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432章 富士山下,活死人墓(3)

第432章 富士山下,活死人墓(3)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门虚掩着,我只推开一条缝,闪身进去,轻若狸猫。

    屋里没开灯,正房只放着冰棺,自然没有动静。我侧耳听听,放着三口瓦缸的东屋一直有水声潺潺响着。

    我缓步向前走,右手触到冰棺后,立刻贴着冰棺的西侧前行。

    冰棺沉重坚固,一旦发生战斗,它就是一道最佳的防守屏障。

    我一直没有出声,而是要等眼睛适应了黑暗后,再作进一步行动。

    向前五步之后,我将近走到冰棺的头部,手指忽然触到了一件非同寻常的东西。那应该是一个人的手臂,准确说,是一个人的手肘、肘弯。按常理说,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躺在冰棺里的人将左臂抬起来搭在冰棺侧壁上——可是,躺在冰棺里的是静官小舞,一个已经死亡超过四十八小时的“人”。

    死人是不会动的,更不会把手臂伸出来。

    我屏住呼吸,右手食指、中指并列如剑,准确地按住了那条手臂的肘弯凹处。那是人体重要脉络通行之地,只要是活人,就一定有脉络跳动之声。

    五秒之内,我做出了最正确也最可怕的判断,那是一条死人的手臂,没有一点脉络跳动的迹象。

    刹那间,我脑子里转过无数念头,但没有一个是合情合理的。

    “她活了?她曾经活了,然后又死了?她半死半活?她正在复活?她的身体正在产生异变?谁动了她的遗体……”

    我无法解释任何一个问题,手指仍然压在那只手臂的肘弯处,迟迟不能挪开。

    嗒的一声,东屋里有人擦着了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烟。

    打火机熄灭,香烟上的火头一亮一灭,像是对我的嘲弄。

    我收回手,顺势站直身子,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屋内也有血腥气,而且比院中更为浓烈。

    “还是忍不住进来看?放心,我说过救人,就一定会救人。古人季布一诺,重逾千金,我老王虽然比不过季布,但答应别人的事就一定全力以赴。济南爷们儿嘛,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无信不立……你应该知道,我救人就是为了官幼笙。她死了,我以前觉得,欠她的永远都还不了了,必定引为终生的憾事。现在,天可怜我,又给了我这样的机会……谢谢你,小兄弟。”

    黑暗中,王煜的声音沉闷而艰涩,仿佛一个沙漠中身负重担、跋涉千里的旅人,终于看到了远方的绿洲。

    “别谢我,谢天。”我说。

    这是实话,其实我总感觉所有人都生活在上天画好的大圈子里。所有别离遇合,都出于上天的摆布。我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准确掌控,又怎当得起王煜这样说?

    “小兄弟,有机会的话,一定去活死人墓看看。”他又说。

    我摇头:“王老师,看起来你比我更关心活死人墓,应该去看的人是你才对。”

    王煜摇头一笑,香烟上的火头在空中划了个圈。

    “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当年官幼笙看不上我,我还不服气。现在,我终于明白,我与她之间隔着不知多少社会阶层,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她看好你,所以你可能还没觉察,她在你心里放了一粒种子,等到那种子发芽生根时,你就承袭了她的日本皇室脉络。你我都知道,只有皇室中人才能进入活死人墓,所以我进不去,你能进去。小兄弟,老哥我真是惭愧,枉大你二十几岁,却一事无成。这一次,我竭尽全力行事,就是想告诉九泉之下的官幼笙,我王煜不是靠祖宗招牌欺世盗名的二混子……”

    此刻,他已经没了之前的傲气,只剩下满满的追悔。

    相比王煜,我更怜惜官大娘。

    曲水亭街的老邻居们从未见识过她贵气不凡的一面,完完全全把她当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济南人,哪家有事都是一个电话召之即来,完事之后独自离去。

    她就像一颗埋没于尘土之内的明珠,终生没有显露光华,直至盍然而逝。

    “谢谢,我相信官大娘九泉之下一定能感受到王老师的这份深情。”我说。

    说话之间,我已经绕过冰棺,进了东屋,与王煜相距五步。

    空气中的血腥气浓得化不开,我仿佛走进了一个鲜血淋漓的屠宰场一般。

    “你杀了他们?”我涩声问。

    面对真相,我胸中没有任何愤怒,有的只是深深的失望。

    “你觉得呢?”他问。

    “我觉得,你一定有‘非此不可’的理由。方便的话,说给我听?”我说。

    和谐社会中,任何人都没有特权攫取其他人的性命,即使那三人来自于日本。抛开国籍、民族之分,我们都是大千世界中平等、平凡的一份子,如果王煜可以轻易杀死哪三人,那么在另外一个国家里,其国民就可以轻易杀死一名我们的同胞。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嚓的一声,王煜又擦亮了打火机,伸向距离最近的一口瓦缸。

