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409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1)

第409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1)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静官小舞背过身去,不忍看张全中的颓唐之态。

    “我张全中……我张全中……我张全中……”张全中哽咽起来,忽然屈膝,噗通一声跪倒在七人面前。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仿佛满腔怒火被他这一跪瞬间点燃,刺刺拉拉地狂烧起来。

    回顾二战历史,如果没有热血青年操枪抗日,中原所有城池早就落入敌手了。那些年轻人的血没有白流,他们用自己的死换来了中国百姓的生。

    “起来吧。”我一步跨过去,伸手拉住张全中的左臂。

    “兄弟,我不能起来,今天我就是一个头磕在地上,也得带着这群人去抄鬼子司令部。我死不要紧,济南的天不能黑,中国的天不能再黑下去了……”张全中号称“江北第一神算子”,本来是羽扇纶巾、风流倜傥的名帅、勇将之才,如今却跪在一群贪生怕死的奇术师面前,哭得像个无知的莽夫。

    “我跟你走,就凭这一跪,我夏天石这一百五十斤全交给你了!”我大声说。

    我也是济南人,夏氏一族世世代代生长于济南曲水亭街。不抗日,济南人就活不下去,就被鬼子践踏着、奴役着,活得狗都不如。

    “今天不抗日,可能苟活一天、三天、五天,但大家都不抗日,总有一天,鬼子来拆你们的房子、拖你们的女人、杀你们的孩子……各位,都醒醒吧,这时候不拧成一股绳,那就等着被鬼子零碎收拾吧!”我冷冷地说。

    我比这些人更了解历史,岛国倭寇有吞天野心,北击苏联,南控东南亚,同时又对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疆域虎视眈眈。为了更快、更高效地消灭占领区百姓,他们还丧心病狂地组建了731细菌部队……三大轴心国中,日本紧跟德国,要在全球展开屠杀风暴。唯一不同的是,德国人专门屠杀犹太人,而日本人却是疯狗一样泯灭人性,毫无目标性地见人就杀。

    “我们就去……就只跟着去,形势不妙就撤,行不行?”常大鹏率先转变了态度。

    “好。”张全中点头。

    “我们远远看着,不参与战斗,行吧?”那梁七公问。

    “好。”张全中再点头。

    “我们……我们……”庞二爷也开口。

    不等他说完,张全中已经接连点头两次:“好,好,只要你们肯去,任何要求,我全答应。”

    “好吧,跟老张去,多多少少捧个人场。都去,都去。”有人提议。

    “去,都去都去,早去早了事……”有人小声附和。

    我的心彻底凉了,指望他们鼎力相助张全中是根本不可能了,战斗结果如何,现在就能预料得到。

    几个人七手八脚扶起张全中,七言八语地打哈哈:“老张,别见怪,谁家里都老老小小一大堆人。这世道,先活好自己,再超度别人,对吧?好了好了,这件事说过去,大家还是好兄弟,都是好兄弟,哈哈哈哈……”

    静官小舞低叹一声,随风飘入我的耳朵里。

    我无法说更多,也无法做更多,更不能将一个身子分成两半,一半去助张全中攻打司令部,另一半则带静官小舞离开。

    “去,把后厨的烧饼和驴肉端出来。”张全中吩咐。

    很快,有人从后厨抬出来一口大筐、一只大锅。筐里是码得整整齐齐的空心炊饼,锅里则是切成薄片、撒上椒盐蒜泥的驴肉。

    张全中自己动手,抄起一个炊饼,又捏起四五片驴肉,慢慢塞进去,然后装进自己的口袋。

    所有人默默地看着他,都不作声。

    张全中弄好了五个炊饼,缓缓转身,面向所有人,沉声说:“大家都自己拿饼,自己夹肉,饼和肉拿完了,就把筐和锅砸烂了,丢到大明湖里去。”

