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483章 噩梦谁先觉(3)

第483章 噩梦谁先觉(3)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我下去,先破了阴阳鱼再说。”我向水中一指。

    陈定康摇头:“你好好看看水势,我觉得……水池暴露在楼顶,日晒雨淋,风沙俱下,怎么可能这么清澈?就算是每天放水、注水,这池壁上也会挂着青苔才对。我怀疑,这水中也设了局,但我看不出来,否则刚才去见你之前,我就先打破阴阳鱼了。”

    我蹲下去看着池水,池壁、池底果真没有一丝青苔,这水池竟然干净得就像刚刚擦洗过的宾馆浴缸一样。

    济南四季风沙极大,普通的一缸水放在外面三天,就会落上灰尘、树叶之类。放十天以上,缸壁上必生青苔。如果放到三十天以上,就有可能变成一缸废水了。

    两个水池如同敞开口的大水缸,无论怎么保护,都不可能洁净如斯。

    “是啊,怎么会这样?”我也心生疑问。

    仔细观察之下,我发现原来水中并不平静。水平静谧,但那只是很浅的一层,再向下,水波不断地逆时针旋转,卷起了一阵阵鱼鳞般的细浪。

    “水中有生物。”我说。

    陈定康蹲在我身边,取出一支红光射线瞄准器,按下开关,一道红色激光射入水中。

    大约过了五秒钟,激光光柱四周涌起了大片大片的浪花。我虽然看不见水中有什么,却能明显感觉到,那隐形生物正在大口咬噬光柱,把那红光当成了入侵者。

    “南美隐形食人鱼。”我明白了。

    陈定康脸色大变:“这东西如果……从池子里逃逸出去,整座城都得遭殃,尤其是济南这样的多水城市。每年夏天,那些野泳的人见到任何水池、河道都不要命似的,不淹死十几个,就不算是一年。”

    济南每年都有游泳淹死人的新闻,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有些地方上午淹死人,下午野泳者照常游泳,根本不当回事。济南人对于游泳的执着超乎寻常,甚至比吃饭睡觉都重要。

    “泉池……谁又能保证,这些隐形食人鱼没有进入泉池水道呢?”我打了个寒颤。

    古人都说,善用者溺于水。

    可是,济南的泉池都是有边有底的,平时绝对不可能仅有一个或者几个野泳者,而是很多人一起游,热闹非凡,不亚于正规的游泳池。那些野泳者水性都不差,否则也不敢到那么深、那么冷的地方游泳。虽然如此,那些野泳者还是有人中招。如果排除了抽筋、呛水、受伤等原因,也有可能是在水中遭了不明生物的袭击而死。尤其是在砚泉那种矿坑形成的水系中,这种可能性就更大了。

    这里是城市中心的大医院,如果有人在楼顶布设“阴阳鱼之局”,水中又豢养了危险生物南美食人鱼,难道就无人觉察吗?

    “听我说,这是大凶兆,我们还是不要继续追查下去了,先行撤退为妙。”陈定康低声说着,脚步后移,准备打退堂鼓。

    破坏不了阴阳鱼,这栋楼的风水格局也就无法改变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搬离此地。

    “我会带连城璧一起走,远离是非之地。”我暗自下了决心。

    “你说,到底是什么人在此地布局?这样一个风水败局矗立了多年,难道没人认识吗?”陈定康再次挠着头问。

    济南人再没有见识,对这种明显败局还是能认出来的。除非,有人故意维持现状,根本不容别人改变。

    我和陈定康在楼顶分手,然后回病房去。

    为了扭转风水带来的逆运,我将健身房里的四面大镜子移动位置,一直拖到南窗边,全都斜转三十度,将窗外投射进来的光线反射出去。这样做的目的,既能破煞,又能阻挡外面的负能量涌入,改写“困”字局和“囚”字局的危害。

    这只是权宜之计,真想改变风水命局的话,就得拆掉屋顶的阴阳鱼,或者拆除院内东、西两组小楼,让大院中的“四面墙”布局改为“二轨并行跑大车”布局,使得东西方向的气流通畅起来,以此破除败局。

