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武林中文网 > 奇术之王 > 515章 高手云集(2)

515章 高手云集(2)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兵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医妃权倾天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护花兵王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此消彼长,道消魔聚,龙组一方就将失去对局面的控制了。

    “夫人,我要回去了。”我说。

    如果她迟迟不能做决定,再干耗下去也没用。

    “不要着急,夏先生,我一直都在考虑,以什么样的方式执行你的建议比较好。你不知道,我现在的地位已经危如累卵,刚刚那两位就是掌握着我的前途命运的黑白无常。再走错一步,我大概就只能贬为平民百姓,身边无一兵一卒,以后再也不能为国家做任何事了。那种局面,大概也是你不愿意看到的吧?”洪夫人说。

    我当然不愿看到忠臣被贬的事,如果我的建议得以实施,一定能给洪夫人带来巨大的功劳。得失之间,关系非常微妙,这一点我还是能感受得到的。

    “拿出办法来,就是现在,好吗?”我放缓了语气。

    “鲛人之主在陆地上、在济南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少——我们都很清楚,很少很少,无限接近于零,不是吗?你我都清楚,这是在赌。我加入龙组的第一天起,就发誓不要再赌,任何事都必须确确实实有了八成把握才推进,有了九成把握才尽全力,有了十成把握、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才全盘押上。常赌必输,这是规律,不是随随便便哪一个人跳出来就能打破的。那样,中国五千年的文化总结出来的谚语、歇后语、民众经验就白费了。”洪夫人补充。

    “你不赌,就算了。”我黯然说。

    现在,洪夫人在内忧外患的夹击之下,心智已经乱了。我知道,车渊的死对她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再给我一点时间。”她说。

    我摇摇头,默默地出门。

    出乎意料的是,刀条脸和刀疤都在门外。他们正在谈论着什么,见我出来,一起闭嘴。

    我没有理睬他们,径直左转,准备回自己房间。

    “喂,过来。”刀条脸毫无礼貌地出声叫我。

    我有些茫然,沉默地站住,却不向他们那边走。

    他们叫不动我,只好走过来。

    “跟我去一个地方。”刀疤说。

    “到哪里?”我问。

    刀条脸喝斥:“去了就知道了,不该问的,别多问。”

    我摇头:“我累了,恐怕不能奉陪,再见了两位。而且,我还有一句话,既然大家合作如此艰辛,不如就此结束合作,各奔东西。”

    其实我已经打定主意,回房间稍事休息后,马上离开皇宫酒店。

    龙组束手无策,我提出好建议洪夫人又不采纳,再待下去,又有何用?

    “年轻人,消消气,气大伤肝。现在,跟我走,去解决我们共同的问题。”刀疤说。

    我不知道是否该相信他,直到洪夫人走出来,低声告诉我:“夏先生,跟着去,这是最好的机会,不要错过。他们是很多人的贵人,相信这一次也会是你的贵人。”

    刀条脸冷笑:“别多说话,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洪夫人脸一红,悄然后退,立在一边。

    我不相信面前这两人,但我愿意相信洪夫人。

    “好,我跟你们走。”我点头。

    这一次,我刚刚跟着两人乘电梯下到地下二层,就被戴上了眼罩和耳塞,而且双手被移到背后去,用尼龙绳扣住,形同被绑架挟持一般。

    我没有反抗,也没有声张,只因为洪夫人曾经告诉过我,跟着他们走没有坏处,只有好处。

    一行人上了车,坐在我身边的是两名彪形大汉,把我死死地夹住,动都动不了。

    车子行驶了一阵,外面便有人拦车盘查。

    当车窗放下的时候,我闻见了枪械上散发出的浓烈的枪油味道。盘查者说的都是代号和暗语,除了口令全都是阿拉伯数字,根本无法理解是什么意思。

    同样的盘查后来还有四次,我听见了狼狗的叫声,而且不止一只。

    再后来,车子停下,两名大汉拖着我下车,送入了电梯。

    最终,有人除掉了我的眼罩,推着我在一张椅子上坐下,随即将我的手臂锁死在左右扶手上。

    这是一间很简单的审讯室,一桌、三椅,然后就是我坐的这只铁锁椅。右面的墙上挂着十几种刑具,左边墙上则镶着一块巨大的单向透视玻璃。我相信,此刻一定有人在玻璃后面紧盯着我。

    审讯的人还没来,我调匀呼吸,换了个稍微舒服点的坐姿,等待审讯开始。

    很快,五个人鱼贯而入。最前面两个是刀条脸和刀疤,后面两个是美国人,最后一个竟然是大胡子。

    “夏先生,我们的谈话可以开始了。”刀疤说。

    这种情况下,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只等他们宣判就好了。所以,我冷笑一声:“这种情况下,要我谈什么?你们把我绑架过来,到底想要什么?”