    其余七个人脸色一凛,都明白张全中是仿效昔日霸王项羽“破釜沉舟、自绝退路”之策。不过,他们心里应该并不在意,反正早就拿定了隔岸观火的主意。

    “拿饼,吃饼,赶紧的,吃完干大事……”七个人嘀咕着围过去。

    张全中走向湖边,又回头招呼我:“兄弟,你过来,哥哥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我全身的血已经沸腾,只盼着能够放开手脚大杀一场,让日本鬼子的鲜血洗刷张全中刚刚那一跪的奇耻大辱。

    “坐。”到了湖边,张全中指着一根半枯的树干。

    “说吧,要我干什么?”我问。

    张全中微笑着坐下,再次邀请我:“坐吧,老济南人都知道,站客难伺候。坐下说,事情才能理得清。”

    我坐下,胸口不住地起伏,情绪极不稳定。

    “兄弟,别紧张,听我说——”张全中的左手按在我肩膀上,“这一次,我们玩一个‘丢车保帅、声东击西’的游戏。你最大的任务是好好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保护好静官小舞。听我说,听我说,这是我们既定的战斗方针,无论形势危急与否,也无论同伴是否离心离德,都不能影响我们的前进方向。你,夏天石,带好静官小舞离开铁公祠,然后一切都听她的,直到平安离开这里。”

    他的表情有些奇怪,并没说“离开济南城”,而是说“离开这里”。同时,他轻轻跺了跺脚,刻意加重语气。

    “你是‘江北第一神算子’,能否算一下,这一战结果究竟如何?”我问。

    张全中摇头:“明知必死,还要强算,那不是件有趣的事。作为一个奇术师,既要相信命数,又要奋发图强,全力在岩石峭壁之上种出花来,笑看风云,不屈不挠。未来太乱,变数如同织布机上的经纬路数,混乱到令人眼花缭乱。所以,我偷了个懒,没有去算,而是安心向前冲,过一关算一关,过不了关就跟敌人同归于尽。兄弟啊,古人老说‘埋骨何须桑梓地,人间处处是青山’,说得何等洒脱?这里是济南城,我们济南人死了,就应该埋在这里,化成肥料,滋养桑梓……十八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你放心去,朝天的光明大路等着你向前奔呢!”

    我不知道五龙潭那边有多凶险,只知道,此一役张全中必死。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

    他给七名奇术师下跪,就等于撕破了自己这张脸,将人生尊严全部扔开。到了这种地步,他虽然活着,却已经将自己这条命置之度外。

    “行,我懂了。”我点点头。

    “懂了就好,懂了就好。”他在我肩上重重地拍了两把。

    我没有想哭的冲动,大概眼泪已经被怒火烧干了。

    静官小舞远远地坐在水边,手里握着一根碧绿的柳枝,轻轻拍打着水面。

    “去告个别?”这句话在我嘴边转了两转,始终没有说出来。

    明知此去必死,何必劳神牵挂?也许“不告别”才是最有意义的“告别”,从此阴阳永隔,不再同天。

    “兄弟,其实我被人送了个‘神算子’的外号以后,就被这虚名缚住了,不好意思向别人请教。现在,我突然很想问你一件事,何为‘亚洲命盘’?三日之前,我夜观天象,突然看见银河正东的天际出现了巨大无比的星盘。我的记忆力还好,立刻发现它的布局与古籍中的‘亚洲命盘’一模一样。很可惜,我看的古籍来源于火烧阿房宫时的残骸,除了那个名字、那张星盘,再也没有其它讯息。在济南,我找不到值得请教的人,所以才拿出来问你。你见多识广,一定能解我疑惑吧?”他一边说,一边仰面向天,在刚刚黯淡下来的天际寻找着银河的踪迹。

    “那是与亚洲命运有关的东西,据我所知,日本皇室对它的认识颇深,并有可能操纵命盘,改变大国命运。我没见过那东西,所以解释不清。”我低声回答。

    “命盘”是“山、医、命、相、卜”里“命”部的最高深学问,其中的复杂程度不亚于宇宙星空的发源构造。解读命盘时,哪怕有小小的谬误,都会影响全部结果,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据我猜测,日本皇室对“亚洲命盘”的研究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不断地验算、求证、试错,到如今才有底气借助它的力量争霸全球。

    “是这样?可惜人生苦短,再也没有机会去碰触这种玄密学问了。”张全中苦笑。

    “别气馁,一切皆有可能。”我反过来劝他。

    “一个人想死,谁都救不了。”他摇摇头。

    “为什么想死?未来那么美好,就像你教导我的,活下去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不是吗?”我反问。

    “劫界——”他只答了两个字,轻吁了一口气,又摇头,“唉,不说了不说了,没意思。我枉称‘江北第一神算子’,连自己的命运劫界都突破不了,算来算去……算什么算?”