    小玉醒来之后,虽然满脸惊惧,但却没多说一句话,老老实实推着我回房间。

    奇怪的是,房间内竟然有一个人在等我,正是此前被吓破了胆的宗博士。

    他在沙发上正襟危坐,旁边摆着厚厚的十几本卷宗。一见轮椅进来,他马上起身,恭恭敬敬地向我鞠躬致敬。

    “不必多礼,宗博士。”我有些不好意思。

    “夏先生,此前对您认识不深,多有得罪,请原谅。”宗博士满脸都是诚惶诚恐。

    作为一名医学博士,他的专业知识足够深厚,但却没有太多江湖经验,否则也不会被陈定康戏弄得晕头转向了。

    我从轮椅上下来,示意小玉出去。

    宗博士把卷宗抱起来,放到书桌上,再次鞠躬:“夏先生,这些卷宗都跟陈定康先生有关。除去上次我交给您的那一本,剩余九本,都是他的日常生活记录。陈定康先生是个奇人,一生经历丰富,有经天纬地之才。只可惜,他的脑部神经出了些小问题,才导致行为乖张。如果夏先生肯帮忙,把他请回来做一些神经校正手术,一定就能挽救一位旷世奇才。所以,我冒昧过来,把一切卷宗带来,请夏先生审阅。”

    我请他坐下,随手拿起最上面一本卷宗翻阅,赫然发现内页里有“陈定康对医院大厦风水格局的论断整理”这一行字,记录时间为五年之前的春天。

    在楼顶时,陈定康并没有提及曾参与过医院大楼的风水勘察。如果有他参与,必定不会发生低级错误。

    “宗博士,难道陈定康对医院大楼的风水进行过推论?结果如何?医院方面有没有按照他的意见修改风水布局?”我问。

    宗博士点头:“是,他对医院风水提出了若干意见,全都在卷宗里一一记录清楚。我有幸参加过当时的讨论会,领导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当场拍板,在楼顶建了消防水池,其作用是‘引天河之水泽被苍生’。还有一条,当时大楼的地下三层、四层为太平间,使用起来很不方便。陈定康建议,将太平间挪走,在大院西边新建小楼,作为新的太平间。原先的地下三层、四层变成了高科技病理研究室,在那里进行一个名为‘越界者’的秘密项目,由他亲自挑选一批精英人员进行。”

    我越发感到奇怪,因为陈定康对这些东西只字未提。

    如果他曾为医院做过这么多事,为什么现在忘得一干二净,在“阴阳鱼”布局前恐惧退缩?

    “是你自己要来找我,还是医院领导派你来的?”我问了很关键的一个问题。

    宗博士迟疑了一下,缓缓地垂下了头。

    “是你自己。”我替他回答。

    宗博士长叹一声:“是,是我自己主动来麻烦夏先生的。没办法,我现在……我现在……”

    他轻轻解开了白大褂,又解开西装、衬衣的纽扣,露出了松弛的胸部肌肉。

    以他的年龄,以肌肉示人,是件非常可笑的事。不过,我的视线一落在他的**之间,便惊讶地站起来。

    男人的**之间必有护胸毛,有人长得茂盛,有人长得稀疏,但都或多或少有一点,不可能光秃秃一片。现在,宗博士胸口的皮肤十分干净,非但没有护胸毛,而且多了另外一样东西。

    那些东西呈鳞片状,每一片都如同成年人的指甲盖大小,一片压着一片,细密而整齐地排列着。

    我粗略地数了数,总共有三十五到四十片左右。

    “这是什么?”我问。

    “你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何必明知故问?”宗博士苦笑。

    他把衣服扒开更宽一些,让那些鳞片全都暴露在我面前。

    那是鱼鳞,货真价实的鱼鳞,并且每一片都嵌入宗博士胸口的肌肉里。或者可以反过来说,每一片都是从宗博士的胸口肌肉里长出来的。

    “是鱼鳞,你接受过某种手术,改变了自身的体质?难道这些跟‘越界者’项目有关?这项目的核心内容是什么,怎么可能让人体长出鱼鳞来?陈定康、陈定康……我明白了,‘越界者’项目就是一个人与鱼的跨界转换,对不对?”我的思维快速跳跃,每问一个问题,就能从宗博士的苦笑中获得肯定的答案。