    刀疤挥手下令:“给夏先生松绑,怎么可以采取这种手段对付夏先生?他可是我们的贵客,必须代之以上宾之礼。”

    他假惺惺地做样子,实在令我不舒服。

    没有人出现,也就没有人主动上前替我打开手臂上的束缚。

    “有什么话,直说吧。”我说。

    大胡子笑而不语,抱着胳膊看戏。另外两名美国人的目光则一直围绕着我打转,猜测着我的真实身份。

    “这是一次真正的跨国合作,有着无比重要的历史意义,不亚于二战当年的美国空军帮助中国建立飞虎队的壮举。那一次是美国帮中国,这一次是美中合作,共同对付鲛人之主。”刀疤说。

    我轻轻挣扎了一下,微微皱眉,让所有人都看到我的无奈表情。

    “放了夏先生,怎么没人听到吗?”刀疤向门外叫。

    门外没人进来,他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好了好了,我来替夏先生解绑。”大胡子向前走。

    我们之前只在视频中彼此看见,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到了济南,而且有了反客为主的强大气势。

    “不,让我们来。”那两名美国人突然向前抢出来,一左一右按住我的肩膀。

    大胡子马上解释:“夏先生,请不要担心,他们两个是泉水分析专家,都有联合国水文组织颁发的最高级别专家证。他们不是奇术师,也不是江湖人,只是经验丰富的专家。”

    两人的手在我肩上按了一会儿,几乎同时取出了迷彩色手柄的军用放大镜,对着我的太阳穴察看。

    我任由他们摆布,既不说话,也不乱动。

    良久,一个美国人说:“交换位置。”

    然后,他们两个就左换右、右换左,位置全都颠倒过来,再次复查我的耳朵。

    “如果根据现有的资料,我们确信夏先生身体里蕴含着那种神奇的基因。这一点很有趣,也很重要,确保我们能在夏先生的牵头下追踪目标。但是,但是济南现存的名泉过半已经名不副实,我只能从城市中心区的几个公园里选取最有代表性的去化验。鲛人多智,我们必须事无巨细地详查,才能找到对方的破绽。”美国人说。

    接下来,他们帮我解开,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我虽然获得了人身自由,但审讯还在继续,那五个人并不想简简单单地就放过我。

    “如果是你主持详查工作,先去那里,再去哪里?”刀疤问。

    看起来,他们已经同意了我的意见,允许我展开调查,只不过是在秘密提供的权力配合之下。

    我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回答:“当然是先调查三大核心区域,趵突泉、黑虎泉与大明湖。”

    前两个地点是泉水最盛大之处,而后一个地点却是泉水汇聚之处,都是非常关键之处。

    “如果我们的力量只够搜索一个区域,该选哪个?”刀疤问。

    我仍然是第一时间给出了答案:“黑虎泉区域。”

    “理由?”刀疤问。

    “那里是济南人最爱汲泉之处,南面阶梯之上,是著名的司里街,环境清幽,风景如画。济南市宜居之地虽多,但司里街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压过新建的几大名牌小区。如果我是鲛人之主,也会选择在那里驻守。”我说。

    五人交换了一下眼光,刀疤说:“我同意夏先生的看法,但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同意?”

    除了大胡子,其他四人都同意。

    大胡子说:“黑虎泉的地域很狭窄,游客又多,撒下人马去查,其结果未必可信。我想,既然两方都带了人马来,人手足够,无法安排,不如三个地方一起清查,不分先后。一旦某一地点取得突破性进展,那就兵合一处,全力突破。”

    这其实也是我的真实想法,突击速度越快,就不会给鲛人之主以转移的机会。

    “正是因为游人众多,我才反复强调其困难。”刀疤说,“而且这件事我们只能悄悄进行,绝对不能引起百姓的混乱。”

    大胡子挥手:“你这样说的话,我们岂不是不用搜查了?老百姓恐慌是一回事,清楚鲛人之主是另外一回事,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请大家注意,我们是以两国使者的身份在筹划这件事,而不是闲聊瞎聊。我说了,我的意见就是代表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家意志,就算你不同意,我也要这样干。”

    “别忘了,这是在中国的地盘,再提美国法律,已经过时了。”刀疤的声音变得冷峻起来。

    当这五个人矛盾激化时,谁都说服不了对方,每个人都坚持自己的观点,要对方服从。

    我站在局外,头大如斗。

    “按照中国的规矩办不可能,你们的科技水平呵呵……”两名美国科学家笑起来。

    “那么,你们就请便吧。”刀疤举手送客。

    “相信我,以你们的技术实力,最后肯定无法追踪鲛人之主,白白错过这个消灭鲛人之主的最佳机会。”大胡子捋着他的大胡子笑起来。

    “原则性的问题不可更改。”刀疤还以冷笑。

    “那么,走吧。”大胡子回过头去,向两名科学家点头示意。

    “我们白白来这一趟?”两名科学家面面相觑,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除非……除非夏先生站在我们这一边,愿意自动跟我们走。他是大国公民,具有至高无上的人身自由。所以,谁都不可能在非管制期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大胡子用眼角余光瞥着我。

