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第488章 反背开弓局(2)

第488章 反背开弓局(2)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闭眼,登楼!”王镇武低喝一声。

    我闭上眼,他的拇指指甲在我掌心里缓缓移动,慢慢地划出一条折线。

    登楼必须反复折转,跟着楼梯向上。此刻王镇武划的那折线长度、角度跟登超然楼一模一样。所以,当我的注意力全都在他指甲上的时候,脑子里就好像有了“登楼”的意识。

    他的指甲七折七转,我也觉得自己登上了七层。

    “向西北看,湖心岛、长堤荷塘一带。”他继续提醒。

    我默默地向着西北转身,目不能视,但脑子里自然而然地出现了大明湖水面上的真实景象。

    老济南人对大明湖的一草一木、一水一石都了若指掌,毕竟打小就在这里一天天长起来,大明湖就像自家门口的水塘一样,再熟悉不过了。

    “看”到湖心岛,我恍惚觉得,那岛的形状像一条垂落的丝绦,长堤一带则像是丝绦顶端的璎珞。

    “将那镜子拿起来。”王镇武又说。

    我愕然,因为眼中并没有镜子,只有大明湖的满湖碧波。

    “那就是镜子,就是那里,不要犹豫,拿起来!”王镇武催促。

    我定了定神,慢慢向前伸出手臂,带着王镇武的双手,遥遥地向着湖水抓下去。

    湖水是液体,就算真的有一双巨灵之掌从天而降抓它,水也肯定从指缝里漏掉了。更何况,身在超然楼上,距离湖面几百米,更不可能伸手就能抓到。奇怪的是,当我的手臂伸直到极限时,竟然真的感受到了湖水的清凉感。

    再以后,我触摸到了一件平板状的东西,真的就是一面镜子。

    情急之下,我向前跨出一步。

    一瞬间,我看见了,那广阔无垠的湖面上真的平铺着一面镜子,亮银色,其上反映着蓝天白云。

    我见惯了蓝天,也看过多次变幻无定的云头图案,但这一次白云极厚,并且在天空中围成了一个大圈。确切说,白云已经遮蔽了全部天空,只剩中间小小的圆圈。就在圆圈之上,我看到了诸神的影子。

    那种感觉,就像数百天神正垂首俯瞰着大明湖,或者说,他们俯瞰的不仅仅是一个湖,而是一座城、一个国家、一个星球。

    既然诸神的影子投映于湖上,那么他们此刻一定是在天上。我下意识地抬头,仍然闭着眼,去揣摩诸神所立之处。

    “镜中即是神相,你已见到神相,又何必追究其来处?若是那样,你已经着相,陷入无知的泥淖了。”王镇武在我耳边说。

    我恍然醒悟,的确如此,神相神相,只要有相在此,再去追本溯源,已经失去了诚意。西方梵天诸佛,都是修行者在冥冥中观看到他们的影子后,转告善男信女,按照那些影子塑造出来,是为神像。如果修行者不满足于此,一味地追求神佛的本来面目,那才真的是舍本逐末。

    所谓西天诸佛聚会**,不过是诸佛点化世人的一种手段,其目的是让修行者以及凡间善男信女们观照本心,从诸佛影子里看见自我。

    我见神相不拜,置之不理,却一心要窥视真神面目,殆矣。

    “我懂了。”我说。

    “我知道你会懂,却没想到顿悟如此之快!”王镇武感叹。

    他不问我懂了什么,因为那是我从神相、湖水、巨镜中领悟到的,即使告诉他,他也未必了解。这种情形下,他是引路人,我是行路人,只要引路人尽职尽责,行路人顺利过关,也就足够了。

    “好,既如此,睁开眼吧。”他说着,随即放开了我的双手。

    我后退一步,没有立刻睁眼。

    在这一刻,我有了新的领悟。当我看见那日本相扑壁画时,心里曾经有说不出的厌恶,恨不得拎起大锤,把那壁画加上影壁墙砸个稀巴烂。

    日本是中国一衣带水的邻邦,但这小小邻邦却给国民带来了巨大的创伤。每年到了“八?一五”抗战胜利纪念日的时候,济南城内满街都是举着横幅的游行庆祝队伍。还有,反日情绪最严重时,街上开过的日本车都会遭殃,被掼以臭鸡蛋、臭豆腐、生活垃圾,犹如过街老鼠一样,一旦出现,人人喊打。

    人类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就会出现这样的过激行为。人非圣贤,并非每个人都能合理、恰当、冷静、理智地控制情绪。一生之中,总有几次情绪失控、精神崩溃的时刻。

    我刚刚也处于情绪失控的边缘,但在王镇武的引领下,当我看到诸天神佛的影子出现,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精神领域里的“恶”。

    用“恶”来对付日本文化,等于是另一种层面的精神堕落,与诸神宣扬的“原谅、放下、包容、宽恕”背道而驰。佛教寓言里有“舍身饲虎、割肉喂鹰”的名篇,向世人宣扬的就是奉献、行善,决不可“以暴易暴、以杀止杀、以恶制恶”。

    现在,当诸佛法相现身,将我也引向了胸怀宽广、包容天地的人生正途上去。

    我睁开眼,看着王镇武。

    他是人,但又不是凡人,而是一个具有大智慧的完人。

    “谢谢前辈指教。”我再次鞠躬到地。

    “不要谢我,我反倒要谢你。你来了,我肩上的担子就可以交卸了,跟这污浊龌龊的红尘俗世彻底再见。要知道,为了等你出现,我已经拼命让年龄倒转。看你左边那棵菩提树——”他指向我的左侧。

