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345章 天竺蜈蚣(3)

第345章 天竺蜈蚣(3)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芙蓉街的早晨繁华而美丽,不仅仅是外地游客慕名而来、步行参观的一个著名景点,更是无数老济南人赖以生存之地,也是更多前辈们为了人民自由、国家尊严的抛头颅、洒热血、埋骨骼之处。

    我夏天石并非盖世英雄,但却有胆量、有担当、有责任为了保护这条代表了济南商业核心的街巷而奋斗。

    没有人生来就是名人、名流、英雄、名士,只有奋不顾身地付出,才能受到老百姓的景仰爱戴。

    真正爱济南的,只有老济南人。至于那些外地商家、淘金客、游客、投资人之类,都是捞一把就走,把济南人和所有游客当凯子。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曹刿论战》中的这句话,说的就是上面那些人。

    我敢肯定,如果三战爆发,最先弃城逃跑或者向侵略者跪地求荣的也将是他们。老济南人才是济南城的脊梁,每一个有血性的济南爷们都会为了祖宗留下的这片富庶之地而战斗到底。

    “白小姐,你看这条街美不美?”我问。

    白芬芳走到窗前来,向南望了望,敷衍了事地回答:“嗯,商业开发做得不错,人流汹涌,虽然比不上京城里的南锣鼓巷、北锣鼓巷、簋街之类,但也有其十分之一规模了。夏先生,我们是江湖人,不是商人,何必去考虑这些商业问题呢?街道美不美,是政府官员、开发商、经营者要考虑的。至于我们,当务之急是要考虑合作干事的可能性,对不对?”

    “我们合作不了,大家的出发点就不同,怎么合作?你把操控‘食脑之术’的人交出来,我们就相安无事了。”我直接说出本意。

    “办不到,你知道那是谁?”白芬芳也不再兜圈子,直接摇头拒绝。

    “是谁?”我问。

    “是燕王麾下排名第十三的子嗣,燕王府人人尊称他为‘十三少’,双名是‘涂鸦’二字,但很少有人直呼他的本名,都用‘燕十三少’称之。”白芬芳回答。

    这名字很耳熟,我思索了几秒钟,脱口而出:“是那位曾在法国卢浮宫开过画展的新抽象派年轻大师?是重名吗?还是——”

    白芬芳点头:“不是重名,就是他本人。在全球美术界,燕十三少被称为‘东方梵高’,已经受到画商们的鼎力追捧,一幅普通的油画就能在香港拍卖会上拍到数百万美金。他的天才,又经过了中央美院几位顶级教授的悉心指导,目前是全球炙手可热的大画师,作品供不应求。这样一个人,我敢交给你吗?除非是我不想活了。我是八神将里的画神,但我的绘画技艺却远远在他之下,我的‘画梦之术’也永远比不过他的‘食脑之术’。”

    我被搞糊涂了,身为燕王府嫡系子弟,那位燕十三少没有子承父业,步入江湖,而是选择了画画这条路,去做一个天下闻名的艺术家。在油画界获得巨大成功后,又转向奇术修行,掌握了“食脑之术”这种远古邪术。唯一的解释,这是一个天才中的天才,已经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模式来解释他的辉煌成就。

    “我去会会他。”我说。

    “不可,燕十三少不会被动地接受别人的求见。他若想见你,你才能见到他。”白芬芳摇头。

    “他在哪里?”我问。

    白芬芳闭口不答,只是苦笑。

    “他在鞭指巷咖啡馆的地底密室里?”我继续追问,并且从白芬芳面部微妙的表情变化里,获得了非常肯定的答案。

    白芬芳等八神将是燕王府的家臣、门客、下走,而燕涂鸦则是府中嫡系,算是八神将的少主人。所以,白芬芳肩负着保护燕涂鸦的重任,一定会将他置于自己的安保范围之内,而鞭指巷咖啡馆就是最好的地方。

    突然之间,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咖啡馆正对着闻长老的暖巢,“食脑之术”是能够挖掘到人脑中秘密的奇术,难道燕涂鸦驻留在那里,其目标剑指闻长老?那么,他就与我构成了直接的冲突,因为我也是计划利用红袖招的“癔症之术”去获取闻长老深藏心底的秘密。

    “好极了。”我转脸看着白芬芳。

    我们距离这么近,只有一步半,此刻暴起杀敌,谁都有可能顷刻间得手,使对方血溅当场。

    杀了白芬芳,我就取得了进入咖啡馆的门票,进而控制燕涂鸦,确保闻长老的秘密不被人截胡。

    “你眼中还是有杀气!这样的男人才有真正的魅力、真正的男子汉气概,我喜欢。”白芬芳淡淡地笑着说。

    我深吸了一口气,侧耳听听,红袖招仍然在走廊上打电话。

    “你家在东边,两条小巷之外。在这里,你有地利之便,可你想想,我有什么?你想杀人,成功率有多少?”白芬芳悠悠地问。

    的确,从小旅馆向东北去,能到之前官大娘的旧居,但现在已经变为废墟。向正东,从破旧的小巷里穿过,再过起凤桥,就能直接到达我家,可我已经不再把那里当作家,尤其是在沙老拳头暴毙当街后,我已经不再有任何兴趣踏足那里。