    我略一思考,马上点头答应:“好,我愿意跟随贵派离开,但先要征求本国领导的同意。”

    刀疤立刻坐不住了,因为很明显,他只要不表态,我就会跟着大胡子离去,使他长久以来的计划全部落空,失去一切先机。

    “你——”刀疤只说了一个字就闭嘴。

    “夏先生,我看得出你是个奇术天才,但是,天才也是会被磨灭的,就像古文《伤仲永》里说的那样。如果你不能趁着自己年轻时快速赶上去,最终就成了毫无价值的老年大叔。所以,现在就跟我走,免得将来追悔莫及。”大胡子循循善诱。

    “再见。”我向刀疤道别。

    起初,刀疤并没有拦阻的意思,但我和大胡子、两名美国科学家走到审讯室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大叫:“且慢,且慢走。”

    大胡子停步,但刀疤说的却是:“所有协议作废,我们必须为国家安全考虑,不能因个人的面子问题,让国家蒙受损失。我选择,从这一刻起,四位都将被投进黑牢,等待合作的开始。”

    大胡子高举右手:“抗议,我们是美国合法公民,你没有权利扣押我们!”

    刀疤不管他,随即命令堵住门口的警卫把我们四人赶往大厦的西部。

    双方谈崩,刀疤翻脸,这似乎是可以预见到的结果。在利益面前,任何人都可能这样做,也有这样做的理由。

    我们被扣押的地方很宽敞,只有门口两名便装卫兵,看不见其他人。

    房间里有餐台,上面摆着西式自助餐,可以自由取用。

    我没有任何食欲,心里充满了郁闷。

    人类生存已经面临巨大的威胁了,可各个国家还在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撕扯不清,白白浪费着大好时间。

    “夏先生,谈一谈?”大胡子走过来。

    他是嘉利的上司,我们之间似乎有很多可谈的内容。

    我点点头,随着他到侧面小房间去。

    很显然,大胡子对刀疤的做法十分不悦,一坐下便开口:“我们本来有很好的联络和沟通,对于太平洋危机也达成了共识,甚至开始探讨具体的作战计划。你的提议一出现,这种平衡就立刻被打破了。既然你已经明确地提出将搜索范围控制在济南城的黑虎泉区域,那么,在他的价值观里,无需外国人插手就能圆满完成任务了。我真是后悔没有听嘉利的话,如果早点把你控制在我们的势力圈里,就没有这么多复杂变化了。”

    我无法澄清自己的判断完全是在赌,这会让大胡子更为懊恼。

    对方口中的“他”是指刀疤,从这件事的分歧变化中可见,刀疤的做事原则十分现实,利益分割面前,绝不手软。

    “不要说我,还是说说你们想怎样结束这场人类浩劫吧。”我说。

    嘉利只是51地区的中下层人物,对大胡子的指令言听计从,不敢有太多创新之举。现在,我直接跟他的上司对话,就会有新的收获。

    大胡子捋了捋大胡子:“好,我说,你听。这些话听过就忘,别向其他人提起。鲛人之主一直都是51地区搜索的超级目标之一,沙漠红龙比起它来,不过是巨人脚下的面包渣而已。我们有充足的理由相信,百慕大魔鬼三角洲水域发生的种种沉船、坠机事件都跟鲛人有关。海事专家通过立体建模,在中国、日本、韩国的海岸线上选了三个点,反复平移交叉,得到了一个新的魔鬼三角洲,认为那就是鲛人之主在太平洋上构建的第二个大海入口。可以想象,如果这种带着巨大磁力的海上漩涡继续增加,太平洋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阵,人类再也不敢涉足。人类再不奋起反击的话,距离鲛人之主弃海登岸的噩梦日子就不远了。它会将大陆的湖泊、沼泽全都变成类似于魔鬼三角洲的性质,不断蚕食人类赖以生存的水域,直至人类无水可用,被迫与其签订城下之盟。人类是离不开水的,历史上有太多例子能够说明这一点。远的不说,我只举1990年以后的沙漠战争,其后的二十年里,沙漠中的绿洲至少消失了一百二十个,因此而被迫迁徙的人类超过三百万。不能夺回太平洋,从沿岸城市开始,陆地就会被一环一环吃掉,各大洲板块真的会变成漂浮在海上的孤岛,最终像古大洲亚特兰蒂斯那样永久地沉没。《圣经》中曾有详细的地球大洪水记载,中国远古神话里也有生灵涂炭的水患,全球各国的典籍里无一例外地出现过同样的事件。我已经接到最高指示,必须集中一切智者,结成可以持续发展的联盟,达到自动化运行的长效机制,首先是牵制并限制鲛人之主的活动范围,然后才是将其消灭……”