    石凳左侧没有大树,只有一尺高、直径四尺的树墩。

    济南城古树名木虽多,但直径在四尺以上的却不多见,只有百花公园仅存一两棵。

    树墩的横切面生长着密密麻麻的年轮线,粗略估计,大概有几百圈之多。也就是说,它的树龄曾经达到过数百岁。这样一棵古树被伐断,不是一件小事,更不是一件好事。

    “我忘了,现在已经没有菩提树,只剩一个树墩了。”王镇武无奈地笑起来。

    我知道,上古奇术中有“百年知反术”,大概情形是修行者活到一百岁的时候,采取一些特殊手段,使自己进入一个返老还童的阶段,从一百岁再逆生长到婴儿期。

    如果修行者的法力足够,这种逆向生长可以反复进行,一个人就能活过数个百年,等于是与天地同寿。

    《庄子》中记载,长寿者彭祖就是使用了这种奇术,才轻松地活过了八百岁。

    “前辈法术高深,佩服。”我说。

    我们并不讨论“百年知反术”,但他提到菩提树时,我已经隐约了解内情。

    “高深,高深吗?我意识到一百年光阴无法等到有缘人的时候,只能冒死启用逆生长之术。这棵四百年菩提树是我的施术保障,我伐掉古树,将生命的一半注入其中,作为备份。当时我存了私心,一旦施术不成,至少我还有一半生命可以活下去。现在,这些保险措施都没用了,我可以放心去死——”王镇武大笑,笑声未绝,却突然气绝。

    我吃了一惊,探察他的颈侧大动脉,已经没了生命迹象。

    笑容留在他脸上,渐渐凝固,不再散去。

    我愣了十几秒钟,双膝跪地,向王镇武的遗体磕了三个响头。

    这么短的时间里,他教会我很多,而且利用“天眼通”的奇术带我见识到大明湖核心的“神相水镜”。我们之间没有师徒之礼,却有师徒之实,理应向他叩拜。

    “多谢老师教诲,我夏天石不才,余生一定要殚精竭虑,为国家兴旺发达而努力。”我低声说。

    他告诉我“济南卫戍京城”的例子,就是在巧妙地阐明“爱国奉献”的真理。古人早就说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时至今日,这条江湖真理仍然放之四海而皆准。

    如果他有一半生命注入菩提树墩里,只要操作得当,仍然能继续复活,像彭祖那样不断将生命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地延续下去。

    “老师,如果您能听到,就释放另一半生命,再次活过来吧!”我向着那菩提树墩俯身低语。

    树墩上的年龄线并不清晰,有些线圈紧贴在一起,已经无法数清。

    我看着树墩,实在不知如何下手,只能起身进院,找张全中帮忙。

    刚刚转过影壁墙,西厢房内忽然传出婴儿呱呱坠地的哭声。

    有数个男女一起聒噪着:“生了生了,太好了,终于生出来了,是个男孩,真好,是个男孩……”

    我愣住,望着西厢房的雕花房门,双腿有些发软,只能向后靠,倚着影壁墙侧面站定。

    王镇武刚刚咽气,这边就有婴儿出生。从风水学、相学上来分析,都有可能跟“转世投生”有关。

    在六道轮回转世投胎学说上,死者投胎以近为主。很多事例中,左邻死人,友邻生子,前邻死人,后邻生女。新生的跟死去的总是有着某种特殊的外貌联系。

    王镇武死得简单利落,竟然像是为了赶着投胎,才转眼间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张全中从北屋出来,站在台阶上,跟我一起,注目于西屋门口。

    很快,几个挽着袖子的粗壮女人从西屋开门出来,嘻嘻哈哈的,边走边讨论生孩子的过程。

    张全中身后又出来一人,约莫五十岁左右,唇上、颌下都留着黑漆漆的短须。

    “夏兄弟,过来。”张全中向我招手。

    我走过去,他指着旁边的人给我介绍:“这位是王老先生的儿子,市科协的王永帮主任。”

    王永帮是个十分严肃而无趣的人,向我扫了一眼,傲慢地点了一下头。

    “夏兄弟,年轻一代奇术师,曲水亭街老济南人,多关照。”张全中把我介绍给王永帮。

    王永帮毫不热情,连跟我握手的意思都没有。

    “我去看看。”他向西屋指着。

    张全中后退让路,谦虚地伸手:“请便,请便。”

    王永帮走进西屋,随即反手关门。

    “王老先生没在家,出去遛早了。我们得再等等,反正,王永帮说也快回来了。”张全中书。

    我摇摇头:“不用等了,王老先生回不来了。”

    张全中一愣:“什么?”

    不知为什么,我对他表现出来的这种惊诧有些反感。作为一名奇术师,理应对外界发生的任何事都有敏锐的感觉,就算不能先知先觉,也要后知后觉,而不是一无所知,一无所觉。

    他露出这种神态,本身就是奇术师的败笔。

    “在外面,但是……但是我们最好先看看那新生婴儿再说。”我向西屋努了努嘴。

    张全中越发迷茫,微微皱眉:“夏兄弟,到底什么意思?”

    我只能直白相告:“王老先生在外面过世,断气后不到三分钟,这边婴儿就出生了。所以我怀疑,是不是跟转世投胎有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杀号软件  北京赛车pk10投注技巧  e乐彩  北京赛车pk10中奖规则  大发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