    我有地利,但这个“地利”是要加引号的。

    除此之外,天时、人和我也失去了,因为白芬芳的手下就在外面,更多手下招手即至。我所倚仗的,只有日渐式微的丐帮。

    “别动我的奶酪,尤其是现在,那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我轻声地说。

    越是紧张、惊怖、愤怒之时,我的声音压得越低,犹如一支被慢慢压缩的弹簧那样。压到最后,就要暴起弹射,当场杀人。

    “不要冲动,对面楼里,至少有五支长枪、七把弓弩对着咱们。你只要动手,枪手、射手就会开枪、射箭,让你变成一只筛子。知道吗夏先生?燕王府已经在老城区布下了一张无形大网,任何踏足其中的江湖人,都是我们随时可以攫取的猎物。听过那样一个儿歌式的谜语吗?谜面是——‘小小诸葛亮,稳坐中军帐;摆下八卦阵,单捉飞来将’。呵呵,这谜语的谜底是蜘蛛,非常简单,又非常形象。我想,燕王府的网就是八卦阵,燕十三少就是稳坐中军帐的诸葛亮,操纵一切,进退有据,别人想要反击,又从何打起?”白芬芳胸有成竹、好整以暇地向我解释。

    在这个位置,芙蓉街的宽度约为八米,对面是又老又旧的两层民居。虽然政府每年都会出资进行街面装饰,可那些仿古的砖瓦、格栅之类并不牢靠,随着日晒雨淋、风吹雨打,很快就碎裂、变色,弄得民居外观“不故意做旧也等于做旧”了。

    很快,我就看到了隐藏于格栅后的枪手和射手。

    太阳从东面升起,旅馆位于街道西面,所以此刻我是迎着阳光,暴露在日光下,而枪手和射手们则是背对阳光,深藏在暗影里。

    这种埋伏布置,正应了兵法上“敌暗我明、深浅莫知”的大忌。

    看起来,燕王府的网足够大、足够深、足够灵敏,昨晚我和红袖招进入鞭指巷、离开鞭指巷直到住进小旅馆的整个过程,大概都是大网之内的循环线,如同跳入了如来佛手掌心的孙悟空,使出再多逃遁变化,也始终逃不出五指山。

    死是很容易的,对面的长枪和弓弩十分犀利,只要发动攻击,一街之隔的我必死无疑。

    “燕王府对我如此重视,竟然安排了这么多杀手等着我?”我笑起来。

    笑有时候也是一种武器,可以有效地瓦解敌人的攻势。

    “为了十三少的安全,我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夏先生,在燕王府八神将眼里,你是一头还没有被激怒的老虎。老虎总是要吃人的,当它饿了、怒了,谁能预料它将干些什么?所以,未雨绸缪,必当谨慎。”白芬芳说。

    其实,这么久以来,我们都没有提到先期抵达济南城的另一位燕王府大人物,那就是在曲水亭街老街为我解围、助力的燕歌行。

    不提他,只是为了维护我方的士气。他是看着我落魄潦倒的人,气势上压过我一头。在他面前,我始终还是那个窝窝囊囊的济南穷小子,过着靠他接济的穷日子。如果没有他的钱、他的人、他的安排,我爷爷的丧事都未必能办得完,更不要提风光大葬、精选墓地了。

    “我想见十三少。”我说。

    燕涂鸦是主,白芬芳是奴,我没有必要再跟一个奴仆纠缠下去了。

    “为什么要见?夏先生,很多人见过你十三少之后,都是站着进去,躺着出来;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你最好考虑清楚了,再提类似的要求。”白芬芳笑着,语气温婉,好朋友一样劝说。

    “不见他,就解决不了今天的矛盾。”我坚持自己的要求。

    如果大家的目标全是闻长老,那我必须在闻长老有所察觉前就解决跟燕王府之间的矛盾。

    “好,我替你约。”白芬芳点点头。

    我摇头:“不,白画神,我马上就要见他。否则,这一战就在所难免了。”

    两楼之间,隔着人来车往的芙蓉街。如果在这里爆发一场枪战,白道必定火速赶到,将两方人马全都逮捕。

    我当然没事,手里没有武器,只是普通的济南本地顺民。燕王府的人就惨了,有武器,有预谋,甚至某些杀手都是有案底的,一旦落在济南白道手里,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白芬芳看着我,沉吟不语。

