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339章 燕王府八神将(3)

第339章 燕王府八神将(3)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笃笃”,咖啡馆的后门被敲响,然后有人探出头来,正是那女招待。

    “夏先生,夏先生?”女招待轻声叫着,四面张望。

    我走出暗影,迅速接近女招待。

    “快进来,情况紧急。”女招待向后一闪,迎接我和红袖招进入。

    进了后门,先穿过一条狭长的廊道,左右转折两次,就到了一个干净整洁的现代化厨房里。厨房只亮着地灯,灯光极度昏暗,勉强让人看清了西南角的那扇小门。

    那门是通往大厅的,从材质上就能辨认出。

    “画神,这个人必须带去京城,不能留在这里。如果我们之间有争议,你可以打电话去燕王府,请上头定夺。同时,我建议八神将全都到济南来,一鼓作气,把五龙潭下的秘密查清楚。我说过,我朋友会提供最先进的水下探测设备,其功能不逊于小型潜艇,绝对能把五龙潭下的每一根水草、每一块石头查个清清楚楚。你现在讲不出原因来,一味推脱,是何道理?”这是一个男人发出的气势汹汹的声音,就在那扇门外面,距离门口约为二十步左右。

    从大厅里的方位判断,这男人是站在大门附近。准确说,是在门与窗之间,能够同时观察鞭指巷和对面小巷里的情况。

    “刀神,你不要急,我在等书神的消息。书神负责搜罗资料,齐眉要不要送上京,你我都说了不算,而是书神说了算。这一点,就算打电话回京,处理方式也是一样。你先坐下,不要焦躁,五龙潭下的秘密埋藏了这么多年,不差这三天两晚的。现在,我们必须先弄清楚一点,你的那些朋友靠不靠得住?”这是白芬芳的声音。

    他们两人谈论的焦点聚集在“朋友”身上,应该就是白芬芳在小纸条上写的“刀神降日”那句话中所指的“日本人”。

    “当然靠得住,他们的人品和器材都靠得住。”刀神信誓旦旦地说。

    “你说过,器材都出自于日本本土,是远距离空运过来的,对不对?”白芬芳问。

    刀神回答:“没错,原装进口,连个中国汉字都没有。”

    白芬芳长叹:“刀神,你为什么不动动脑子想一想,如果日本人在器材上动了手脚,会产生什么后果?我们八神将是燕王府的外门臂膀,也是日本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恨不得一夕之间将八神将碾为齑粉,扫清进攻燕王府的道路。这种情形下,你认为他们会真心协助我们办事吗?你再想想,八神将齐聚济南,岂不正是给了日本人一网打尽的好机会?不知你是不是还记得燕王府的一条铁律——我们八神将出京必须分头行动,严禁八个人在同一火车、同一飞机、同一轮船上。如果非要在一起开会的话,也不能住在同一大厦里,谨防被敌人一击全灭。刀神,你说得头头是道,每句话似乎都是为了燕王府的江湖大业打算,但我把你说的所有话归纳起来,只剩四个字,你知道是哪四个字?”

    我在心底替刀神作答:“是‘细思极恐’这四个字。”

    刀神已经降日,所以才把日本人视为朋友,做每一件事都是把日本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以此来保证自己的前途和利益。

    要想上位,必须拥有筹码。

    此时此刻,出卖八神将就是刀神手中最大的筹码。可惜的是,他这做汉奸的功夫还没练到家,一切叵测用心都被白芬芳看穿了。

    “我不知道。”刀神回答。

    “细思极恐——你做的所有事、说的所有话,都让我细思极恐。”白芬芳果然如此回答,“如果全都按你说的执行,那么燕王府八神将最后就只剩下你刀神一个人了。”

    刀神默然,久久不能回答。

    隔着门扇,我能听到他粗重的喘息声,犹如困在巢穴中的猛兽。

    有经验的猎人都知道,困兽都留着力气做最后一击,如同人类临死前的回光返照那样。大口喘息即是暗中蓄力,生命中最后一搏即将开始。

    “日本人也是人。”良久,刀神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忽然有些感慨,其实七八十年甚至百十年之前,很多中国人也曾说过同样的话。

    这句话从句式和意义是没有任何逻辑错误的,中国人是人,日本人也是人,全地球上的人类都是一家人,无论是黄皮肤、白皮肤、棕皮肤还是黑皮肤,我们大家都是地球的主人,所以有权利生活在这个蓝色的星球之上。

