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392章 八门皆死之阵(2)

第392章 八门皆死之阵(2)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我思索了十几秒钟,缓缓走出了厨房。

    “啊,太好了,你真的在这里!”张全中脸上露出喜色。

    他身后的年轻人一起向我挥手,七嘴八舌地叫“夏先生”。

    我轻轻摇头:“我在这里,恰恰不好。”

    张全中的目光也瞬间一黯,可见他与我的判断完全一样。

    “依你看,是谁在此地布下了‘八门皆死’的奇门阵势?这是一个很深的布局,背后之人一定筹谋已久。”我说。

    张全中的眼珠连转了几下,才迟疑回答:“我不清楚……从去年冬天,不,从韩主席当政开始,济南的奇术师就起了内讧,越闹越厉害,最后自相残杀起来。南山、北园、东关、西门形成了各自的势力圈子,有些投靠了日本人,有些跟随别的军队势力,有些则干脆变成了山贼草寇——”

    我举手打断他:“张先生,不要绕圈子,我要听实话。”

    张全中想了想,只回答了一个字:“夏。”

    听到这个字,我心里一喜一悲。喜的是,他的回答印证了我的猜测,布下奇术绝阵的果然是我夏氏一族的先辈;悲的是,正是因为夏氏一族奇术水平绝高,所以今日谁都破不了这“龙头铡”之阵,活生生地把我困住。

    这种局面,大概就是成语“作茧自缚”的最佳解释了。

    “没办法了?”我直截了当地问。

    张全中苦涩地点头:“嗯,那姓夏的在齐鲁大地上没有敌手,我的水平距离他十万八千里。据说,他是从上古典籍中找到了中国奇术的根源,而后逆流直上,进入了甲骨文诞生前的远古年代,最终获得了奇术的真谛。如果没有这场战争,他将是全中国当之无愧的‘奇术之王’。”

    我的心情比他更沉重,仿佛一个为山九仞的人,最终功亏一篑,费尽心力堆起的高山瞬间崩溃。

    本来,能够进入幻象令我十分振奋,很希望借着这样的机会找到老济南那些未解之谜的真实答案。我的确也接近了答案,只差一步,就能与那布阵的夏氏先辈见上面。可惜,就是这一步,把我推向了鬼门关。

    “还能想到解决办法吗?”我问。

    张全中低头苦思,至少过了三分钟,才转头问那四个年轻人:“你们说,土家的人能不能掘地而入,避开地面上的种种奇术禁制?”

    刚刚那多嘴的年轻人立刻回答:“土家的人自称能深入地底三十米,探索趵突泉水的根源。这里又没有泉眼、石头之类,肯定更容易钻下去。不过师父,我不明白前面有什么,让您那么害怕?”

    张全中摇头:“这里的事不是你能理解的,快,放飞鸽传书,通知土家的人赶来这里。”

    那年轻人从怀中掏出了一只黑色布袋,解开袋口,一只灰色羽毛的鸽子轻轻一跃,便从口袋里到了他左肩上。

    “叫土家顶尖高手来,事情紧急,叫他们一起过来,别拖拖拉拉的。”张全中再次叮嘱。

    年轻人用右手轻抚着鸽子的小脑袋,嘴里嘟嘟喃喃了几句,然后肩头一缩一振,将那鸽子弹向空中。

    鸽子借力展翅,向东南方飞去。

    “耐心等等,土家的人一定有办法救你出来。”张全中见鸽子去了,遂松了口气。

    我们谨慎地靠近,分别在距离门口五步远的地方站定。

    四目相对之时,双方都感到无可奈何。

    “跟我说说那姓夏的。”我说。

    “我只知道,他是韩主席的人。日本人过了山海关之后,他屡次建议韩主席屯兵黄河北岸,修筑梯队工事,把鬼子消灭在北岸的平原区。起初,韩主席对他言听计从,准备调拨精兵,过河设防。可是,后来主席身边的人主意很不统一,最终演变成了弃城而走的结果。眼下看来,他没跟着韩主席走,而是一个人留在济南城里跟日本人对着干。”张全中说。