    事情很明显,陈定康跟宗博士之间的交集十分复杂,而不是上一本卷宗中记载的那样,只跟十二海岛宝藏有关。

    “鱼都是有寿命限制的,最长都在四到五年之间,再活得长一点,也不会多于六年。没有任何一条鱼能长到庄子说的像‘鲲’那么大,陈定康夸过很多海口,那时候我对他的迷恋就像向日葵对着太阳转一样,他说任何话,我都奉为经纶,直到他提出了‘人化为鲛’的理论,我也深信不疑,愿意第一个去做实验,结果……结果就变成这样了……”宗博士放下衣服,双手捂脸,呜呜咽咽起来。

    我的心再次下沉,感觉又一次被陈定康骗了。

    无论他是有心还是无心,总是把我置于非常被动的地步。宗博士的痛苦之色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胸口那些鱼鳞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我的寿命就快到期了,没有人能救我,把这些卷宗贡献出来,让后来者不再被骗,就是我对这个世界做的最后一件善事……夏先生,你好好看看这些,好好看看,我这一生,活得真是愚蠢,枉费了在医学院那么多年的学习。我这智商,怎么能为人师表?怎么能教育别人家的孩子积极向上?”宗博士说到痛处,伏在沙发上号啕大哭。

    我快速翻阅卷宗,里面不仅仅有文字说明、公式计算,还有一部分相当繁复的图表。另外,近百幅图片完整演绎了“从人到鲛”的过程。在陈定康的学说中,从人的状态到鲛的状态,是生命的大幅度飞跃。

    他说,人的祖先根源在于大海,从人到鲛,正是一个“深度返祖”的过程。任何一个成功“返祖”的人,都会进入生命中最辉煌的境界。

    在他的医术说明中,从人到鲛必须经过身体进化、精神进化、灵魂进化这三个不同的过程,也即是生命形态的层次演变。在手术、药物、精神灌输等种种具体手段之下,一个正常人会安然无恙地过渡到鲛,毫无痛苦,毫无障碍,也没有任何生命危险。

    这是彻头彻尾的邪说,但身为医学专家的宗博士却偏偏深信不疑,成为了陈定康的追随者。

    “他是鲛人之主……只有鲛人之主,才会教导人朝着那个方向演变,把人改造为鲛。他的终极真实身份只能是鲛人之主,其它的七海海盗王、陈氏一族后代都是一层一层的伪装……非我族类,其心必殊。留这样一个祸根在城市里,真的如同*一样,不知会祸害多少人。”我不禁发出一声浩叹。

    现代人由于信仰严重缺失,在成长过程中总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思想歧路。一旦被陈定康之流利用,则会万劫不复。

    “宗博士,你先不要哭,镇定一点,让我们一起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好的挽救措施?”我只能如此安慰他。

    宗博士将右手探入口袋,颤颤巍巍地摸出一只牛皮纸信封,按在茶几上。

    我猜,那一定是他跟这个世界诀别的遗书。

    “没有办法,我查过很多国际一流医院的数据库,生命转化是不可逆的,尤其是在体表特征出现之后。我已经预感到,我会像一条鱼一样死掉,连最后的尊严都留不住。所以,我决定,必须提前自绝,在所有人还不知道真相以前,悄悄地死。现在,卷宗都在这里,我的包袱也卸下来了,该是与这世界诀别的最佳时机了。”宗博士艰难地起身,扶着沙发背向外走,脚下踉踉跄跄,似乎随时都会倒下去。

    我追过去,伸手扶他的左臂。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宗博士受惊,吃力地挥动左臂,将我逼退。

    我发现,他挥臂的动作十分怪异,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的动作,而像是一条鱼挥动背鳍一样,幅度极小,只是在顺时针划圈。

    “不要碰我,让我有尊严地去死,好吗?”宗博士再次呜咽起来。

    我后退一步,立定站好,向他鞠了一躬。

    对于一个濒死的人来说,外人的任何援助都是他的负担,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也许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目送他离去,消失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我救不了他,就算是陈定康亲自来,也救不了他。

    宗博士是一个失败的试验品,如果是流水线作业的话,早就被扔进次品筐里了。可惜他不是工业产品,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临死之前,他把卷宗交出来,这是一个医学工作者不能泯灭的良心使然。单单就这一点,值得世人真心钦敬。

    宗博士走出去,脚步拖沓,渐行渐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中奖规则  98彩票  顺发彩票  e乐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