    所以,那时候的很多中国人堂而皇之地当上了汉奸,开门揖盗,认贼作父,为侵略者牵马坠蹬,做开路先锋。

    后来,这样的人遗臭万年,没有任何好下场。

    汉奸之所以成为汉奸,就因为他们忘记了自己是中国人,忘记了在中国的国土上,只有中国人才能当家做主,行使国家主权。日本人再聪明、再机智,到了中国也只能客随主便。

    中国人都知道,强龙压不了地头蛇。

    如果日本以客犯主,则有血性的中国人一定奋起反击,虽远必诛。

    “刀神,这句话你应该当着八神将所有人的面再说,应该当着燕王的面去说。那样的话,你就会死得很痛快,用血洗刷自己的清白。”白芬芳淡淡地说。

    “今晚一定会死人,但不是我。刚刚,你本来应该给我机会杀人祭刀,但却放走了那两人。没办法,只能由你亲自来祭刀了。”刀神狞笑起来。

    女招待之前是站在我身侧的,此刻听到刀神的话,不由自主地瑟缩后退,不小心带倒了一只水杯。

    啪啦一声,玻璃水杯落地,立刻碎成十七八片。

    那扇隔绝大厅与后厨的门突然间就碎了,而一把雪亮的短刀带着疯虎狂豹般的杀气冲入厨房,直刺女招待的胸口。

    我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抄起操作台上的一把不锈钢削皮刀,轻飘飘地平直挥出。

    刀神来势太快,如怒马奔腾,所以我根本无需发力,他的冲撞之力与削皮刀接触,一颗大好头颅就向上直飞起来。

    这是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人,个子不高,步伐敏捷,身子前冲时略微弓腰,如同一只进击的灵猿。

    我甚至能想到,他属于那种一击不中立即远遁的聪明人,等待时机,再行刺杀。正因为他是聪明人,才有了做汉奸的基因,总想投机取巧,在别人不屑于发力的地方,激进钻研,妄图空手套白狼。

    这样的人,一定满腔都是“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怨气、戾气,对于任何阻挡他成功的同伴,都会痛下杀手。

    现在,他不用考虑太多了,因为那把既薄又利的削皮刀已经切断了他的脖子,一了百了,再无烦恼。

    “好快刀……好快……刀……”那飞起的头颅在空中大声喝彩,但没有坚持到说清楚最后一个字,就颓然飞到料理台角落里去,其身躯踉跄两步,委顿倒地。

    红袖招手快,弯腰一抄,将刀神右手中的一尺半长宝刀握在手里。

    “暴虎冯河。”她细看刀柄,读出了上面錾刻着的小字。

    白芬芳跟进来,看到刀神的尸体,长出了一口气:“好,好,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我从纸巾盒里抽出两张纸,把削皮刀上的血迹抹干净,放进洗碗池里。