    我长叹一声:“如果今日我死在这里,绝对不会怨他。”

    夏氏先辈抗日的决心日月可鉴,即使误伤了我,我也认了。

    张全中忽然使劲搓了搓手,向旁边张望了一下,指着一棵枯死的小树回头吩咐:“折下树干给我。”

    我明白,他想用树干代替人体来探测“八门皆死”阵势。

    年轻人走过来,折断了手腕粗细的树干,捋掉枝条叶子,只剩下两米长的一段直木棍。

    “张先生,木棍弄好了。”年轻人说。

    “替我递给夏先生。”张全中向我一指。

    年轻人十分听话,立刻双手挺着木棍,向门口这边伸进来。

    如果木棍可以安全通过,那么我的身体也一定是可以自由出入的。

    木棍一头在那年轻人手里,一头缓缓越过门口,抵达我的手指。

    张全中舒了一口气,轻轻点头:“看来,没太大事。”

    年轻人笑起来:“张先生,您老太谨慎了,这里根本就没什么埋伏。”

    被铡杀的那人血迹未干,刚刚惊魂一幕犹在眼前,我绝对不敢大意,只能对年轻人报以苦笑。

    张全中的眼珠又转了两转,紧皱的眉头缓缓张开,微笑着点头:“的确,还是你们年轻人有勇气、有干劲。好了,既然没事,你赶紧进去,到厨房里搜索一圈,找到那镜子就搬出来。”

    年轻人答应一声,扔掉木棍,大踏步向前。

    我注意到,年轻人向前时,张全中不露声色地后退了两步,神色再次变得紧张起来。

    下意识的,我也随着他的步调后退。

    这是高手的直觉,没有任何原因可讲。

    年轻人一脚踏入门里,一脚还在门外,天空中陡然乌云下坠,电光刀光重现,将那年轻人斩为两段。

    另外三个年轻人同声惊叫,吓得连连倒退。

    “看起来,不行。”张全中说。

    我感到愤怒,也感到悲哀。张全中不愧是老奸巨猾的人,他怂恿年轻人向前,就是为了拿年轻人试刀,免得坏了大事。

    这种做法十分阴险,但也无可厚非。在他眼中,年轻人的价值远远低于我的价值,所以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原则之下,他选择了牺牲年轻人。

    张全中顿足:“可惜,可惜。”

    我心里只有悲哀,为了年轻人之死,也为了张全中的选择。

    人类生来平等,年轻人与我的性命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不过,无知者无畏,他为自己的莽撞冒失付出了最大的代价。

    “不要害大家白白送命了。”我不揭穿张全中,只是阻止剩余三个年轻人送死。

    “放心,土家的人来了,就一定能救你。”张全中说。

    正说着,西南方向有两人骑着一辆旧式自行车赶过来。

    “土家二少、三少到了。”有年轻人报告。

    张全中喜上眉梢,立刻转身,向那两人挥手。

    两人到了近前,下了车,把自行车倚在墙上。

    “老二、老三。”张全中打招呼。

    那两人的个子都很矮,大约在一米六零左右,其貌不扬,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猥琐。

    “张先生飞鸽传书召唤,敢不快来?请问,有什么吩咐?”那土老二回答。

    土老三比较年轻,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一双大眼颇为有神,灼灼地看着我。

    “掘地三尺,把院子里这位夏先生救出来。”张全中说。

    门口没有红线,更没有绳索拦挡,任何人想进就进。

    两人同时转身,迈向大门口。到了门口,又齐齐地停住。

    环顾四周,小院东西长度不超过四十步,南北长度不超过三十步,这大概就是我最后的生存之地了。布阵者封住了门口,也同样封住了其它七个方向,无任何可突破的缝隙。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间处处是青山。”我低声自嘲。