    我深知,大胡子的话并非危言耸听。

    人类若不了解自己的历史,那么必将失去未来,然后重蹈覆辙。

    “我给你看一些资料,都是51地区的人文地理类特工在某个大陆的河流起源点发现的,有岩画,也有结绳记事,还有一些,则是石头摆成的语言塔。这些都是不同时期的地球生命留下的警告,简洁直白的是类人猿、先民留下的,因为他们有着与现代人类似的思维方式,所以叙事表达接近。另外两种,则可能是另外一些脑力更先进的种族留下的,其叙事密码还在进一步破译之中。”大胡子说。

    他取出手机,打开资料库,然后托在掌心里。

    我以为他要把手机递过来,马上伸手接。

    大胡子摇头:“不,夏先生,你只能在我手上看,这是纪律。手机不能关机,不能离身,否则就是触犯了51地区的资料保密条例。我们是朋友,但也仅仅限于是朋友,而不是可以利益共享、责任共担的战友。我相信你,组织条例却不能废弃,请原谅。”

    我点头,没有过多解释,立刻专心看资料。

    大胡子说的某个大陆的水系源头指的就是喜马拉雅山脉、昆仑山脉、念青唐古拉山山脉、横断山脉、巴颜喀拉山脉等地。那里不仅仅是中国各大水系的发源地,也是印度国内著名大河的源头。

    岩画位于横断山脉,是用尖锐的石头在石壁上划出来的,线条粗粝,构图简单。

    大胡子的手机中大概保存着二百多幅岩画,其中给我留下极深印象的有三幅,都跟鱼有关。

    第一幅中,一个小人被大鱼吞没一半,只留头、手臂、上半身在外面,剩余部分已经被鱼吞进去。

    那大鱼身上既有须、鳍和尾巴,也有手臂和双腿,很明显是鱼与人的结合体。

    从身体大小比例看,鱼要十倍于人,其战斗力悬殊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不能群起而攻之,单个人类就只有坐以待毙的份儿。

    类似岩画还有很多,都是鱼类残杀人类的内容。

    第二幅,画的是一大群人围着一条平躺的大鱼,不是普通人所想的分而食之,而是在跪拜,其画面意义近似于祭祀、供奉。

    我理解,人类长期遭受鱼类的残杀之后,渐渐屈服,自愿成为劣等民族,接受鱼类的驱使奴役,将鱼类送上高高在上的神坛。

    奉鱼类为神的例子并不多见,但历史上有着真实记载,古代埃及人曾经奉猫为神明,将其视为暗夜的使者,供以各种美食,并且在猫死后将其制成木乃伊,安葬在法老王的古墓里,享受更高规格的祭祀。

    “图腾!”我突然明白,这幅岩画要表达的正是远古人类的图腾崇拜。

    原来,图腾崇拜并非一件值得大肆宣扬的美事,而是人类被不知名异类压迫凌虐的结果。当人类发现打不过、躲不开的时候,就选择了顺降,以牺牲利益和人格来换取生存机会。

    将这幅岩画的意义看做是图腾崇拜的话,其内容就变得相当可信了。

    龙是中国人的图腾,但该动物分类极多,大多数凶猛残暴。今时今日以龙为图腾的民族,应该与岩画中的先民没有什么区别。

    第三幅岩画中,一群人站在鱼背上,四周是水,不见陆地。

    “大洪水和诺亚方舟。”这是很容易联想到的。

    在这种时候,鱼成了人的救星,在它的托举承载下,人类得以安然脱离大洪水的威胁,到达远方陆地或者等到洪水退却后,重新构建生存之处。

    看过这些岩画,我的思绪已经飞到了远古和未来。

    在远古,人类与鱼类有不共戴天的战斗,也有共生共存的妥协。在未来,这种事还会发生,结果是吉是凶,那就要看人类能不能做好充足的准备了。

    看过岩画,大胡子向我展示的是结绳记事。

    那些系着大大小小无数疙瘩的绳子来自于南美洲和北冰洋沿岸,没有注解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可能明白它要讲述的意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奇术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并收藏奇术之王最新章节

友情链接:E乐彩  必发彩票  北京赛车pk10玩法介绍  北京赛车pk10玩法攻略  北京赛车pk拾论坛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