    “你不要管了,这里让服务生收拾就可以。”白芬芳说。

    我拧开水龙头洗手,心情颇为沉重。

    生在和平年代的人不愿意动手杀人,除非是情况紧急的时候,不得不动手自卫。我应白芬芳的邀约而来,也成功地格杀了降日的刀神,可并没有成功的愉悦感。

    要知道,女招待打碎杯子的动作颇多表演的成分。

    她这样做,只不过就是吸引刀神出手。

    我不想揭穿她,她自己不可能这样做,一定是白芬芳安排她如此行事。不知不觉中,我成了白芬芳手底下的一枚棋子,进退盘旋,全依她的章法行事。

    女招待打开了左侧的壁橱,原来里面蜷缩着两个男人,全都穿着厨师的白色工作服,早已经吓得瑟瑟发抖,浑身如筛糠一般。

    “走吧。”我向红袖招摆摆头。

    在白芬芳的引导下,我们离开厨房,去了隔壁的一个大房间。

    这里布置成了一个富丽堂皇的酒吧,所有饰品和家具以银、黑为主色调,呈现出一种低调的奢华气势。

    “最好的酒,十二万一瓶。”白芬芳取下了酒架上的一瓶黑酒封葡萄酒。

    我和红袖招沉默落座,并不对这瓶昂贵的好酒发表任何意见。

    “喂,两位怎么了?我们成功地合作一次,应该开酒庆祝,可你们这副样子,好像天塌下来一样,真是……真是扫兴。”白芬芳拿了三只水晶杯过来,放在吧台上。

    “说吧,刀神降日之后,日本人要什么?”我问。

    白芬芳慢慢开酒,脸上始终挂着莫测高深的浅笑。

    “他们要神相水镜?要镜室?要五龙潭下的鱼人秘密?要……还是要什么?你掏空了齐眉,又诱我杀了刀神,到底什么时候才真正肯跟我开始合作?”我继续追问。

    “我只说自己懂的事,不说不懂的事。要问日本人的心思,那就得去找刀神了。”白芬芳笑着回答。

    酒是好酒,一开瓶即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醇香。

    “好酒。”红袖招抢先称赞。

    白芬芳的长睫毛忽闪了一下,正色声明:“二位,这酒中无毒,我以自己的性命担保。我既然要开这样的好酒招待贵客,就不会有其它想法,否则干脆开一瓶三千两千的酒就好了。”

    两个女孩子都极漂亮,也极聪明。她们说的是最普通的话,可一切猜忌、疑虑、澄清、表白都在不言之中。

    白芬芳斟了三杯酒,端起一只杯子,向我和红袖招亮了亮,然后一饮而尽。

    “我只关心驱使刀神的那些人究竟是何来意。”我说。

    在白芬芳斟酒的同时,我和红袖招也各端起一杯酒,仰面干了。

    我从未喝过这么好的酒,酒一入喉,即让人浑身舒泰,想要击节赞叹。可是,真正要赞,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表达此刻的感受。

    “那没关系,等书神到了,他一定能回答你的问题。普天之下,似乎还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呢。”白芬芳说。

    美酒容易醉人,但我只喝了一杯,脑子无比清醒,立刻反应过来:“难道……燕王府八神将里的‘书神’就是百晓生?”

    白芬芳深深点头:“正是。”

    我不禁抚掌苦笑,这才意识到,燕王府对于济南城的控制早就开始了,只不过本地江湖人物消息闭塞,根本没有意识到。

    现在,我心里马上产生了另外的疑问:“对于百晓生的真实来头,秦王、连城璧知不知道?”

    一山不容二虎,天下不容双龙。

    看现在的发展局势,秦王与燕王府之间必有一战。如果“书神”百晓生对于秦王会的内幕了解透彻了,那么秦王未战先败,已经输了一半。

    “有趣,有趣,有趣极了。”红袖招轻轻鼓掌。

    今晚的鞭指巷一会,连城璧本该到场,可现在她既没有电话,也不见人影,不知哪里出了岔子。

    白芬芳的出现,又将乱局搅得更乱,乱成了一锅糊涂粥。

    “喝酒吧。”白芬芳再次斟酒。

    “我真的很佩服燕王府,坐镇京城,遥控济南,在所有人没有察觉之前,就已经把手伸到这里来了。白画神,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到底要什么?”我采取这种问法也是处于无奈,因为我已经没有多余精力去揣摩白芬芳的行事路数了。

    “我们?”白芬芳用尾指的指甲沾着瓶口的一滴酒,在吧台上画了一个大圈,“都要。”

    红袖招倒吸了一口凉气,本来伸手去端酒杯,可指尖不停地颤抖,险些将酒杯碰倒。

    “我们全要,你们有意见吗?”白芬芳又笑了,唇如涂朱,齿如编贝,笑靥如花,媚眼如丝。

    红袖招连连点头,却说不出一个字。

    “包括你,我们全要。”白芬芳用酒痕未干的小指轻巧地指向我。

    “抱歉,我是非卖品。”我冷冷地说。

    帮她肃清刀神,是我愿意做的一件事,但真要加入燕王府,那就是她的痴心妄想了。

    “我直说一件事,你就会像小铁钉遇到大磁铁一样,乖乖听我们指挥,你相信吗?”她问。

    我毫不客气地冷笑着回答:“那倒是未必,除非,白画神你是变魔术的。”