    当然,如果我死在这里,也等于是死在故土之上,毕竟这里就是大明湖东北方向,而我家的曲水亭街老宅则在大明湖的正南。

    济南是养育我的热土,我错失了时间,却没有错失空间。

    “有趣,有趣。”土老三笑嘻嘻地说。

    “什么有趣?”土老二眯缝着修长的眼睛,有气无力地问。

    “这里被人布下了‘龙头铡’奇门遁甲大阵,我们根本进不去。别说是你我兄弟了,就算把全济南的奇术高手都请来,也破不了阵。我猜,布阵的人一定是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才布下这种绝户阵,不给人留后路,也不给自己留后路。”土老三解释。

    土老二睁了睁眼,目光在我脸上扫了扫,嗯了一声,又把眼睛眯缝起来。

    “既然没办法,两位就可以省省心了。”我说。

    易经八卦是奇门遁甲之术的根基,也是一切虚幻变化的起源。当两个或者多个八卦高手对拼时,任何花样技巧都用不上,高就是高,低就是低,半点都掩饰不得。

    所以,我、张全中、土老二、土老三见到这“八门皆死”之阵,立刻明白,那布阵者高明之极,不是我们所能对抗的。

    “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土老三笑嘻嘻地说,“我们土家毕竟是中原奇术最古老的分支之一,如果就这么撒手撤退,不等于是灭土家的威风吗?说不得,今天要打起精神来,跟人间斗一斗。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都是济南人,这样斗来斗去,消耗精力,有什么意思呢?”

    “土家不能输。”土老二冷森森地说。

    “怎么不能输?输了还怎的?”土老三问。

    “老辈儿上就留下这么多玩意儿,咱俩得把这套东西利利索索地传给后辈,在中原奇术界留下一个‘土’字。”土老二回答。

    土老三大笑:“我也是这么想的,可今天这事儿闹大了,一不小心,咱哥俩就直奔黄泉而去了……唉,说这个干什么呢,扫兴,扫兴!”

    我看得出,他们对“八门皆死”大阵非常忌惮,却不想让家族蒙羞,必须舍命一试。

    “张先生,他是谁呀?”土老三回头问。

    张全中一字一句地回答:“他姓夏,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客人。”

    土老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张先生,大家都是这一行里混的。你该知道,敌人布下‘八门皆死’大阵就是铁了心要杀人。如果我们勉强救他,破坏了阴阳之气,那就必须有人拿命祭阵、祭天、祭地,才能保证大家全身而退。这祭品你准备好了吗?”

    张全中立刻点头,没说什么,但意思很明显。

    跟他来的四名年轻人已经有一人探路而亡,剩下三人,自然是祭阵、祭天、祭地者。

    我心底不禁愀然,但这时候已经无法阻止失控的局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好。”土老三点头,“上穷碧落下黄泉,咱们就先下黄泉,再上青天吧——”

    他的身体突然“矮”了下去,原先我稍微低头就能正视他的脸,但转眼之间,他的身高已经缩减到原先的一半,必须低头弯腰,才能跟他对视。

    原来,他的下半身已经瞬间陷入泥土之中。

    土老二向正西方向走去,转过小院的西南角,消失不见。

    我再回头看,土老三已经消失在原地,地上的泥土随即合拢,并没留下任何洞口。

    “土家的人很了不起。”张全中说。

    上古时期,周王伐纣,姜子牙麾下的先锋官土行孙能够潜地而行,神出鬼没,立下了赫赫战功。此后,所有“潜地术、钻地术、土遁术”都将土行孙奉为本行业的祖师爷。

    土老二、土老三的“潜地术”一定是来自土行孙,极其玄妙,无法详细解释。

    “耐心等等吧,可能会有些小麻烦,但我相信,土家兄弟既然答应了救人,就一定能做到。”张全中说。

    我对张全中既感激又不屑,因为他为了达成目的,总是不择手段,将所有人都当成了筹码,而不是有生命的独立个体。

    如果让他成功,则真应了《道德经》上说的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人不是刍狗、草芥,一个真正的高手首先要怀有仁德、仁慈之心,才能做到“仁者无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万利彩票  北京赛车pk10玩法攻略  北京赛车pk10助赢软件  众彩彩票  e乐彩娱乐平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