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480章 白日流血,千里挂孝(3)

第480章 白日流血,千里挂孝(3)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在煎熬中等待了二十分钟以后,唐桑的车子终于出现在进入车库的坡道上。大灯亮着,两道灯光如同利剑,撕碎了车库内的晦暗气氛。

    我向车子扬手,隐约可见唐桑端坐在驾驶座上,双手扶着方向盘,目视前方。

    “只要回来就好,总算放心了。”我自言自语。

    唐桑的车子下了坡道后没有减速,而是笔直前行,没有任何刹车迹象,直接撞向了停在对面车位内的一辆黑色奔驰车,发出轰然巨响。

    我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呼喝,只能在碰撞发生后才飞奔过去。

    唐桑驾驶的车子安全气囊已经弹出,把她挤压在座位上。

    我打开门,立刻闻见刺鼻的血腥气。不过,唐桑并非撞车受伤,而是胸口、腹部有着十几处贯通伤,每一个伤口都在汩汩地向外冒着血泡。

    她已经气绝,但脸上却挂着淡淡的微笑。

    我向坡道上望去,既无人,也无车,凶手不见踪影。

    “唐桑,唐桑……”我叫了两声,再也无力发声,因为她受伤太重,大概当场就已经断气,用最后残存的意识勉强开车下来。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等她,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她的死讯。

    此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双手按着车门,眼中只有刺目的血色。

    车库里有监控,不到三分钟,医院的保安就赶过来。他们从监控室出发时就已经报了警,警车很快就开到车库来,闪烁的警灯令得这空旷冷寂的车库也变得热闹起来。

    警察并未从我嘴里问到什么,我只是说下来接人,至于唐桑曾经去过什么地方,我完全不知情。

    警察调出了医院内部监控,监控画面显示,唐桑到达医院大门口时,身体、神态一切正常。进入车库前,有一段道路两侧全都是高楼,路灯也坏掉了两个,导致那段路的环境十分黑暗,无法从画面中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车子驶过那段路之后,突然左右扭摆,似乎已经失控,勉强进入车库坡道,遂发生了后来的撞车事件。

    唐桑死了,而且是遭重创而惨死。杀死她的,自然是那黑暗道路上暴起的凶徒,但将她送上死路的却是我。

    “杀人者使用了*,伤口开放性撕裂,即使只有一个伤口也能致命,更何况是连续刺了十二刀,一刀比一刀更狠,更猛。我猜测凶手早就埋伏在车内,一直在等待机会杀人。杀人之后,从车窗里跃出去逃走,不留痕迹。我怀疑,那两处坏掉的路灯也是歹徒所为,这五十米的黑暗路段也是他精心选好的……”法医的见解合理而精准,令围观者频频点头。

    我无法多说一个字,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两条被摔晕过去的黄花鱼。

    张全中闻讯赶来,始终站在我身边,免得我支撑不住倒下去。后来,他向警察说明我的身体状况,先带我回病房。

    “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得挺住。唐小姐遇害,警察会追查到底。现在你好好休息,把身体调养好,去做更有意义的事。”他说。

    我在床上躺下,直挺挺的,面朝屋顶。

    “夏兄弟,我会派医院里最好的护理团队来照顾你,你有任何要求,只要提出来,他们一定能满足。”张全中在我耳边说。

    我吃力地摆手,示意他不要开口说话。

    这时候,我多希望唐桑能再叫我一声“姐夫”,能开门进来,关切地提醒我喝汤吃药。可是,这一切都不可能了,她倒在车里,身中十二军刺,刺刺贯穿身体,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谁杀了她?我要加倍偿还,刺对方二十四刀,给唐桑报仇。可惜啊可叹,唐桑死了,再也不会复生,再也不会给我机会回报她的关心。老天真是无眼,唐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她落得如此惨烈的下场?”忽然之间,泪水浮出眼眶,令我视线模糊。

    我想为唐桑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如果她九泉下灵魂有知,就能明白我心里这份不舍了。

