偶遇,那么冰儿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里,而红袖招也不会跟我再次见面。我想,连城璧一定后悔跟丐帮合作,以至于在顷刻之间将两个美丽的女孩子推到了我身边,反而挤得她失去了原先的位置。

    “你……你在将军花园?”她终于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我只回答了一个“嗯”字,便惹得电话彼端的她一连三叹。

    稍后,她再次开口,嗓音已经变得沙哑了:“天石,你自己多加小心,尤其是当心身边的女孩子。我怀疑,丐帮有可能对你不利,因为今天会晤的核心主题,就是丐帮要向秦王会购买‘魇婴之术’的核心技术。这个要求非常奇怪,所以我一开始就拒绝了他们。后来,闻长老退了一步,只要求我们帮他实施一次‘魇婴之术’而不是购买技术。这件事相当不妙,我猜不透他们到底要干什么,竟然愿意付出三十根金条的代价来跟我们谈合作?我只关心你……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只关心你。唉,说到底,你不该去将军花园的。生了这么多事,如果我们在一起,就能彼此支撑,彼此分担了……”

    我听到“魇婴之术”时,犹如有一大桶冰水从头顶直浇下来,来了个彻头彻尾的透心凉。

    那种奇术最大的作用是将一个成年人退化为婴儿,本来是一种“无用”的技艺,但如果跟“童男童女献祭”结合起来,反而变成了非常有用、不可或缺的东西。

    我不自觉地望了一眼对面的红袖招,她嫣然一笑,端起两只盘子去了厨房。

    “这件事真是奇怪,‘魇婴之术’这种邪术竟然成了极抢手的东西,难道真的有人要……”为了防止红袖招心惊,我欲言又止。

    “回来吧,我去接你,好吗?”连城璧低声问。

    我看看右侧墙上挂着的石英钟,已经是半夜十一点钟了。

    “太晚了。”我回答。

    实际上,我选择继续留在这里,是要跟红袖招摊牌,把“魇婴之术”和“童男童女献祭”的事彻底弄清楚。

    连城璧误会了我,话里的热情立刻消散殆尽,语气变得一片冰冷:“好,好。那么,我祝你……祝你们晚安。”

    说完这一句,她就挂断了电话。

    “喂,怎么样了?”红袖招从厨房探出头来。

    我挥了挥电话,无奈地一笑:“挺好的,连小姐祝你晚安。”

    红袖招哈哈大笑,打开水龙头洗碗,并且在哗哗哗的水声中欢快地唱起歌来。

    我没有故意回避红袖招,而是把笔记本电脑搬到餐桌上来,打开腾讯邮箱,把总共四段视频全都下载过来。

    这些高清视频的体积都非常大,即使是在二十兆宽带的连接度下,都费了近二十分钟才下载完毕。

    那时候,红袖招也洗完了碗,一边擦手,一边从厨房里出来。

    “闻长老带冰儿去与秦王会连小姐会晤,这是见面时的监控实录,要不要一起来看?”我望着她问。

    红袖招一笑:“方便吗?这可是连小姐单独为你过来的。”

    我点点头:“当然方便,而且看完视频之后,我还有很有趣的问题请教你。”

    红袖招走到餐桌边,双手按在桌面上,深深地、沉默地凝视着我。

    “怎么了?”我仰头看着她,视线不避不让。

    我们之间必须摊牌,无论结果如何。只有摊牌,彼此亮出底牌,才能更好地合作。如果一味地兜圈子,只会贻误战机。

    “夏先生,别误解我,别把我想得太阴暗,更别怀疑我对你的一片痴情。我是有‘守宫砂’的人,红痣不破,纯情不改,如果爱定了一个人,就情愿为他死,而且百死不悔。夏先生,我知道自己不是你最爱的女孩子,甚至不知道你会不会爱我,但我绝对肯定一点,那就是——你是我今生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唯一爱上的男人。”她抬起双手,放在胸口,合成为一个心形,“我的心在这里,你任何时候都可以拿去,摔碎它、践踏它或者珍藏它、守护它,我都一样待你,永恒不变。”