    我理解他的心情,盛名之下,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出了问题,已经不容许自己有丝毫的困惑不解。可是,人活一生,绝对不可能“全知”,那是神的境界,而不属于凡人。

    “张先生——”我叫了一声。

    “不要叫我先生,叫我大哥。”他纠正我。

    “张大哥,不要太悲观,人生无法十全十美,只要尽心尽力,也就够了。我知道一个人,平生身经千战,半胜半败,但他绝不气馁,屡败屡战。有好几仗,他麾下的部队全死光了,没过几个月,他又招兵买马,卷土重来。最终,他一鼓作气得了天下,成就‘战神’之名。你如果能尽力活下去,一定能迎来最终胜利。”我握着他的手说。

    在人生长路上,我始终相信,只要不死,总能翻身。

    “兄弟,谢谢你的鼓励,但已经太晚了。昔日西楚霸王退至乌江,也有人如此劝他,但他还是放逐乌骓马后自刎而亡,流芳百世,名垂千古。我张全中虽然无才无德,但也愿意仿效古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说。

    我立刻想起了伟人的两句诗——“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但我来不及开口,张全中已经站起来。

    “走了。”他故作轻松地叫了一声,并不看远处的静官小舞。

    其他人随声附和:“走了走了,都走了。”

    一行人离开湖岸向西北去,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小姐,你回个话呀?”小丫鬟的声音响起来。

    我向东去,走到静官小舞身后。

    那小丫鬟也在腰间束了一条武装带,一边挎着短枪,另一边插着一把匕首。

    “小姐,我要跟张先生去杀鬼子,你快答应一声啊?”小丫鬟拉着静官小舞的左臂,焦急地晃来晃去。

    跟着张全中走肯定难逃一死,但她眼中燃烧着的除了斗志,还有质朴无瑕的爱意。

    “我曾经答应过你娘,要好好照顾你,直到太平盛世。你肯去,我很感动,但我不能答应。”静官小舞坚决地摇头。

    小丫鬟突然放手,后退三步,屈膝下跪,一个头磕在地上。

    “小姐,我再也不能服侍您了,来生再见。”小丫鬟决绝地说。

    静官小舞拦不住她,因为她的心已经随着张全中离开了。

    “让她去吧,鸳鸯蝴蝶,各得其所。”我说。

    静官小舞怔了怔,柳条一甩,在湖面上扫出十几圈涟漪。

    “小姐,不管您同意不同意,我都去了。”小丫鬟起身,胡乱擦干了脸颊上的泪水。

    静官小舞长叹一声,举起左手,无力地挥了一下。

    小丫鬟获得准许,立刻飞奔向西,追赶张全中等人。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静官小舞低声吟哦。

    谁也说不清爱情是什么,也许小丫鬟对张全中所产生的也不是爱情,但她却奋不顾身去追,只求不负此生。

    “我们走。”静官小舞站起来。

    “张先生说一切听你的,能否告诉我,五龙潭那边是小凶还是大凶?”我问。

    如今我已经不奢望一个“吉”,“小凶”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小凶。”静官小舞说。

    “那我又如何带你逃生?”我问。

    静官小舞望定了我,目光十分冷静,如同月下的长刀。

    “不去,你也许会后悔。万事万物,相生相随,你保护我,我也对你大有裨益。这一局,我们谁都算不准,但却不能放弃,你说呢?”她问。

    我默默地点头,让在一边,跟随她西行。

    张全中带走了大部分人,我和静官小舞身后尾随的只是一百刀斧手中极少的一部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10定位胆玩法  e乐彩  E乐彩  北京pk10玩法规则  e乐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