    “夏兄弟,你躺一会儿,护理团队马上过来。”张全中交代完,匆匆开门出去。

    我默默地流泪,恨自己没有善待唐桑,始终刻意跟她保持距离。那一定狠狠地伤了她的心,以至于到了后来她始终自觉地跟我保持距离。

    她留在我脸颊上的那一吻似乎还在,轻轻的,甜甜的,代表了一个女孩子的处子真心。

    在混乱、麻木、心痛、沮丧中度过了半晚,新来的护理人员帮我注射营养药、吸氧、吗啡推注,在病床前忙个不停。

    哀莫大于心死,这一刻,我的心真的死了,比失去唐晚时更甚。

    我欠唐桑太多,这一世已经无法偿还。

    清醒过来之后,我打电话给陈定康。

    “什么?我没见过任何人,现在也不在将军路,而是在另外一个隐蔽窝点里。我也想到了,经过盖家沟一战,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我,我得深度潜伏,才能躲过捕猎。我既没接到电话,也没看到一个女的,更别提接头的事了。小兄弟,你暂时别找我了,免得害我暴露行踪。下一次我主动找你,而且不打电话,直接去医院。挂电话吧,你那边的信号不安全,很可能被监听了。”他说。

    我麻木地嗯了一声,他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被监听,唐桑见到的根本不是陈定康,而是另外的某个人。同样,在归程中,对方设下埋伏,夺了唐桑的性命。我太大意,已经看到凶兆,却没及时向唐桑说明,才害得她送命。现在,我必须深刻反思,敌人到底隐藏在何处?是张全中和静官小舞主导了这次杀戮吗?还是医院里的其他人?唐桑偷听过张全中打电话,难道这就是她的死因?”我无法做出合理解释,每一个问题都有无数可能。

    “给我注射镇静剂,我需要冷静,彻底的冷静。”我吩咐窗前那护士。

    她请示了值班医生后,给我注射了杜冷丁。杜冷丁是高度镇痛剂,但却医治不了我的心痛。不过,当身体的痛感消失后,我总算能够真正地进入沉睡状态,让自己疲惫的身心得以休养。

    黎明醒来,又是一个晨曦初现的清早。

    给我打针的护士在沙发上坐着,单手托腮,半睡半醒。

    我冷冷地环顾室内,没了唐桑,这里如同人间地狱一般,只带给我痛苦的回忆。

    “先生,你醒了,感觉身体怎么样?是不是口渴得厉害?”那护士站起来,一边说话,一边忍不住捂着嘴打哈欠。

    我舔舔嘴唇,觉得嘴里满是血腥味。

    “先生,你先别动,必须得卧床休息,因为昨晚你在睡梦中吐了三次血,一次比一次多。今天必须由医生做诊断,才能决定下一步的医疗方案。”小护士一丝不苟地说。

    我看看床前,果然有三处血迹,血点溅得到处都是。

    护士按铃,两名医生拎着听诊器飞奔而来,一左一右,给我进行了十几项身体检查。

    “没事了,三次吐血,等于是把满腔的激动情绪都抒发出来了。不过,你身体已经异常虚弱,最好是连续卧床休息,按医嘱服药,静养一个月,也就能恢复得差不多了。”一个医生说。

    我不搭理他,如果真的静养一个月,那就什么大事都耽误了。

    在医生检查时,我就已经制定了计划,联系夜明珠,借助她的力量找到刺杀唐桑的凶手。

    我已经无法相信张全中和静官小舞,因为我总觉得他们的笑容背后隐藏着极为陌生的东西。

    盖家沟一役,夜明珠刺杀青魔手后消失,一定有她如此行事的道理。

    我有种预感,陛下、青魔手一死,很多隐藏力量都会应声而动,以鲛人之主为目标,力求在十二海岛事件中分一杯羹。

    这就是江湖,谁先倒下,谁就会成为其他人分食的美餐。要想不被人吃,就得先学会吃人。

    起床之后,张全中、静官小舞联袂过来探望,说了很多安慰的话。

    我无言以对,毕竟是自己走错了一步棋,才害得唐桑送命。

    “夏先生,人总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无论什么时候离世,只要觉得死得值,就会死得其所,心无挂碍。唐小姐喜欢你,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我也于心不忍。这样,如果你不想面对,我可以代为处理后事,让唐小姐入土为安。”静官小舞说。