    这种**裸的热忱表白令我感动,但越是这样,我越会告诫自己保持冷静。

    “谢谢,是我的荣幸。”我微笑着回应。

    红袖招没有得到预想中的效果,表情有点失望,但却并不难过,飘然绕过桌子,在我旁边坐下。

    视频中,参与会晤的共有四人,分别是连城璧、闻长老、冰儿和百晓生。

    从四人围绕一张大桌的落座方式看,连城璧代表秦王会,闻长老和冰儿自然是代表丐帮,而百晓生则打横而做,看样子是双方的介绍人。

    我最关注的是闻长老,一边看一边将他跟记忆中的那些黑衣人一一比对。

    铁公祠事件已经过去了十几年,就算我的记忆力再强,黑衣人的言谈举止也都变得模糊了。唯一能帮得上忙的,只有我的第六感——闻长老给我的感觉十分奇怪,我仔细注意他的脸的时候,就像猎人看见了吞吃腐肉的豺狗一般,既可憎,又恶心。

    闻长老给连城璧开出的条件是三十根国际标准金条,而提出的要求则是获得“魇婴之术”的核心技术。

    他最初表现得非常强势,对待连城璧的态度十分嚣张:“丐帮势力遍布全球,如果贵派不合作,丐帮将起全球檄文,声讨你们滥用邪术之罪。‘魇婴之术’的源地是在越南,丐帮在那里也有分舵,即使不跟秦王会合作,也必定有办法获得其全部资料,说不定还能找到比贵派更擅长‘魇婴之术’的奇术高手……”

    他这种居高临下、滔滔不绝的说话方式,跟铁公祠那晚的数个人都很像,仿佛已经抓住了对手的命脉,掌握生杀大权,只等对手跪地拜服。

    冰儿很安静,只是在一边坐着,微笑着望着连城璧。

    至于百晓生,则一直在用指甲锉修饰指甲,头也不抬,自始至终都没有看闻长老一眼。

    连城璧保持着一贯的不卑不亢,等闻长老的话告一段落,才淡淡地说:“一切合作都可以谈,但是,闻长老的身份地位还不足以代表丐帮。所以,今日的会晤,大家只能以各自的私人身份参与,没必要把背后的靠山都一股脑搬出来。再说,越南那边的江湖法则跟中原大不相同,闻长老不要一厢情愿地以为越南人会买丐帮的账,给所谓的丐帮长老面子。同样一件事,在秦王会这边三十根金条就能办了,到了越南去,三百根金条都未必搞得定。现在,全地球人都知道,越南那边只有所谓的‘新娘’比较便宜,其它任何物料都在全球通货膨胀的大趋势下价格连翻十几倍。所以说,闻长老最好想清楚再开口,不要信口开河,让江湖后辈耻笑。”

    从视频中看连城璧,心思缜密,辩才敏捷,的确是可以担当大事的强人才,日后一定能接替秦王,成为秦王会的主事人。

    “连小姐很棒。”红袖招适时地开口,“不但人长得漂亮,办事能力也是一等一的。”

    我转头看看她,想知道她的赞美是不是违心的。

    “夏先生,人都是有原则的,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我很少称赞别的女孩子,但连小姐是例外。当日她跟你一起到这里来,给我留下的印象极为深刻。”红袖招解释。

    我没有顺着这个话题聊开去,而是单刀直入:“告诉我,闻长老借‘魇婴之术’有什么用?如果‘滴血认亲’的结果是你战胜了冰儿,视频中坐在桌边的会不会换成你?”

    邪术跟奇术有本质的区别,无论修炼邪术的人怎样对自己的门派加以粉饰,都改变不了其邪恶不堪、伦理尽丧的本质。所以,正派奇术师都会自觉地跟邪术门派划清界限,以免玷污自己的人格。

    这一次,闻长老主动上门接洽“魇婴之术”,摆明了就是居心不良。

    红袖招似乎对我的提问早有准备,立刻回答:“没错。”

    “那么,你们求取‘魇婴之术’有什么用?”我继续问。

    红袖招摇摇头:“夏先生,每个帮会都有自己的**和戒律,暂时我还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我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用于‘童男童女献祭’,对吗?在某种特定情况下,你们找不到童男童女或者合适的婴孩,就想使用这种邪术,把某些人退化为婴孩,然后举行献祭仪式。这种异想天开的方式也只有丧心病狂的人才能想出来,没想到与我坐在一起的,就是这种人,是不是?”