    燕王府、秦王会都明里暗里向我表达了招募之意,但都被我拒绝了。我任何时候都只遵循自己的主观意图行事,不接受其它势力的威逼利诱。

    此刻,我不相信白芬芳能变出什么新花样来,借以控制我的行动。

    “画个画给你吧,看图说话,更直观一些。”白芬芳说。

    她弯下腰,从吧台下拿出了一个素描本和一盒削好了的铅笔。

    在燕王府八神将中,她占了一个“画”字,这咖啡馆里处处放着本子铅笔,是最自然不过的事。

    “有两个人,就在五龙潭下的黑洞中。我对他们不熟悉,但你有可能……不对,你现在对他们也不熟悉,因为他们被困的时候,你还不晓事,没有记住任何跟他们有关的事——”白芬芳双手各握着一支铅笔,一边描述,一边左右开弓同时作画。

    两枚笔尖上下飞舞,很快就画出了五龙潭的轮廓,又画了两个并肩而立的小人。在她的画中,五龙潭中无水,两个小人就站在潭底的黑洞旁边。

    “奇怪?时间次序有些问题,他们离去时,你已经到了记事的年龄,怎么会对他们毫无印象?这是不合逻辑的,绝对不合逻辑。”她停下笔,喃喃低语。

    “白小姐,可以抽烟吗?”红袖招突然问。

    白芬芳皱眉:“唔,平时是不可以的,但夏先生在这里,你是夏先生的朋友,可以例外的。”

    红袖招谢了一声,拿出烟和打火机,熟练地点上。

    “夏先生,我画的,就是你心里的执念。真正的画师,不画形体,不画相貌,也不画衣帽袜履,只画你身上与众不同的东西。现在,我看见你心底的执念就像趵突泉的三股水一样咕嘟咕嘟向外冒,你能感觉到吗?”白芬芳问。

    她不理睬红袖招,大概一直都看不上对方。毕竟,燕王府是京城里的大势力,而丐帮早就在全国各地式微,没有值得别人尊重之处。

    执念人人都有,我心中所存,未必比别人更重。只是,今晚我带红袖招进入鞭指巷,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对付闻长老,所以有很强的执著心,才会被白芬芳这种心理学高手一眼看透。

    “每一个江湖人岂不都是执念丛生的?没有执着进取的精神,何以立足于江湖?”我反问白芬芳。

    她低下头,捂着嘴轻笑:“是,这方面,夏先生尤甚。”

    一边说,她手中的铅笔又飞舞起来。

    在第二张画中,两个小人已经深入黑洞之中,画面也被放大十倍,我能清楚地看到他们的五官相貌。

    奇怪的是,其中一个小人后胸前斜挎着一个襁褓,也就是老济南人常说的“婴儿蜡烛包”。

    有襁褓,里面肯定有小孩,这两个小人为了探险不顾自己生死并不稀奇,但他们竟然带着婴儿一起深入险地,那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挎着襁褓的是女人,另一个应该是她的丈夫。

    那丈夫向前指着,嘴唇张开,似乎是在向自己的女人说着什么。

    “唇语?”白芬芳问。

    她并没有抬头,但就像头顶长了眼睛一样,知道我正通过那男人的口型来判断他说的话。

    “海洋……潮汐?”我不太确定,但根据男人的口型,揣摩到这四个字。

    中国汉字中音同字不同的情形多不胜数,我是因为五龙潭下直通海眼才做出这种推测的。他们进入黑洞,自然会全速前进,妄图穷尽地道,从另一边露出头去。而那另一边,就有可能是潮头翻涌的大海。

    哗啦一声,白芬芳揭掉一张画,开始画第三张。

    红袖招吐出的烟雾四处弥散,令白芬芳一边画一边皱眉。

    在第四张画里,两个小人站在一块巨大的石壁前。石壁似乎是被人工削平过,近似于横卧的长方形,上面还留着一些图画和文字。

    图画很粗糙,左边的是个直径半尺的圆圈,四周有很多环绕弯曲的虚线;右边的是一条半长不短的竖线,毫无出奇之处。

    白芬芳持续描绘,那石壁上又出现了另外一些奇奇怪怪的图画和文字。

    那些画都是夸张而诡异的,有人头蛇身、四肢着地的半人半兽,有半人半马的怪物拉着马车在空中飞,还有长着翅膀的天使在半空中抛洒花瓣。

    “这些地方你都去过,否则不会记得那么清楚。”白芬芳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e乐彩  E乐彩  pk10现场开奖  熊猫彩票  e乐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