    瓦缸里的水还剩大半,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个富士山来客斜躺在水里,双臂张开,搭在缸沿上。他的双腕内侧都出现了一条半寸长的新鲜刀口,白森森的肌肉醒目地向外翻开。

    他身上的血已经流干,脸上、颈上没有一点血色,全都变成了死气沉沉的苍白色。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还活着,胸口仍然缓缓起伏,如一条搁浅了的鲸鱼。

    “三个人,都一样。”王煜说。

    “能不能给我个解释?我相信你,但这种情形之下,总得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对不对?”我问。

    “解释?”王煜无声地笑了,松手熄灭了打火机。

    “解释……解释,我来……解释……我们三个已经来济南半年,随时听从张大师差遣。活死人墓这一派里的人分为很多种,我们就是……我们这一种就是……就是‘临、兵、斗、者、皆、阵、裂、在、前’九部中的‘兵字部’。我们是兵,你们中国人也常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呵呵……我们到这里来,就是要用自己的命去换静官公主的命。别多问,这就是事实,这就是……解释……”

    这是那缸中的富士山来客在说话,王煜无需解释,该做出解释的是他们。

    “好,我知道了。”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比起张全中留在铜元局后街的那些死士来,这些富士山来的死士做得更彻底、更激进。他们漠视自己的生命,早就把‘替主子们续命’这种人生观深植于生命里,不动则已,一动即死。

    这已经超过中国古代“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愚忠”行径,而是上升为一种诡异的信仰,与大和民族的武士道精神、事败剖腹仪式相契合。

    “他们一生下来就知道将来要为主人续命而死,这是活死人墓的伟大发明之一。我不干涉人家的内政,只是尽量以鼻烟饲之,延长他们的寿命,直到冰棺里的人醒来。我懒得杀他们,就算你误会我,我也懒得解释。”王煜说。

    “静官小舞什么时候能醒?”我问。

    “不知道,这你得去问老张。我是造鼻烟的,又不是行医卖药的江湖郎中。”王煜玩世不恭地笑起来。

    我的确有些误会他,如果那富士山来客不解释,这种误会也许将持续很长时间。

    “懒得解释”四个字将王煜的孤傲充分表现出来,他不怕被人误解,世人就算全都误解他,他也绝不会在乎。

    沉默了一阵,王煜再次开口:“小兄弟,跟我说说官幼笙的事。几十年了,我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想找个人聊聊她。我想忘了她,至少把关于她的事都压在心底,永不提起。可是现在,我越来越觉得,她一直活在我心里,越来越鲜活,越来越真实。”

    “官大娘是个热心肠的好人,曲水亭街老邻居几乎家家户户都劳烦过她,都欠她人情。她从不跟任何人提起自己的过去,大家提起她,都觉得她好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没有家,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人生历史。我曾经注意到,她很喜欢泉水,尤其喜欢夜深人静的时候坐在百花洲南头的河道边,一个人坐着看水。很早的时候,我记得好几次看见她用竹篮打水,就是把绳子拴在竹篮把上,然后将竹篮扔到水里去,隔好久再提上来。咱们都知道‘竹篮打水一场空’的道理,她那样做的结果也不例外。后来,我们都觉得她是在‘诳鱼’,渐渐地也就见怪不怪了……”

    我努力回忆那些细节的时候,顿时觉得官大娘做的事颇有些诡异。

    “竹篮打水?你有没有注意到,每一次那竹篮底下都贴着一张黄纸符?”王煜问。

    经他提醒,我的确看到过竹篮外面贴着符。

    “天下的水都是相通的,她那是在向活死人墓传递消息。”王煜低声惊叫,“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所有人都知道真相,只有我们被蒙在鼓里。活死人墓最初的主人是东海鲛人之主,后来皇室以三千童男童女祭海,诚意感动鲛人之主,才将活死人墓赐予皇室。自古以来,鲛人就有以‘竹篮托符’传递消息的独特方式——小兄弟,事到如今,真相已经大白,官幼笙是东海鲛人,只不过是出于某种目的才留在济南城内。我们都上当了,我们都上当了……”