    在这种厉声诘责下,我希望红袖招能够翻脸。只有翻脸、话赶话的过程中,我才能敏锐地抓住她言辞上的破绽,找到事实真相。

    红袖招再次摇头,嘴角衔着苦笑,沉默地看着我。

    “你的笔记本电脑里存着很多全球各族献祭的照片,另外还有济南本地的各种民间传说,难道是在为献祭做准备?”我一边思考一边问。

    很明显,这些话根本触动不了红袖招,她只是默默听着,既不辩驳,也不着恼。

    她的反应出乎我的预料,我立刻感觉到,自己的思路似乎出了某种问题。那些资料一定是她故意展示给我看的,让我了解她的想法,但是她究竟是怎样想的呢?

    “问完了?夜已深,我去煮咖啡。”她说。

    我皱着眉:“你太可怕了,跟你同处一室,我真的细思极恐,不寒而栗。”

    红袖招站起来,郑重地摇头:“你错了,夏先生,可怕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

    她指向窗外,窗外即是黑暗浓重的夜幕。

    “听,危险已经越来越近了。”她说。

    将军花园地处济南城东北,向东就是著名的齐鲁药厂。此刻侧耳静听,只能听到厂区的冷却塔呼呼排气的噪声。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彼何人哉?”她幽幽地说。

    我无法再追问下去,或许我再问一百遍、再问一百个问题,她都会避而不答。

    “煮咖啡,我们一起,好吗?”她深情地凝视着我。

    我有种感觉,她就像一个得了绝症、时日无多的病人那样,神经质地依赖我,不想有片刻的视线分离。

    “咖啡会不会有毒?”我问。

    “也许吧,世上千万种毒药还有比相思更可怕的吗?尤其是‘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那种刻骨铭心的折磨。你没相思过,所以不知相思之毒。”她话里有话地说,然后走过来,轻轻地牵起了我的手,“夜还这么长,不要急在一时,有问题可以慢慢问、慢慢答,问着答着,漫漫长夜也就过去了,不是吗?”

    我被她拉着进厨房,靠在橱柜上,看她开了咖啡罐,用一把刻着紫荆花的小木勺,将浓黑的咖啡粉舀到咖啡机的过滤罐中。

    “那一夜之后,我已经中了相思的毒,每天晚上要煮三次咖啡,然后睁着眼睛等到天亮。感情的事完全看缘分,缘分是上天赐给的,天给的最大,所以——我二十多年来所有的感情就像一大把麦子或稻子,都被你不经意地收割一空。我没有理由怨你,要怨的话,只怨这颗‘守宫砂’。”她开了咖啡机的电源,然后斜对着我,慢慢地卷起了袖子。

    我这是第二次看那颗“守宫砂”,柔和的灯光之下,它像胎痣,更像一颗带着鲜血的泪珠,静静地伏在她的手臂上。

    “守宫砂”重在一个“守”字上,任何“守宫砂”种下时,都伴随着一个非常严重的毒誓。若是违背誓言,就要接受残酷的惩罚。

    “我问,你不肯说,把一切都当作秘密。现在,好了,我不问了,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只贡献出一双耳朵听,怎么样?”我无奈地摇头。

    “我很想把所有秘密都告诉你,但更想在你心里留一个最美的形象。所以,我一直在等,等自己抵达最美丽的顶峰时,让你一个人单独看到,永远镌刻在你脑海里,从此无人可以替代。这也是一种毒,但是听起来很浪漫,不是吗?”她把玩着木勺,斜睨着我。

    按照情感专家的解释,一个女孩子最美的时刻应该就是被爱人表白的那一瞬间。爱情是世界上最好的化妆品和滋补品,能够让女孩子变得珠圆玉润、光彩照人。

    可惜的是,我并不能放下一切顾虑全心全意地爱红袖招。最起码,我心中记挂着唐晚,任何时候自己的感情都是不完整的。

    “愿得一人心,白不分离……”我的电话响了。

    “不要接电话,不管是谁打来的——”红袖招低叫一声,猛地向前一扑,冲进了我的怀里。

    电话一直响着,而且伴随着振动,在我的裤兜里不屈不挠地声。

    “不要管电话,不要破坏了这一刻的温柔,好吗?”红袖招在我怀里仰起头,两颊飞起了淡淡的红晕,整个人变成了一朵娇滴滴的解语花。

    我有刹那间的迷醉,因为此刻的她看起来美艳动人到极点,纵是石头人也要真的动心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定位胆玩法  北京赛车pk拾论坛  鸿利彩票  顺发彩票  北京赛车pk拾冠亚军玩法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