    我点头致谢,把那些事托付给她。

    “凶手有眉目吗?”张全中问。

    我摇摇头,医院的监控质量很差,对找出凶手毫无帮助。

    “我去找道上的黑客想想办法,杀人者一定会在不同地点的监控里留下清晰照片。拿到照片就能按图索骥,即便他躲进老鼠洞里,也要把他抠出来。”张全中说。

    不管结果如何,此时他们诚意满满地说这些话,总是让我心里热乎乎的。

    除了感谢,我已经说不出任何话。

    “多考虑考虑,看看谁会对一个医院的护士不利。如果凶手针对的是你,大可以闯入病房行刺。唉,真不知道这种盲目的刺杀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张全中叹息着走出去。

    我让护士拿来报纸,强迫自己一段一段看那些枯燥乏味的新闻,借以控制情绪,让自己的心恢复到古井无波的状态。要想发挥第六感,静心、定性是不可或缺的。

    大概在上午九点钟,护士交班,一个长发细腰的护士进来,替换一夜没睡的护士。

    等那护士走出去,长发护士便关了门,径直走到床前来,举手摘下了口罩。

    我瞬间认出,她正是夜明珠。

    “夏先生,我是来帮你的,不要紧张,也不要声张,我们可以认真讨论一下唐小姐的死因,然后由我出马,找到凶手,千刀万剐。”夜明珠说。

    我预感到她会来,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多谢,正有此意。”我微微点头。

    夜明珠把椅子拖到床前,拿出铅笔和记录本,飞快地画了一张路线图。

    “这是昨晚唐小姐的出行路线,基本是医院到将军路、将军路到荷花路,然后,又从荷花路原路返回,在医院的黑暗路段遭到刺杀。我会调取沿途录像,将一切可疑因素全都挑出来,一一列表比对。你知道吗夏先生,使用*作为武器杀人的帮派极少,唯一的三两个,近年来也都被51地区收编,成了他们留在大陆的探马斥候。我猜,陛下、青魔手一夜间皆死,才引发了对方的报复。”夜明珠说。

    青魔手是夜明珠杀的,陛下则是死于长清别墅那边的高手,这一切跟我和唐桑无关。再怎么算,也不该报复在唐桑身上。

    “把那些帮派都找出来,一个一个排查,找不到凶手、凶器的话,全灭之。”我说。

    我从来没有深恨一个人或者一些人,宁愿他们伤的是我,也不愿唐桑受连累。所以这一次,我不再求仁求义,也不再以德服人,只想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为唐桑讨还一个公道。

    “我知道了,以杀止杀。”夜明珠点点头。

    “为什么要杀青魔手?”我问。

    “为什么不能杀他?他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再活下去,只会成为其它势力的猎杀目标,给我增添无穷无尽的麻烦。况且,他手上沾了太多人的血,杀他等于是除暴安良、替天行道,对不对?你要知道,多面间谍最可恨,根本就是在到头上舔血。这样的人多活一天,就能多搞出很多事来。可惜的是,我没料到陛下也同时遭人暗算,弄得自己措手不及,后悔也没用了。”夜明珠回答。

    青魔手当然该死,这一次夜明珠不杀他,我也绝对不放过他。

    如此说来,夜明珠所做的,也正是我想做而没做的。

    事到如今,双方捐弃前嫌,选择继续合作,才是明智的上上之策。

    “你在医院里好好养病,很快我就能带给你好消息。”夜明珠很肯定地说。

    我咬着牙点头:“如果方便,记得留活口给我,我得亲手结果凶手,给唐桑抵命。”

    夜明珠重新戴上口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从口罩上沿盯着我,忽而长声叹息:“夏先生,那位唐小姐对你而言算什么?是红颜知己吗?还是……仅仅是朋友、亲戚、妹妹?如果其他人也在同样情况下丧命,你会不会也如此愤怒?”

    我决然摇头:“不会。”

    夜明珠追问:“为什么?”