    我被这种突然的转折弄得有些糊涂,而且屋内血腥气太浓,把我的鼻腔塞得满满的,根本无法静心思考。

    “小兄弟,吸了我的鼻烟,你就能想明白了!”王煜又取出了鼻烟壶。

    我并不怀疑他的诚意,自然地伸手,任由他把鼻烟磕进我的右腕鼻烟穴内。

    “呵呵,小兄弟,上一次我为了探索官幼笙的消息,让你吸了另一种东西,对不住,对不住啊!”王煜不愧是济南爷们儿,对错分明,立刻向我道歉。

    我摇摇头,来不及纠缠这些,将鼻烟一吸而尽。

    经过了短暂的冷涩、辛辣感受之后,那些烟末迅速钻入我的呼吸系统,自上而下,凉了个遍。

    “官大娘是鲛人,则静官小舞也一定有鲛人的血统。张全中身为算术高手,百分之百明了这一切。那么,他为何没有向我说明?他到底想隐瞒什么?鲛人之主是海中霸主,更是鲛人们绝对的主人——我知道了,为什么张全中和静官小舞必须采取一种复杂艰难的方式追求永生,原来他不仅仅是要避开旧政府、日本人,更要千方百计避开鲛人之主。可惜,只要生为鲛人,就终生是鲛人之主的奴隶,这是无法改变的大自然规律。现在,张全中意欲何为?他究竟要我和连城璧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张全中的“算计”之力,又一次,他把所有人当成棋子,利用了每个人的情感弱点,以此构建了一盘波诡云谲的乱局。

    这个局中只有唯一的受益者,那就是他自己。

    “小兄弟,你明白了吗?”王煜问。

    我摇头:“不明白,能够想通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或许我此时该走出去请教一下张先生,听听他有什么高明解释?”

    哗的一声,屋门在我身后打开,又迅速关闭。

    我听到了属于连城璧的熟悉的脚步声,但这似乎不是一个好兆头。

    “天石,有进展吗?”连城璧打开了手机上的电筒,光柱笔直地投向屋内的瓦缸。

    我本来不想让她目睹富士山来客的诡异模样,但电筒一亮,东屋内的血腥场面就全部展现在她面前了。

    “他们是自残,以命换命,救静官小舞。”我用最简短的话解释,随即又问,“你进来,外面由谁望风?”

    连城璧的话让我的心坠到无底冰窟之中:“张先生已经从屋顶下来,全力替我们观敌掠阵。放心,为了救静官小舞,他已经做了最充分的计划。”

    这一次,连王煜也意识到了情况有异,吐掉烟头,奔向南窗。

    “窗棂是焊死的,快去看看门口,先出去再说!”他大声提醒。

    我拉着连城璧奔向门口,百忙之中,她用电筒照向冰棺。

    那只搭在冰棺沿上的右臂的确属于静官小舞,但她依旧闭着眼,静静地躺着。

    “真是神奇,我现在似乎有点相信张先生的话了——”连城璧说。

    她刚刚进门时,只是反手掩门,绝对不会内锁或者外锁。可是,当我到了门口,伸手拉门,才发现两扇门从外面反锁,严丝合缝,密不透风。

    外面,只有张全中替大家观敌掠阵,也只有他,才会反锁屋门。

    “张先生,开门吧,我知道你在外面。”我举起手,轻轻叩门。

    “他为什么锁门?他要干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他不想救静官小舞了吗?”连城璧一连四问。

    张全中永远不会回答这样的问题,因为他若想带静官小舞避开鲛人之主,就得做大量工作,并且不断地拉来垫背者,替他们去死。

    我忽然觉得,在张全中、静官小舞这里,我枉费了仁慈与善良。这已经成了我的明显软肋,次次都被张全中成功利用。

    “张先生,开门,开门!”连城璧举手拍门。

    “不要叫了,叫不开的。我现在有了另外一条线索,官大娘有鲛人的成分,那么静官小舞也是鲛人,属于东海鲛人之主麾下的奴隶。张全中一路遁逃,也是在逃避鲛人之主的追杀。现在,他把我们困在这里,有可能是胁迫我们帮忙,好躲过各方面追杀,赢得时间,逃到欧美去。”我第二次解释。

    连城璧颓然后退:“竟然是这样?他也果真无耻到极点,睁着眼说瞎话,说得跟真的一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直播  E乐彩  万利彩票  北京赛车pk拾杀号软件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