    有些话,不必亲口说出来,她也能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

    “你想引白道出面?这样破釜沉舟地玩下去,对你有什么好处?”白芬芳问。

    我轻松一笑:“死、坐牢相比,你选择哪一样?如果是我,我会选择坐牢,也不愿被京城里的大人物食光了脑髓,变成一具顶着空壳奔走的行尸走肉。白画神,燕王府的人不在京城好好待着,非要跑到济南地面上来抢食,这不合江湖规矩的。你要我怎么办?你要济南的江湖人物怎么办?山东人厚道,济南人有涵养,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和底气,可这不是被你们欺负的借口。逼急了,大家就明刀明枪火拼,大不了鱼死网破吧。我相信,我们开战,你的人还有十三少不可能活着逃出济南城。”

    事实的确如此,济南城内隐藏的高手太多了,而燕王府又是那么敏感的一股势力。观望者之中,有恨不得燕王府翻船的,也有主动出手“帮助”燕王府翻船的。

    大家都在等机会,密云不雨,静候沉雷,沉雷一响,一触即发。

    白芬芳双手摁在窗台上,凝视对面暗影里的枪手。

    “油旋,油旋,又酥又脆的油旋;油旋,油旋……”楼下有叫卖声响起。

    油旋是济南特色小吃之一,历史悠久,口味独特,深受本地人与外地游客喜爱。

    我向下望,一个推着三轮车的妇女一边吆喝一边由南向北过来。三轮车上放着一个玻璃箱子,里面装着四五排油旋,总共有五六十个。

    “昨天睡得晚,今天起得早,有些困了。”白芬芳忽然打了个哈欠,“如果这时候吃个早点,再回去补个回笼觉,想必就舒坦到家了。”

    “我请你吃。”我说。

    “好啊。”白芬芳欣然同意。

    “我的话还没说完——我请你吃早点,你马上安排我跟十三少见面。”我补充说。

    白芬芳再次点头:“没问题,早点吃完,我们的事也就解决了。”

    我头前带路,领着白芬芳下楼。

    一楼服务台后面坐着一个小姑娘,穿着旅馆服务员的蓝制服,抬头看了我们一样,马上低头,装作翻看值班记录的样子。

    很明显,白芬芳控制了一切,所到之处,全都畅行无阻。

    我带着白芬芳出门,在对面的油条店里坐下,把那推三轮车的妇女也叫过来,点了六个油旋。然后,我又吩咐店家拿来四对油条、两碗豆腐脑。

    “这就是济南人最爱吃的早点,请吧。”我说。

    油条店里食客不多,仅有七八人。

    白芬芳的相貌、衣饰都与普通的济南女孩子迥然不同,所以当她走进来时,立刻让昏暗狭窄的店堂里亮起了一道光。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在她身上,既有欣赏赞叹,也有怀疑迷惑,都不理解那么美丽的女孩子会到这种地方来用早点。

    “一看就很好吃。”白芬芳点头。

    我替她拿了一双一次性筷子,先把筷子尖交替刮擦打磨,将毛刺全都磨掉,才递给她。

    “条件就这样,要想吃到地道的济南小吃,就得到这种地方来,所以卫生条件只能退而求其次。”我解释说。

    从小,我就是吃着芙蓉街的油条豆腐脑长大的,对这种环境已经习以为常。当然,我把白芬芳领到这里来,也有点不好意思。刨除她的燕王府八神将的江湖身份,单单就是她的相貌、身段、谈吐、学识,就已经让这小店相形见绌了。更何况,燕王府天下闻名,八神将所到之处,江湖人物无不高接远送,出入于高档酒楼宾馆,众星捧月一般。哪像现在,要到芙蓉街街尾的小店里吃饭。

    “很好的,在京城,要想吃地道的小吃,也得上牛街、簋街,那里的环境比这里强不了多少。”白芬芳大大方方地用筷子夹起油旋,一口咬下去,立刻连声称赞,“好吃,真是好吃!怪不得你们济南人要把油旋推到地方名吃的第一位去呢,果然好吃。”

    她右手握着筷子,左手取出手机,斜放在我前方。

    “准备好了吗?马上就可以跟十三少面对面交谈,只不过是在手机微信上。”她说。

    我有点意外,毕竟这里人声嘈杂,通话不是很方便。

    “怎么了?不习惯?”白芬芳问。

    我摇摇头:“可以了,开始吧。”

    不管怎样,我相信白芬芳在这种情况下安排视频通话,一定出于某种目的。当燕涂鸦那边的影像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的时候,我立刻明白了她的用意。原来,她是想通过双方所处环境的高下对比,来向我施加无形的压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10开奖时间  北京pk10玩法规则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pk10网站制作  pk10官方开奖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