    我冷静地回答:“她帮我很多,这次也是为了帮我做事而死。我预见到了大凶兆,却没有做最充足的准备,才导致她送命。我欠她一条命,所以必须血债血偿,亲手宰了凶手,血祭唐桑。”

    “你还是爱她的,我猜得对不对?如果她能活着听到你这样说,一定会开心的。”夜明珠敏锐地指出了我的潜意识。

    我低头沉思,无法否认夜明珠的话。

    唐桑年轻漂亮,善解人意,愿意为了我奉献一切。我应该爱她,或者应该告诉她我心里的真实想法,而不是刻意拒人于千里之外。

    “好了,我去查找凶手,你自己多保重。”夜明珠起身。

    我及时地阻止她离去:“你也是51地区的人吗?如果你是,我希望大家有更深度的合作,比如找到镜室,或者是挖掘到鲛人之主的秘密。当然,如果你不是,那就当我没说。”

    通过陈定康的窃听器,我听到了夜明珠与青魔手的对话。该次对话的内容足以说明,夜明珠与51地区有紧密联系。

    夜明珠眨了眨眼睛,眼角浮出笑意,然后轻轻摇头:“夏先生,该知道的就知道,不该知道的就不应该知道。知道太多,没有任何好处。上一代江湖上的百晓生怎么样?最后不还是因为话太多、知道太多而死?我从未见过某个人能与51地区合作后还能全身而退的。那是一个大型黑洞,只会将人大口吞噬进去,不留一点痕迹。说实话吧,我对你也很有好感,所以才冒险前来,替你解决报仇的事。至于以后,不要做江湖人,也别做奇术师,还是好好做个普通人吧,至少那样能活得长久一些。”

    我低声回应:“只有挖掘到鲛人之主脑子里的秘密,才能救我的朋友连城璧。只有找到镜室,才能救我的朋友唐晚。我这一生,宁愿自己体无完肤、生不如死,也必须保证朋友们的安全。”

    现在,我既然选择信任夜明珠,就会在她面前卸下伪装,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即使粉身碎骨,也要保证连城璧、唐晚能够毫发未伤地重回这个美好世界。

    “她们都是你的朋友?抑或是女朋友?我很钦佩你的这份决心,但这些事不是赌咒发誓就能解决的,必须一件一件身体力行去做,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好了好了,我们先解决唐桑遇刺这件事,才商谈其它,可以吗?”夜明珠皱起了眉,不停地摇头,似乎已经被我的问题搞得头疼不已。

    “这次你帮我,下次我帮你。”我向她伸出右手。

    “我并不需要任何人帮忙,早就习惯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绝不麻烦别人。其实,一个精神强大的人最终总会变得身体强大,能够解决任何事。我希望你先做一个精神强大的人,从这张病床、这个病房、这家医院里走出去,洗清晦气,重回江湖。夏先生,我怀疑一切霉运都是这家医院带给你的,而把你留在医院里的人,恰恰就是要控制你、构陷你的敌人。譬如……譬如……哈哈哈哈……”

    夜明珠不直接提张全中的名字,但实际已经点明指的是谁。

    我刚刚开始怀疑张全中,这种后知后觉实在是来得太晚了。

    “我会好好考虑你说的话。”我点点头。

    夜明珠盯着我,久久不语,忽然又发出一声长叹,轻声低语:“真是怪极了,好像是我前生就欠你的,只要你说的话,我都愿意听,你想做的事,我都愿意去做。虽然明明知道大家就像鱼与飞鸟一样,最终水里云间两分张,不得任何善终,可我就是忍不住,必须要来见你。你说,这是不是一种病?是不是传说中的相思病?如果这种病可以得一生,我就宁愿天天为你害病,每一分每一秒都病着,永不痊愈。”

    这种*裸的表白让她羞红了脸,但她没有停下,而是一直把话说完,才飘飘然出门离去。

    我心里已经被仇恨充斥,无法容纳夜明珠的感情。但是,我会记住她说的,情长情短,来日必定回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东方彩票  北京赛车pk10彩赔率多少  东方彩票  东方彩票  北京赛车pk拾中奖规则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